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肥妻不落外人田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你对我这么没信心吗?”他黑眸一瞬也不瞬的注视着她。

  她被他这种认真的眼神看得都。渐愧了起来,觉得怀疑他的自己简直罪该万死。“不是啦。是因为你跟她交往比跟我还久,我想你对她的感情一定比对我深……”她解释着。

  石煊淳再抽了张面纸,细细的替她将脸擦干净。“虽然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没有瑞好久,但那己经是过去式了,你跟我才是现在进行式,我不喜欢回头,我喜欢往前看,因为时间是一直往前走的,我们拥有现在和整个未来,我和你将来在一起的时间会比和瑞好更久。”

  他这番话无疑是在向她表白,表明他们将来会一直在一起,他没有打算要跟她分开,这让她又哭了,但这次是喜极而泣。

  常双禄扑进他怀里,紧紧的抱住他,“我要跟你一直一直在一起,就算到时候你老到整张脸都皱巴巴的,长满老人斑,头发全白了,牙齿掉光光,路也走不稳,晚上还会偷尿床,我都不会嫌弃你!”

  石煊淳沉默了下,不知该不该为她这番话而感动。

  张露琴心情很差,因为她苦心策划的事失败了。

  伍瑞好不仅没有跟常双禄争风吃醋,还在她生日的这天早上,特地打了通电话给她一一“原来你找我回来,只是想利用我来拆散煊淳与常小姐。石夫人,被人这样利用,我很生气!”

  那天与石煊淳单独见面,伍瑞好听见他提及常双禄以及与她的婚姻生活时,便立刻明白他爱上常双禄了,他们之间没有自己介入的余地。

  同时也明白了一件事,张露琴之所以找她回来的真正目的,是想藉由她的手来拆散他们。她不会笨到成为他母亲拆散他们的那把刀。

  最后看在与石煊淳过去的情分上,她给了张露琴几句忠告一一“石夫人,我奉劝你,如呆你真的爱你儿子,也该爱他所选择的人,你一直从中破坏,总有一天煊淳会再也无法忍受你的所作所为,与你反目成仇。”

  张露琴气坏了。她所做的事还轮不到伍瑞好来评论!

  生日宴时,即使她脸上挂着笑容,但明眼人也看得出来她情绪不佳,因此受激前来的宾客除了向她说几句祝寿的话,也没敢多与她交谈。

  然而,这时候却有入不请自来。

  王南新的姊姊王竿柔,穿着一袭金色缎面的紧身低胸晚礼服,一头长发挽在脑后,戴着两枚钻石耳环,颈子上也挂着一条耀眼夺目的钻石项链,手腕和手上都戴着同套的钻石腕表和戒指,一身行头非常贵气华丽,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她扭着纤细的腰肢,款步走向寿星。

  看见她,张露琴原本就不太好的心情顿时变得更加恶劣。

  “你来干什么?我可没有邀请你。”区区一个情妇还敢跑来她的地盘撒野,也未免太嚣张了。

  “哎呀,姊姊怎么这么见外,你今天五十六岁生日,做妹妹的我可是专程前来祝贺的。”她从金色晚宴包里取出一只信封递过去,娇声说:“嗒,这是我送给姊姊的生日礼物,我跟朋友合伙开设的医美诊所V!P卡,姊姊以后可以凭这张卡来我们诊所做整形,让自己变得更美,也许以后就能留住石总裁的心了。”她明嘲暗讽的说她老了、丑了,留不住丈夫的心。

  她这是为了替自己弟弟出一口气。她儿子竟抓住了她弟弟的把柄,让石振雄震怒的想告他,她没办法对付她儿子,只好将这口恶气出在她身上。

  张露琴没接下那只信封,火力强大的讽刺回去。

  “这卡你还是留着自己用吧,我看你比我更需要。你全身上下不都是假货吗?常常需要进厂维修才能见人吧。不过我劝你还是别做过头了,否则到时候恐怕连你妈都认不出你这个女儿。”说着,她胸口突然涌起一阵莫名的痛意,眉头微燮的忍了下来。

  王竿柔抓着皮包的手青筋毕露,妆容亮丽的脸上仍维持着优雅的假笑,正想开口再讥讽回去,石煊淳就带着常双禄走了进来。

  两人一出现,原本在旁暗暗观看元配与情妇唇枪舌剑大对决的众人,立刻好奇的将目光移向了他们。

  石煊淳甚少出现在这种社交场合,但在场的人泰半都是石家的亲朋好友,自然有人认出他的身分。

  不过站在他身边的常双禄却没人见过,见他们两人举止十分亲昵,不少人纷纷臆测着她的身分。

  王竿柔早就从石振雄那里得知石煊淳娶了个胖女人为妻,因此看见两人出现,她目光闪动,笑盈盈的说:“唁,煊淳今天也带着太太来向姊姊祝寿呀。啧啧,看他太太那体型,让我联想到大象呢。”她掩着唇t山笑,“姊姊真是好福气,有这样的媳妇,你一定很满意吧。”

  张露琴要常双禄来参加她的生日宴,原意是要让她明白,他们上流社会的生活不是她这种平民百姓能够高攀的,想藉此让她难堪和自惭形秽,!“料到这反而成为王竿柔取笑她的笑柄。

  但她更没想到的是,一向不出席这种宴会的儿子,竟然会破例陪着常双禄一起来。她很生气,激动的情绪让她胸口的疼痛加剧,不禁有些喘不过气来。

  听了王竿柔的话,加上石煊淳看起来和那女人的关系匪浅,众人立刻明白常双禄确实是他的妻子。

  现场瞬间一阵哗然,大家全都目不转睛的盯着常双禄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