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肥妻不落外人田 >  上一页    下一页


  她曾经遇过一个自己还满欣赏的男人,她主动追求对方,那人拒绝了,但对方后来发现她有招财猫的命格又反过来追她,可她当时傻傻的以为是自己的真心打动了他,一个多月后得知原因,她二话不说跟他分手——“是你自己倒追我,我都答应跟你交往了,为什么突然要跟我分手?”男人很不满的质问。

  “你是真的喜欢我吗?”

  “我都答应跟你交往,这还不算证明吗?”他避重就轻的回答。

  她注视着他那张俊雅的脸庞,问:“你是喜欢钱?还是我?”

  “你这是什么意思?”他恼羞成怒,“你是说我是为了钱才跟你交往?”

  她沉默了片刻才出声,“你昨天跟你弟说的话,我都听见了。”她不是有意偷听,是偶然在一家餐厅看见他们,于是兴匆匆的走过去想跟他打招呼,因此听见两人的交谈——“哥,你什么时候眼光变得这么诡异,竟然喜欢常双禄那种胖子?”

  “你不要小看她,她可是活生生的招财猫,我跟她交往这一个多月,每次买乐透必中,大大小小加起来,你猜我中了多少?一百二十万!”

  听常双禄这么一说,男人有些错愕,接着脸色一沉,“你跟踪我”

  “我不会做这种无聊的事,我昨天刚好也去了那间餐厅,刚想走过去跟你打招呼,就听见了你们的谈话。”

  她没有当场现身揭穿他,是为了顾全彼此面子。

  她从小就胖,十二岁以前她很自卑,可不管她怎么努力就是瘦不下来,自卑的她一度曾经因为遭到同学的嘲笑而不想再去上学,就在那时,有人对她说了几句话——“不是每个瘦子都漂亮,瘦的人里也有丑的,胖的人里也有好看的,你五官很漂亮,是属于胖子里的美人。”

  那人的话让她不再自卑,开始以胖子界的美人自居。

  撇开她将近八十公斤的体重不说,其实仔细看,她的脸除了大了点、肉多了点外,五官真的很漂亮,眼睛乌黑水亮,鼻头圆润,鼻梁又挺又直,唇瓣亮泽丰润,加上一身细嫩又天生晒不黑的肌肤,不少亲朋好友都说若是她瘦下来,一定是个大美女。

  不管这话里的安慰和鼓励的成分有几分,她真的认为自己的长相不差。

  可惜这年头纸片人当道,她这种胖美人不吃香。

  也许她这一生都遇不到能与她相知相惜相爱的男人。

  喝完了三罐啤酒,常双禄讪讪的站起来准备回家。

  离开前,她好胜的看向夜空。没人爱她又怎样,她一个人也能好好的过日子!

  带着几分微醺,她脚步有些不稳,嘴里随意乱哼着哈林的歌,“你快乐吗?我很快乐,常常觉得我自己很重要……你快乐吗?我想一下,快乐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快乐其实也没有什么道理……告诉你,快乐就是这么容易的东西……Don'tworrybehappy……  ”

  砰——她像是撞到一堵墙,抬起头,才发现挡住她去路的是个人,天色黑暗,看不清对方的脸。

  “走开,好狗不挡路。”她推推对方,酒精让她身体发热,脑袋也有些昏沉。

  对方没走,“你喝醉了?”他嗓音醇厚,犹如低音大提琴,却没什么抑扬顿挫的发问。

  “笑死人了,我才喝三罐啤酒,怎么可能醉我看你才醉了,快点让开,不要挡我的路。”她像赶蚊子一样挥手驱赶他,下一瞬,她像是发现了什么,凑近他,踮起脚尖,瞇起眼看着眼前那张俊美的脸孔,然后认出了他。“你是石煊淳”

  她不自觉扬高的脆亮嗓音透出一丝喜色。

  “嗯。”他应了声,俊美的脸庞宛如雕像,冰冰冷冷,没有多余的表情。

  “我知道你……”常双禄抬起手指着他的鼻子,漾开大大的笑脸,“你们公司投资的一块地出了问题,资金周转不灵对不对?”

  宣乐房产集团是他一手创立的公司,与永齐算是竞争对手。

  石煊淳看她一眼。这件事在业界并不是什么秘密,那块地原本是要与一家建商合资兴建豪宅,结果该建商半年前刚完工不久的一个建案因连日暴雨,附近山体滑坡,导致其中一栋楼倒塌,五名住户因此死亡,现正由司法单位介入调查,公司旗下资产也被冻结。

  受到该建商拖累,宣乐投入的那笔资金也被卡住,无法抽回,不知是不是受那件事影响,宣乐最近几个月的业绩一直很差,导致现金周转不灵,财务出现危机。

  “我有一个办法可以帮你哦。”常双禄笑嘻嘻的说。

  “什么办法?”石煊淳淡淡的问。他生性淡漠,情绪鲜少有太过激烈的波动,因此总给人一种冷冷的感觉,倒不是刻意冷漠。

  常双禄的身子因为醉意而微微摇晃了下,她笑咧着嘴,伸手比着自己,“你可以娶我呀,只要你娶了我,就能财源广进,大发利市,就会有源源不绝的钱跑到你口袋里去。”她得意的自夸。

  这话让他听得莫名其妙,他摇摇头,当她是醉话,拽着她将她塞进他停在路旁轿车的后座。

  “走吧,我送你回去。”两人住在同一个小区,他刚好要回去,在路上看见她走路走得东倒西歪,似乎是醉了,所以才会停下车来上前查看。

  “你不相信我吗?我真的可以帮你。”她靠向前,隔着座椅抓住刚坐上驾驶座的他,锲而不舍的说着。她可是因为是他,才肯委屈自己帮他的,换作别人她才不帮咧。

  “你醉了。”

  “我没有!”常双禄不承认。虽然全身发烫,脑袋也热烘烘的,但她的意识很清楚,只是情绪有点亢奋。

  “你喝酒了。”他指出这个事实。

  “没有很多,只有三罐啤酒,醉不倒我。”她比了个三。

  他开车上路,不再搭理她。跟一个醉了的人没什么好说的。

  “我说的是真的,我可以帮你……”

  石煊淳保持沉默是金的原则,静默着没出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