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肥妻不落外人田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发觉他又在戳她,常双禄终于忍不住睁开了眼。

  昏暗中看见她那双水亮的眼猛然张开,石煊淳碎不及防的怔住,正戳着她脸颊的手瞬间僵在那。

  几秒后,他才若无其事的收手。

  “你为什么要戳我的脸?”她好奇的问出心头的疑惑。

  “你的脸看起来很好戳。”他老实回答,醇厚的嗓音仍像往常那样,没有太多的抑扬顿挫,很平淡。

  很好戳?这是什么意思,是在称赞她吗?

  既然被发现了,石煊淳索性直接问:“我可以再戳你的脸吗?”

  “好。”常双禄不假思索的就吐出了这个字。

  得到她的同意,他毫不犹豫,光明正大的抬手戳着她的脸颊,享受着软软的触感。

  想不到她的脸竟能受到他的青睐,她有些哭笑不得。

  半晌后,发觉他的手竟往下覆上了自己的胸部,她吃了一惊,瞪大了眼的望着他问:“你、你、你在干什么?”嗓音隐隐透着丝轻颤。

  “这里的触感也很好。”石煊淳低声评论,接着说:“我们做一对真正的夫妻吧。”他下腹的欲望为她隐隐窜动着。

  他突如其来的话令她有一瞬间怔住,下一秒,她的心卜通卜通的狂跳着。

  她涨红了脸,还来不及分清心头涌起的感觉是什么,嘴巴就比理智还快一步的做出反应一一“好。”

  答应后,她羞窘得很想把自己埋起来。但她体积太大了,没地方可以埋……

  得到她的同意,他大胆的将手伸进她睡衣里,恣意的揉捏着她胸前的浑圆,手掌下饱满丰盈的触感让他满意的眯起了眼。

  察觉到她害羞得全身僵硬,他覆上她的唇瓣,轻吻着安抚她。

  仿佛有一道白光在常双禄的脑袋里炸开,她脑子瞬间糊成一团,像喝醉了酒一样,身子轻飘飘的,似被一团甜滋滋、软绵绵的云絮包围着,分不清东南西北。

  “双禄、双禄……”

  耳里钻进了一道醇厚的嗓音,常双禄有些迷茫。唁,是谁在叫她?

  她张开迷离的双眼,望进一双漆黑幽沉的眼。

  “不要憋气,快点呼吸。”她快喘不过气的模样让他有点吓到。

  “喔!”她依照着他的话,大口吸气,新鲜的氧气重新填满肺叶,她的意识渐渐回笼,不解的问:“我刚才怎么了吗?”

  “你刚才憋着气,差点室息了。”

  “是吗?”对了,她想起来了,他刚才在吻她,然后她太紧张了,所以下意识就屏住了呼吸。

  见他似乎没打算继续,她脱口问:“我们不做了吗?”

  “你好像很紧张,改天再做吧。”

  “我可以,今天就做吧。”她不假思索的脱口道,说完发觉自己似乎表现得太心急了,赶紧再补上几句话,“我是说我刚才是有点紧张,但现在不紧张了。”

  石煊淳迟疑了下,“但是我……那个兴致了。”他随口脚了个烂理由,不想因为自己的操之过急逼得她太紧。

  “……喔”常双禄愣了下,“那就改天吧。”她懊恼又尴尬的卷起被子翻过身。

  好丢脸哦,她竟然因为憋气把自己搞得快室息!她又不是第一次接吻,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他会怎么想她?觉得她太生涩了,还是认为她一点情趣都没有?

  以后他还会不会像今天一样对她有“性趣”?

  同床睡了这么多天,他好不容易对她有感觉,她的表现竟然这么锉!

  天哪,她没脸见他了。

  察觉到她的沮丧,石煊淳轻拍着她的背,安慰她,“下次再试吧。”

  “嗯。”她轻应了声,狐然的将脸蛋埋进被子里。她想这世上再也没有人会像她这么糗了吧,呜。

  接下来的两个晚上,石煊淳上床后会先戳戳她肉肉的脸颊,然后便径自睡了。什么事都没发生,让常双禄很失望。

  他说的下次究竟要等到什么时候?

  不是她欲求不满,而是……她暗恋他这么多年,差点就有机会得到他的身体,呢,是能与他有更亲密的肌肤之亲,就因上次犯下了那种幼稚的错误而错失机会,她真的很不甘心哪!

  而且,洞房之后他们才能算是真正的夫妻,而不只是像现在这样挂个名而己。

  亏她前天还特地做了全身去角质,让一身肌肤光滑柔细。除了五官漂亮,她最引以为傲的就是这身白嫩细滑的肌肤,连自己摸了都爱不释手,保证他摸了之后绝对会一摸再摸,欲罢不能。

  一身细滑的肌肤无人摸,好寂寞哪。常双禄忍不住幽幽地叹了口气。

  哀怨的叹息声回荡在石煊淳耳边,他睁开眼,出声问:“你还不想睡吗?”

  “睡不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