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肥妻不落外人田 >  上一页    下一页


  “只要你娶我,你就可以赚到很多很多钱,到时候你只要分给我一半……啊,不用、不用,只要四分之一就好了……怎么样?”常双禄半瞇着眼,抱着他座椅的头枕,试图说服他。

  她吐出来的气息拂在他耳畔,让他耳朵有点发痒,也不理她,只是将身子略略向前倾。

  见他没答腔,她拍拍他的头,“我可是天生带财,能旺夫哦,你别不相信!”

  “你给我坐好!”趁着等红灯时,他回头喝斥了声。

  被突然的喝斥声吓了一跳,常双禄连忙靠回椅背,乖乖坐好不敢再乱动。

  “我、我坐好了,你不要生气。”

  隔了几秒,她听见他的声音传来——“你为什么想帮我?”

  “因为……”

  早上起来,常双禄坐在自家马桶上,拚命回想昨晚她是怎么回答石煊淳的。

  虽然当时带了几分醉意,但是她的意识还算清醒,因此对昨晚的事大部分都记得,唯独最后的那几句话却是怎么想都想不起来。

  天哪,她到底跟他说了什么?

  在马桶上苦思了十几分钟仍是一无所得,她只好冲了水,走出浴室。

  倏地,手机铃声响起,她拿起手机瞟了眼上面的来电显示,是公司打来的。她没打算接,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快中午,她决定放自己一天假,然后明天向公司递出辞呈。

  如果李志彬跟李浩德不是兄弟,也许她还会继续留在永齐替他们卖命,但他们两人是亲兄弟,而永齐的董事长不巧还是他们老爸,因此在昨天揭发了李志彬与马翠芬的奸情之后,她就没打算再留在永齐。

  她这只招财猫不想再帮他们招财了。

  想到昨天在酒精的作祟下,自己竟然大胆的叫石煊淳娶她,耳朵就不禁有些发烫。这种话,平时打死她都不可能对他说。

  昨天可能在失恋和酒精双重作用下,让她失去理智,才会对他说出那种话——她埋藏在心底多年的渴望。

  没错,她暗恋石煊淳多年,打从十二岁那年他对她说——不是每个瘦子都漂亮,瘦的人里也有丑的,胖的人里也有好看的,你五官很漂亮,是属于胖子里的美人。

  当时小小年纪的她,就因为这句话而悄悄喜欢上他。

  石煊淳跟她曾经是邻居,小时候他父母事业忙,没空照顾他,将他送到台中老家托他爷爷奶奶照顾,上国中后,他便被他父母接回台北,从此再也没见过他,直到她进了永齐,才发现他竟是永齐敌对公司宣乐的老板。

  当年对他的爱慕之情就像再次喷发的火山,整个死灰复燃,好不容易打听到他的住所,她千方百计的在同一栋大楼租了间房子,他住十二楼,而她则住在八楼。

  原本想藉此接近他,可悲惨的是,在她搬过来的第四天,就得知他已经有一个交往中的女友。

  她还来不及展开的恋情就这样无声无息的被掐灭了,偶又在电梯里见到面,也只是点头打个招呼。

  “唉……”想起以前的事,常双禄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

  算了,想这些干么呢。她早餐没吃,胃早就在打鼓,还是先解决这个问题比较实在。

  拿了钱包,她等在电梯前,准备出门喂饱自己的肚子。不久,电梯来了,门往两旁滑开,她抬头一看,赫然发现石煊淳就站在里面。

  思及昨晚的事,她迟疑了下,没有马上进去。

  “你不是要下楼,还不快进来?”石煊淳按着开门键等她进来。

  “喔。”在他的催促下,她走了进去,视线却紧盯着电梯里的布告栏,不敢看向他。

  她喜欢过不少人,但石煊淳算是她的初恋,呃,好吧,是暗恋,也许是因为他是她第一个喜欢上的人,因此她对他始终抱有一种美好的幻想,说他是她的梦中情人也不为过,每次见到他,她总是下意识的想呈现自己最美好的那一面。

  所以在他面前她一直很矜持,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

  电梯里安静得让人有点神经紧绷,为了打破这种尴尬的气氛,她随口找了个话题,“你今天怎么这么晚出门?”他平时都八点半就出门上班,现在都快中午了。

  石煊淳没回答,看向她,沉默了下,问:“你昨天说的话是认真的?”

  “什么话?”她愣了下。

  “你叫我娶你的事。”

  脑袋里彷佛被丢了颗炸弹,轰的一声,她的脸以惊人的速度涨红了起来。

  “我、那个……”她一瞬间丧失了语言能力,整个人尴尬到结结巴巴。

  幸好这时电梯到了地下停车场,电梯门往两旁滑开,他率先走了出去。

  常双禄红着脸跟在后面,还没想好要怎么回答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