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肥妻不落外人田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这是好消息呀,可为什么她觉得他的语气听起来似乎没有一丝欣悦的感觉。对他这种反应感到奇怪想再问什么,却见他闭着眼似是想睡了,她顿了顿,终究没有追问下去。

  石煊淳其实没睡,他想起今天伍瑞好打电话给自己的事。两人交往多年,分手的原因是她受不了来自他父母的压力,并非是有第三者介入,因此他对她,还存有几许情分。

  没答应她见面的要求,是因为觉得自己己婚,不该背着妻子见前女友。

  伍瑞好是个心高气傲的女孩,她无法接受被别人说她是贪图他家的财产而跟他交往,因此当年才会在母亲故意的刁难和羞辱下离开他。

  他没想到她会主动再跟他联络,说一一“这一年多来,我一直很后悔自己当初离开你,我应该更勇敢的跟你一起面对你父母,而不是选择逃走。

  “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你,可是当我好不容易鼓起勇气主动找你,却听见你说你结婚了,让我这一年多来的思念,突然间变得好像一场笑话。”

  他知道她是在指责自己对她的感情太淡薄,短短一年多就移情别恋。

  下意识地抚上自己的胸口,他试着回忆当初与伍瑞好相恋时的感觉。

  她心高气傲、他个性淡摸,都不是会在爱情里失去理智的性格,因此他们两人之问谈的并不是什么轰轰烈烈的恋爱,他们非常理性,就像两颗方糖,互相了解、互相欣赏、互相认同,却不会跟对方甜甜蜜蜜的融在一起。

  可他跟双禄之间却不是这样。

  她开朗乐观,从不逃避来自他父母的刁难,反而勇敢的面对。她就像一杯热咖啡,外表看起来不怎么起眼,然而品尝之后,便会发觉她的香醇,他这颗方糖一碰到她,就不知不觉的化了,泛开了丝丝甜意。

  他轻轻张开眼,娣向睡在身侧的常双禄。

  她似有所觉的也侧眸翩着他。

  昏暗的房间中,两人四目交会,她脸上绽开一抹笑。

  他眸中渗出一丝柔色,伸手戳了戳她肉肉的脸颊。

  完成了睡前的仪式,两人终于能安心的各自入眠。

  见伍瑞好都回来了好几天,儿子那边却迟迟没有动静,张露琴不禁有些心急,特地约了她在一家餐厅的包厢里见面,想知道她为何还不采取行动。

  “你没告诉我煊淳跟常双禄结婚的事。”伍瑞好的语气有些埋怨。煊淳都结婚了,她还叫她回来做什么?当介入他婚姻的第三者吗?她还不至于这么没品。

  “煊淳当初之所以娶常双禄,并非是因为爱她,而是因为她可以帮他。”张露琴简单的将常双禄天生带财能旺夫的事告诉她,“那阵子煊淳公司的业绩不好,又卡住了笔资金,所以才会一时昏了头,听信她的话娶了她。现在煊淳想离开她,她却拿两人结婚的事死巴着他不放,让煊淳很头痛。”她眼也不眨的颠倒是非。

  “是这样吗?”伍瑞好有些狐疑。

  “你如呆有办法让她离开煊淳,我不会再反对你们的事。”女人争风吃醋时的嘴脸最难看了,如果让儿子见了她们两人那副丑陋的嘴脸,她相信儿子一定不会再对她们有所留恋,如此便能一石二鸟的把她们都解决掉。

  这话让伍瑞好有些心动。若是能帮助煊淳脱离常双禄的纠缠,她就可以重新跟他在一起了。

  “你当初一直反对我跟煊淳,为何现在又愿意成全我们?”虽然心动,不过还是谨慎的发问,她总觉得她突然改变心意似乎另有原因。

  张露琴缥她一眼,“原因很简单,因为我觉得你的条件比起常双禄要好多了,不管在谈吐上还是在外貌上,她都没办法跟你比。”

  这个答案伍瑞好能接受。她曾见过常双禄几面,印象中她满胖的,站在俊美挺拔的煊淳身边确实是不太相配。

  她虽然也算丰满,但她骨架小,看起来并不胖。

  “我说的话你好好考虑考虑吧。”看出她被自己的话打动了,张露琴笑了笑,相信她最后一定会像自己所计划的那样,上演一场争风吃醋的戏码。

  “双禄姊,你装错了啦,客人订的是芝麻包十个、竹笋包十个、小笼包五十个哦。”心美提醒她。

  闻言,常双禄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竟然在纸盒子里塞满了芋泥包,她连忙把那些包子拿出来,重新摆放。

  “双禄姊,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呀?”阿贵关心的问。双禄姊今天一直出错,不是拿错包子给客人,就是突然发起呆来,让他们有些担心。

  她没回答,只是笑了笑说:“我去买饮料,你们想喝什么、”

  几个员工各自说了想喝的饮料后,她就带着钱包准备出去。

  唉,她今天是有点心不在焉,因为她早上接到婆婆打来的电话,原本以为她是要说关于生日宴的事,结果她却说一一“你知道伍瑞好是谁吗?”

  “知道。”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很好,那我就不多说了。她回台湾了,打算跟煊淳复合。煊淳跟她交往了很多年,就算他们分手了,彼此之间多少还是有点感情,我告诉你这件事是让你自己心里有个底,至于要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吧。”

  伍瑞好回来了,想跟煊淳复合,这个消息确实带给她很大的冲击。

  她曾听煊淳提过他们之所以分手,是因为伍瑞好承受不了来自他父母的压力,那她为何又要回来?难道现在她己经能承受了吗?

  煊淳知道她回来的事吗?

  常双禄突然想起两天前,石煊淳异常沉默的那个晚上。莫非那时他己经知道伍瑞好回来的事?

  但除了那晚之外,他这两天并没有什么异样,昨天晚上他还很努力和她在“做人”,若他知道了这件事,那么他对伍瑞好回来的事又是怎么想的?

  一整天,她心里都乱七八糟的想着这些事,因此才会频频出错。

  想着想着,刚出店门,她就隐隐觉得有人在看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