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王爷娶错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辜擎元惊愕得被自个儿的唾沫给呛着,咳了数声缓过劲后,他神色凝重的起身走到皇弟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语重心长的劝道:“稹元,朕明白你为明冬的死悲恸不已,朕对她的死亦十分惋惜,可人死不能复生,你已为她悲伤一年多,也该振作振作了。”

  闻言,辜稹元眉峰微挑,“皇兄莫非以为臣弟是脑子糊涂了,才会跑来请皇兄降旨赐婚?”

  “难道不是?”让他给一个已死去的人下旨赐婚,他的脑袋难不成还能是清醒的吗。

  “明冬没死。”他语气里透着浓浓的喜悦。

  辜擎元怀疑胞弟为了明冬都要疯魔了,沉痛的斥道:“稹元,她人都已下葬,你该认清事实,别再执迷不悟,明冬在天有灵,也不愿见到你为她执着至此。”

  “皇兄这是不信臣弟的话,以为臣弟在撒谎?”辜稹元有些不满,接着话锋一转,“不过这也怪不得皇兄,因为皇兄不知她的来历,明冬确实是死而复生了。”

  “这世上无人能死而复生!”辜擎元只当这些全是辜稹元对明冬思念成疾,才会胡言乱语。

  听他扯到那么久远以前的事,辜擎元微微皱眉,却也没打断他,打算听听他究竟想说什么。

  “那年,我因母妃的死而冲撞容贵妃,被父皇责罚幽闭半年,皇兄可还记得?”

  听他提起这件往事,辜擎元有些感慨的颔首,“记得。”如今他已贵为九五之尊,不再是当年那个面对胞弟被责罚却无能为力的六皇子。

  “那年伺候我的几个宫女,受我所累,被杖责后挺不过,全都死了,只有明冬她撑过来了。但,实际上活过来的人并非是明冬。”辜稹元吐露这个守了多年的秘密。

  辜擎元满脸狐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不是明冬,难道还是什么鬼怪不成?

  “臣弟的意思,真正的明冬已死在那场杖刑里,顶替明冬活过来的是一抹来自异界的魂魄。”

  来自异界的魂魄?!这事太不可思议,辜擎元不敢置信,怀疑的望住他,“你这话是真的?”

  “千真万确,所以明冬才能做出那些咱们未曾尝过的糕点,还有她说过的那些咱们以前从未曾听闻过的故事,也全是来自异界。”他接着再举出一件事佐证,“皇兄可还记得当年她为臣弟挡了刺客一剑,昏迷前所说的一句话?”

  听他提起那件往事,辜擎元回忆起当年,父皇猝不及防的在西巡途中驾崩,几位皇子为了夺得大位,展开了一场激烈的争斗。

  一开始,皇后所生的二皇子与容贵妃所生的五皇子势均力敌,两人招兵买马,争抢着拉拢朝中官员,斗得你死我活,最后老五命人暗杀了老二。

  他与稹元之前一直不动声色的暗中培植自个儿的势力,趁此机会拉拢甫遭丧子之痛的陈皇后,接着在军师季长欢为他运筹帷幄、出谋划策之下,他逐渐拥有能够与老五匹敌的势力,就在与老五决战的前夕,老五为了除掉他,派出数十名死士行刺他。

  当时情况危急,稹元一时之间未留意到有名刺客躲在暗处,欲伺机刺杀他,千钧一发之际,明冬挺身而出,替稹元挨了那剑。

  当时稹元见明冬受伤,暴怒的杀光那些刺客,至於那时明冬说了什么,他倒是记不清了。

  见皇兄似是已记不得,辜稹元说道:“当时她在昏过去前,笑着对我说——九皇子不要难过,说不定我这一死,就可以回到我的故乡去了。她话里的故乡,指的便是她来的那处异界。”他也是在当时才得知她来自异界的事。

  当时她为救他身受重伤,性命垂危,他焦急的守在床榻前,亲自看顾她,因此才得以听见她在昏迷中那些断断续续的呓语——

  “……学长,你有没有忘了我……我当初失约是不得已,我去赴约途中,倒楣的被从高楼掉下来的花盆给砸得灵魂出窍,穿越到一个奇妙的古代世界,变成一个小宫女……这里一点人权都没有,动不动就打死人,好可怕……还有那些刺客都不要命了,幸好九皇子很威武,一个人力战十几个人,把他们杀得落花流水……学长,等我回去后,我们上次未完成的约会能继续吗?”

  从她的呓语里,他听出她心中藏了一个名叫学长的人,也听出她来自异界的事,经过数名太医全力救治下,终於把她救醒,他质问她此事。

  她见瞒不过,只好坦承颔首。

  他阴沉着脸问她,“那个叫学长的人是谁?”

  “他不叫学长啦,他的名字叫王品谦,是我读大学时高我两届的学生,就像是师兄的意思一样。”听完她的解释,他紧蹙的眉头没有舒展,神色反而更加阴鸷了几分,“他是个男人?”

  “是呀。”

  “给我忘了他!”

  “为什么?”

  “我要你忘了他!”他命令。

  彼时的她尚未察觉他的心意,觉得他的要求未免太过无理。“有些事有些人,不是想忘就能忘的,我暗恋学长四年,好不容易才向他告白成功,他算是我的初恋,人家都说初恋是最难忘记的。”

  亲耳听见她已心有所属,他的眼神残佞得彷佛要噬人。

  不久,皇兄登基,他不顾她的意愿,纳她为妾。

  那晚,她满眼怨怼委屈的责问他,“你为什么要纳我为妾?”

  当时他已被皇兄晋封为莱阳王,他霸道的道:“你曾替皇兄出过几个有用的主意,本王为嘉许你,这才纳你为妾,以示恩宠。”

  他恼怒她心中另有所属,因此不肯将王妃之位给她,只肯让她屈居为妾,以示惩罚,直到哪天她的心中不再有旁人,只有他一人时,他便会封她为妃。

  思及过往的事,辜稹元再忆起先前去了趟淮州时,曾在那里遇到一个与明冬一样来自异界的女子,她告诉他——

  “唉漏服油”是去年她死前对他所说的最后一句话,多年来他苦求她的心而不可得,直到那女子告诉他,他才醒悟过来,他早已得到她的心却不自知。

  他当时痛悔得几乎要发狂。

  幸好,她又再次回到他的身边,这次他绝不会再放手。

  经他一提,辜擎元隐约想起这件事,还有先前在父皇尚未驾崩前,他之所以与稹元开始暗中培植自己的势力,起因便是她对稹元提过的几个故事,激励了他们兄弟俩,而那些故事就连博学多闻的国师季长欢也不曾听过,这么一想,他不得不信了几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