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王爷娶错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咕咕咕——”

  好梦正酣的袁拾春被鸡啼声吵醒,咕哝的抱怨了句,“闭嘴,别吵。”

  她拉起被褥蒙住头,昨晚很晚才就寝,这会儿睡意正浓,眼皮都睁不开。片刻后,想起什么,她认命的扯开被褥,努力的撑开沉重的眼皮,打着呵欠慢吞吞下床。

  拿起一套浅绿色的衣裙穿上后,简单的把一头长发挽起来,走出寝房到后院的井边打了盆水,洗脸漱口。

  此时天刚破晓,晨曦初露,天色仍昏昧不明,但永平坊这一带已有不少人家的烟囱升起了袅袅的炊烟,准备烧水做饭。

  嗅到隔壁家传来的菜香味,袁拾春深吸了几口气,随意做了几下伸展操提神后,她走向灶房,准备做早饭。

  刚要踏进灶房时,听见脚步声传来,袁拾春抬眼看过去,瞟见一名约莫四十几岁的妇人,步履蹒跚的缓缓朝灶房走来

  她连忙上前搀扶那妇人,叨念道:“娘,我不是说了,您身子不好,要多休息,别再这么早起来。”

  袁康氏朝女儿微笑着温言说道:“这两日娘的身子已好多了,在床上翻来覆去也睡不着,索性起来给你和维儿做顿早饭。”

  女儿去年因为自幼订婚的未婚夫毁婚另娶,一时想不开竟服毒自尽,小命虽及时救回来,整个人却昏迷不醒,这一年多来,她费尽心思照顾女儿,只盼着女儿有朝一日能清醒过来,再喊她一声娘。

  千盼万盼,好不容易终於盼到女儿苏醒,她欣慰之余,心下一宽,人病倒了,这一病,原本就瘦弱的身子更加削瘦。

  所幸女儿清醒后,竟比以前懂事许多,将家里的事料理得井井有条,那性子也变得温软几分,不再像先前那般好强逞能、爱慕虚荣。

  “早饭我来做就好,娘只管安心养病,您若是睡不着,不妨到院子里走走。”

  先前这一年多来,她一直昏沉沉的彷佛被囚困在一个暗不见天日的地方,偶而能听见有人在跟她说话,可她听不清那人说了什么,在她少有的几次苏醒中,她曾试图要挣开那困锁着她的黑暗,可她办不到,没多久便又陷入沉睡中。

  不知沉睡了多久,忽然间有一天,她发觉自个儿终於从那处不见天日的地方脱出了,她睁开双眼,映入眼眸的却是一个陌生而奇异的世界,那是她在沉睡时所梦见的一个古代世界。

  拜那梦所赐,她没花多少功夫,就弄明白了自个儿的处境——她顶替了袁家的女儿,变成了袁拾春。

  在梦里,她看尽了袁拾春短短十七年的一生,也得知她是因未婚夫的毁婚另娶,觉得羞辱委屈,愤而服毒自尽的事。

  她这人有一个优点,那就是随遇而安,既然她意外穿越过来变成袁拾春,那么照顾袁拾春母亲的事,她也毫无怨尤的承担下来。

  她只是很遗憾,她好不容易向暗恋四年的学长告白,两人终於要第一次约会,结果竟然在赴约途中,经过一栋大楼时,为了接住从天而降的一只猫,被同时掉下来的花盆给砸昏过去,再睁开眼时,她来到了这个不曾听

  她这是魂魄出窍穿越了,也不知留在现代的身体是死是活;还有,她没去赴约,学长知不知道她出事了,不过都过了这么久,想必他应当知道了吧……

  袁康氏摇头拍拍她的手,“娘想留在这儿陪着你。”她膝下只有一子一女,原本就疼爱女儿,现下女儿变得懂事又贴心,让她心中更加疼惜她。

  “好吧。”袁拾春搬来张凳子,扶着母亲坐下后,走到灶前,淘米煮粥。

  将淘好的米放到灶上用小火熬煮,她接着再炒了几盘从后院摘来的新鲜青菜,再做了盘凉拌黄瓜。

  做好菜,粥也差不多熬好了,将饭菜端出去时,她顺道再盛了一碟昨晚做的枣泥核桃糕,拿起一块递给母亲。

  “娘,这是我昨晚做的枣泥核桃糕,您尝尝味道如何。”昨晚就是为了做这枣泥核桃糕,才会忙得那么晚睡。

  袁康氏接过,吃完后赞道:“这枣泥核桃糕倒是好吃,你打哪学来的?”

  见母亲喜欢,袁拾春高兴的笑了笑,带着几颗雀斑的清秀脸庞露出两颗小虎牙,再递给母亲一块,这才说道:“前几天隔壁郝大娘不是送给咱们一些核桃吗,我想起以前似乎曾看过有糕点铺子卖过这东西,前两天大哥回来时,我让他帮我把核桃砸开,再跑去买了些黑枣、红豆和麦芽糖,自个儿胡乱瞎弄一番,就做出来了。”

  她是在看见郝大娘送来的那些核桃,想起以前爱吃的枣泥核桃糕,一时嘴馋,趁着上市集时打听了下,发现需要的材料市集上都有,只有其中一味熟糯米粉比较麻烦,须得请人把糯米先碾成粉末,再炒熟后才能用。

  於是她买了些糯米,托人帮她碾成粉,昨天傍晚一拿到糯米粉,晚上便忍不住动手做了。做好后,她一口气吃了好几块。

  袁康氏再尝完一块,吩咐女儿,“这滋味真不错,也送些给郝大娘尝尝。”郝大娘在女儿出事的这一年来,没少帮他们,袁康氏很感激她,这几日但凡女儿做出的糕点,总要让女儿送过去一些。

  “好,我下午再送些过去。”袁拾春也对那位个性爽朗的郝大娘很有好感,一口答应了下来,昨晚她只是试做,做得并不多,材料还有剩,她打算晚点再做一些。

  “小妹是不是又做了什么好吃的?”袁维走到厅里,听见母亲和小妹在说话,兴匆匆问了句。

  自打昏迷一年多的小妹醒来后,这阵子她常鼓捣一些以前不曾尝过的糕点,那滋味还真不错。

  “大哥尝尝这个。”她笑咪咪的拿了块枣泥核桃糕递给袁维。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袁康氏只生了一子一女,袁维对这唯一的妹妹十分疼爱,只要妹妹想要的,便会买给她。

  袁维在莱阳王府里做帐房先生,虽没能赚得多少钱,但只要不太挥霍,每月所得也足够袁家一家三口衣食无缺,还能存下些银钱。

  可原主爱慕虚荣,常向兄长索要贵重的首饰和胭脂水粉,以至於袁维所赚的银钱常入不敷出,袁母因而不得不接些针线活来贴补家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