梦远书城 > 香弥 > 王爷娶错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皇宫里未及冠的皇子们,上午必须在圣文馆学文论道,下午则要跟着教头武师学习骑射武术,她后来才知道辜稹元在被幽禁前,是所有皇子里武艺最好的。

  被幽闭这半年期间,他不能离开抱素宫半步,不过以前学的那些武术他没忘记,重拾起来自己练。

  她虽然不懂武术,但是在一旁看他们练武,多少也能看得出他们三人都很有习武的天赋。尤其是那个叫常四的小太监,几乎只要辜稹元教过一遍,他便能打得八九不离十。

  连偶而偷溜进来探望辜稹元的辜擎元,也对常四赞不绝口。辜擎元每次来,除了会拿些武术秘笈给辜稹元,还会与他密谈一、两个时辰。

  她隐约察觉到两兄弟八成是在筹谋着什么事,不过她没想要打探,在这深宫里,好奇心不能太重,否则容易死得快。

  “……黄盖就以苦肉计诈降,向曹操献上连环船的计策,最后诸葛亮成功借来东风,一把火烧了曹操的百万大军……”刚用过午饭,明冬坐在榻边,对着斜倚在软榻上的辜稹元说起赤壁之战的故事,她说这个故事的重点,是放在以少胜多上头。

  半眯着眼听完,辜稹元仍和先前一样,刻意嘲讽道:“那曹操也真蠢,居然这么轻易就被骗了,他当初是怎么挟天子以令诸侯,那些汉臣莫非个个都是无能的蠢蛋,要是朝中的大臣都是这种货色,也怪不得那汉朝会倾覆。”

  见她竟赞同他的话,辜稹元睁开眼睨向她。

  “九皇子做什么这么看着我?”她被他那打量的眼神看得莫名其妙。她在他面前常会忘了要自称奴婢,他也没为这事斥责过她。

  “你这些故事,真的都是进宫以前从海外商人那里听来的?”这段时日来她所说的故事,都是关于一个个国家的兴衰,或是宫廷里的倾乳争斗,区区一介商人,如何能知晓这些事。

  “是啊,否则我一个小小的丫头,如何能知道这些故事?”她坦然迎视着他的眼神反问。

  “你以前整日没事就跑去听人说故事吗?”

  “恰好那商人就住在我家隔壁,他见我可爱又爱听故事,若没出去做买卖,便会说些故事给我听。”

  “你哪点可爱?本皇子怎么没瞧出来。”他嗤笑着,抬手捏了捏她圆鼓鼓的腮颊。

  她没好气的打掉他的手,“我不可爱,这些日子都是谁给九皇子做那些好吃的吃食?”

  “也没多好吃,只是差强人意。”这半年来在她的陪伴下,他眉眼之间的戾气已消弭了大半,平日里总爱说些话来逗弄她。

  “九皇子觉得不好吃,那以后我不做了。”她也是有脾气的,被他这么嫌弃,她决定要罢工。

  “你要是不做,本宫饿的时候就吃了你。”他假意威胁她。

  “吃了你”这句话太暧昧,明冬脸庞微微泛红,娇嗔的瞪他一眼,扭着圆润的身子,咚咚咚的跑开了。

  半年的时间,在两人相伴下很快过去,抱素宫幽闭六个月的宫门重新开启,俊美的少年穿着一袭紫灰色的长袍,缓缓走出宫门。

  两手捧着胀痛的脑袋,袁拾春紧皱着眉,待脑海里莫名出现的画面消失后,那疼痛也逐渐退去。

  她长长的吐了口气,抬起衣袖擦了擦适才疼得流了满脸的冷汗,待缓过气后,才提起方才买的菜,慢慢走回袁家。

  她眉心轻蹙的思索着,刚才脑子里突然冒出来的那段记忆是怎么回事?那个叫明冬的小宫女和九皇子又是谁?

  等等,那个九皇子似乎有点眼熟,她回头瞅了眼那家花茶铺,想起之前见到从铺子里走出来的那对男女。

  那男子五官十分俊美,那模样就像是……方才出现在她记忆里的那位九皇子,差别只在一个是十六、七岁的少年,一个是二十四、五岁的青年。

  袁拾春越想越奇怪,她为何会在见到那男子时脑袋突然痛起来,多出了这段诡异的记忆?

  在这之前,她明明没见过记忆里的那位九皇子啊?

  回到王府,顾明惠惦记着一件事,私下召来王府的厨子,有意无意的向他打听一件事。

  “我今日跟王爷在春余酒楼尝到一种糕点,那滋味有些熟悉,却是怎么都想不起来以前在哪尝过,王爷说那糕点王师傅也会做。”她语气和善的询问。

  在王府里负责做糕点的王师傅连忙恭敬的问道:“不知您说的那种糕点是什么模样?”

  顾明惠约略形容了下,“黑乎乎的,差不多半截指头大小,里头掺了些核桃,对了,店掌柜的说那叫枣泥核桃糕。”王爷虽认为她是明冬复生,却不曾在外人面前提起,就连赵总管也不知情,这事毕竟不可思议,她明白轻重,也没向人透露。

  听完,王师傅连忙表示,“这枣泥核桃糕奴才确实会做,您若想尝,奴才这就去做些给您送过来。”这顾明惠即将成为莱阳王府的女主人,他不敢有所怠慢。

  “那就多谢王师傅了,因为我返乡时出了些意外,不记得以前的事,不知这枣泥核桃糕除了王师傅,可还有谁会做?”

  “枣泥核桃糕是出自已故的明冬夫人之手,明冬夫人生前曾把配方和作法教给奴才,据奴才所知,这配方除了奴才,明冬夫人似乎并未再教给其他人,奴才也没把这配方外传出去。”换言之,除了已故明冬夫人,这世上应当只有他会做这枣泥核桃糕。

  “可我在春余酒楼尝的那糕点,也叫枣泥核桃糕,看来也有其他人会做。”

  王师傅忖道:“也许只是形似,味道并不相同。”

  味道若不相同,她便不会特意召他来探问这事,那味道与她记忆里的一模一样,见没能再问出什么有用的消息,顾明惠摆摆手,让他退下。

  思量片刻,她放心不下,暗地里派了个人到春余酒楼去打探,那枣泥核桃糕究竟是谁送去寄卖。

  “拾春做的这包子,比起王府大厨做的还要好吃。”清早,袁家一家三口坐在桌前用早饭,袁维一口气连吃三个包子。

  逢年过节时,莱阳王府都会赏些吃食给下人,袁维曾尝过一回王府赏的包子,那滋味可没小妹做得好。这段时间,每曰都能尝到小妹做的各种美味吃食,让他不禁觉得在小妹昏迷的一年多的辛苦,全都值得了,她醒来后不仅性子变好,就连厨艺都精进许多。

  “大哥喜欢吃,我明早再做些包子。”

  袁维点点头,接着想起一件事,“王府近来在筹办王爷的大婚,这段时间府里头有很多事要做,我会晚点回来,晚饭你和娘先吃,用不着等我。”

  袁康氏闻言,问了句,“这王爷大婚,要置办的物品怕是很多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