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王爷娶错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她的魂魄真的来自异界?”

  “没错。先前我拿走欧家那本祖传《镜光宝监》,交给一个术士,他利用里头所记载的术法,推算出明冬又复活了,就在我身边……”辜稹元将自个儿是怎么找到她的经过,简单告诉皇兄。

  辜擎元听毕,半信半疑,“你确定明冬的魂魄就附身在她妹妹的身子里?”

  “她对过往的事虽然都不记得了,但我已试探过,她的习性与明冬生前一样,明惠定然就是明冬,臣弟已失去她一次,不想再失去她,因此才来请皇兄赐婚。”

  “这……可她的身分低微,当不得莱阳王妃。”稹元身为莱阳王,身分尊贵,他的王妃纵使不是王公贵戚的嫡女,至少也得是朝中大臣之女,才堪匹配。

  “臣弟非她不娶,请皇兄成全。”辜稹元坚持道。

  想起胞弟在明冬死后的痴狂,辜擎元叹息了声,退让一步,“罢了,罢了,朕找个王公贵族收她为义女,给她个好出身!”

  当年为了夺位,老五诛杀不少皇子,如今还活着的兄弟,除了当时还年幼的十二和十三,就只剩与他同母所出的稹元。

  在夺嫡之争时,稹元数次救了他,在他心中,这个胞弟的地位丝毫不亚於他的皇儿,朝中许多无法在明面上解决的事,他也都交给稹元处理,他对稹元的信任远胜於任何人,就连当年辅佐他登基称帝的国师季长欢都比不上。稹元难得求他一件事,虽於宗法不符,但他终究不忍心拒绝,破例答应了。

  “多谢皇兄。”辜稹元欣喜的拱手一揖。

  数日后,顾明惠一跃成为苏国公的义女,大婚安排在两个月后,九月初八这日。

  莱阳王要迎娶苏国公义女之事,很快便传遍全京城,百姓纷纷好奇的打听这苏国公的义女是何方神圣,先前竟没人听说过。

  即使辜稹元早已吩咐不准泄露顾明惠的身分,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没多久,顾明惠的身分便被人传了出来,酒肆里有人正议论着这事——

  “你们可知道这莱阳王要迎娶的王妃究竟是谁吗?”

  “不是说是苏国公的义女。”

  “义女是假,她的真实身分是顾家的女儿。”蓄着两撇胡子的男人神秘兮兮的说出内幕,这消息是从他一个在宫里当差的外甥那里漏出来的。

  “京城没听说有哪个王公贵戚是姓顾的啊?”有人疑惑的问。

  “这姓顾的倒不是什么王公贵戚,不过有个人我说出来你们一定听说过。”他一边卖着关子,一边将喝光的酒杯在桌上一顿。

  有人即刻拿起酒壶,为他注满一杯酒,追问着,“那人是谁呀?”

  他饮了半杯酒,这才说了句,“莱阳王的爱妾。”

  “他那宠妾不是早死了吗?”去年莱阳王为了他宠妾的死,怒斩十几名下人的事,闹得满京城人尽皆知。

  且就在数月前,前工部尚书卢冠的儿子卢昌国就因为嘲笑了他那宠妾几句,也被他大怒的一刀给砍死,卢冠气忿的闹到皇上跟前,想为儿子讨公道,结果没讨成,反倒被皇上查出卢昌国平日里素行不良,时常仗着家世欺男霸女,卢冠因教子不严,最后被削官罢爵,就在不久前,因卷入陈国舅私造龙袍一案,被处斩了。

  蓄着两撇胡子的男人,将手中剩下的半杯酒饮完,咂咂嘴说道:“她是死了,不过还有个妹子,闺名就叫顾明惠。”

  坐在桌边的人,个个面露惊讶,“难道这莱阳王要娶的人就是这顾明惠?”

  “没错,以她那出身自是配不上莱阳王,所以才让苏国公收她为义女,让她能以苏国公之女的身分出嫁。”

  这消息没多久就传得满城皆知。

  而此时莱阳王府里,顾明惠正在量身要做嫁衣。

  该量的尺寸全都量完后,七、八个婆子丫鬟这才离开。

  送走那些婆子丫鬟,顾明惠抬起手轻轻搧了搧脸颊,登时便有两个婢女伶俐的拿着扇子替她搧凉。

  另一个丫鬟讨好的说道:“这天气热,要不要奴婢差人去地窖拿几块冰砖摆在屋里,好消消暑气。”

  顾明惠轻点螓首,“也好,那就让人去取几块冰砖来吧,待会儿王爷也许会过来,把屋里弄凉爽些,才不会热着王爷。”自打来了王府这几日,莱阳王天天都会来探望她,有时一天还来好几回,每每望着她的眼神不是缠绵似水,便是炽烈如火。

  “是,奴婢这就命人去取冰砖来。”那丫鬟应了声,回头吩咐三个小丫头去找管地窖的管事取来冰砖。

  稍晚,辜稹元从外头走进来时,顿觉一阵清凉,十几块冰砖摆在屋里,散发着丝丝凉意。

  “王爷。”见到他,顾明惠面带微笑的迎上前去。

  他瞟了眼摆在屋里的几块冰砖,似是有些讶异,“你怕热?”明冬一向不怕热,她怕冷。

  顾明惠连忙解释,“不是,是民女想着王爷兴许会过来,所以才让人取来冰砖,免得热着王爷。”

  他未多想的说道:“你忘了,本王素来寒暑不侵,冷热皆不怕。”

  顾明惠闻言内疚的垂下眼,细声启口,“对不住王爷,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辜稹元这才想起她遗忘了所有的事,连忙好言哄着她,“不记得便不记得,不过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他牵握起她的手,语气里透着呵宠再道:“今日有空,本王带你去坊市逛逛。”

  明冬以前爱逛坊市,她喜欢买一些小玩意,或是尝一些不曾吃过的吃食,回来后再自个儿学着做出来。

  那年刚得知她来自异界的事时,偶然间,她曾对他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