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王爷娶错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原主却不知足,埋怨自家兄长和母亲无能,未婚夫才会瞧不上她而毁婚另娶,郁恨之下,竟想不开走上绝路。

  为了救她,袁家几乎花光所有家底,将家中值钱之物都拿去变卖,给她买药喝。

  袁康氏更是日日替她按摩身子,以免她因常年卧床筋脉萎缩,这也是她苏醒后能很快恢复日常生活的原因。

  母亲和兄长的关爱,让前世来自一个破碎家庭,不曾感受过家庭温暖的袁拾春,几乎没有花什么时间便接受了这对善良的母子,真心把袁家母子当成自个儿的亲人。

  袁维接过枣泥核桃糕,好奇的瞧了瞧手上这黑乎乎的糕点,塞进嘴里嚼了几下,两眼登时发亮,“真好吃,拾春,再来一块!”

  袁拾春笑着再递给他一块,“大哥,再吃一块,剩下的等用过早饭,我包起来给你带去上工时吃。”

  “好。”袁维咧着笑点头,“咱们家拾春真是越来越能干,做的糕点都要比外头卖的好吃。”他面容俊朗,为人也十分随和,唯一的缺点是个头不高,身量几乎与小妹差不多高。

  “大哥,我这几日想着,要不我做些糕点出去卖可好?”袁家目前只有袁维一人在挣钱,她有意想帮大哥分担家计,减轻大哥的负担,赚得的钱还能给母亲买些好一点的药材,补补身子。

  “你一个女孩子怎好出去抛头露面。”袁康氏反对。

  “我去市集时,曾看过有几个姑娘摆摊在卖货。”前世为了筹学费,她也曾去夜市摆过摊子。

  “那都是些家里穷苦的姑娘,为了生活所迫,不得不出去摆摊子,咱们家还没穷到要靠你来挣银子。”素来疼爱妹妹的袁维也不舍得她出去受这罪。

  “我只是想赚些银子贴补家用。”她解释。

  “你在家好好照顾娘就好,挣银子的事自有大哥在。”袁维拍着胸脯。

  见母亲和大哥都不答应让她出去摆摊,袁拾春想了想,改变了个方法。

  “要不大哥帮我问问,我做的这些糕点能不能拿到那些饭馆、酒楼或是糕点铺子去寄卖?”

  袁康氏觉得这法子倒是可行,女儿只要在家做糕点,用不着出去抛头露面,她也可以帮着打打下手,遂同意道:“这法子不错,要不维儿,你有空时去找几个相熟的酒楼饭馆问问看。”

  见娘也赞成,袁维遂点头应了声,“好,我再找时间问问。”

  趁着中午休息时,袁维拿出小妹做的枣泥核桃糕,分送给帐房里的三个同僚。

  三人尝了之后,纷纷赞不绝口,“哎,袁维,你这什么枣泥核桃糕味道还真不错。”

  “可不是,两年多前,我曾有幸尝过咱们王府厨子做的枣泥核桃糕,这味道可一点都不比那厨子做的差。”

  莱阳王府有四个帐房,说话的这人是大帐房宋光祖,他约莫三十多岁,为人圆滑,身形略胖,吃完一块,他伸手再拿一块吃,边吃边再说:“不过,我听说这枣泥核桃糕是厨子从已故的明冬夫人那儿学来的,你妹妹是打哪学来的,她怎么也会做这玩意儿?”

  “她说以前曾看糕点铺子做过,自个儿瞎折腾一番,就做出来了。”袁维将妹妹说的话告诉他们。

  “我听说这枣泥核桃糕是明冬夫人想出来的,你妹妹竟也能折腾出一样的东西来,这可真是奇了。”吃完,宋祖光要再伸手去拿时,发现最后一块被四帐房陈盛给抢先一步塞进嘴里,没好气的横他一眼。

  “我听说除了这枣泥核桃糕,明冬夫人还会做不少新奇的糕点。”说这话的是再过两日便要返乡的二帐房李财旺,他已五十多岁,这些年在京里攒了些银子,这一趟回老家,打算在那里颐养天年。

  袁维想起素来任性的小妹醒来后,不仅会做些以前不曾见过的糕点,就连性子都变得有些不一样,懂得体贴尽孝,还想帮着挣银子补贴家用,若非小妹还记得他和娘,他都忍不住要怀疑小妹是不是让什么孤魂野鬼给附身了。

  四帐房陈盛吃完最后一块枣泥核桃糕,意犹未尽的吮了吮手指。

  “你们听说没,明冬夫人的妹妹明惠姑娘去年返乡奔丧,前几日回来,结果王爷也不知怎地,竟对她百般呵宠起来。”他身量比起宋祖光还胖上一圈,说话时,挂在下颚的肥肉还颤了颤。

  “约莫是爱屋及乌吧,王爷以前那么宠爱明冬夫人,明冬夫人如今不在了,这会儿见到她妹妹,难免多照顾些。”李财旺搭腔道。

  袁维想起先前曾有下人私下议论明冬夫人,被王爷得知后,将那几个下人杖毙的事,连忙肃声提醒几人,“王爷和明冬夫人的事咱们还是别碎嘴,以免传了出去,被王爷知道可就不好。”

  经他这么一提,几人也想起了那事,连忙噤声,袁维趁这机会请托三人。

  “几位有没有相熟的酒楼饭馆,倘若拾春做些枣泥核桃糕,送到那些酒楼饭馆去寄卖,不知成不成?”

  宋祖光当即应道:“成,她这枣泥核桃糕实在好吃,我都想托她帮我做一些,也好带回家给我那婆娘尝尝呢,我有几家相熟的铺子,回头便帮你问问。”

  袁维欣喜的道谢,“多谢宋兄,回去后,我便让拾春做一些送给嫂子尝尝。”

  其他两人也纷纷表示,“我回头也帮着问问。”

  甫用完午膳,顾明惠抬手端起茶盏,啜饮一口,搁下后,瞧见坐在一旁的莱阳王直盯着她瞧,她羞涩的垂下眼,细声问:“王爷在看什么?”

  辜稹元语气异常轻柔,“这茶滋味如何?”他在看她端茶的手势。

  八年前,当时父皇尚未驾崩,因已故的生母兰嫔出身低微,他与同母所出的六皇兄,连带的也不受父皇看重。

  明冬那年甫十五岁,刚被调来他宫里伺候他,那时她与其他宫女一样,也挨了板子,似是疼得受不了,她抬手挡了下,使得右手第四根手指不慎被打折,后来那根手指便僵硬不灵活。

  此后饮茶时,明冬便用拇指、食指与中指端起茶盏,第四指僵硬的弯曲着。

  顾明惠此时端茶的手势与明冬一模一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