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妻不如窃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


  “辛苦你了。”他紧握住她的手。

  “不辛苦,你看到我们的女儿了吗?”

  “看了。她跟你长得很像。”

  清荷讶问:“这样你也看得出来?”

  屋里还在收拾的稳婆和抱着婴孩在洗身的丫鬟们,以及七夫人闻言都噗喃笑了出声。

  殷飒觉得有些困窘,他方才没有多想,只是脱口而出,此刻被妻子这么一问,才想起方才见到那婴孩皱巴巴还沾着血的模样,不禁有些尴尬。

  他连忙解释,“我约略能看出她的轮廓。”

  清荷没再问下去,眼里含着暖暖笑意。

  这时,房间外头已听到了那婴孩传来的哭啼声,大伙都面带喜色。

  “生了,王妃生了。”

  这事很快便传到了院子外头,不断有人道:“王妃生了、王妃生了。”

  安瑜和阿富、阿贵兄弟俩听见,都忍不住跳起来欢呼。

  “王妃嫂子生了。”

  “王妃姊姊生了。”

  接着再一路传到王府外头,“生了、生了,孩子出世了。”

  须臾,有人问:“那是生男还是生女?”

  守在房外的石辅等人也很好奇,等到两个丫头推开房门拿着脏水要出来倒时,陆迁连忙抓着其中一个丫头急问:“王妃是生男还是生女?

  “是小姐。”

  石辅虽然更希望王爷这头一个孩子能是男孩,但王妃母女平安更重要。

  袁坚倒是不介意是男是女,一脸欣喜。

  得知王妃顺利产下一女,王府里的下人们都很欢喜,纷纷竞相去告诉那些没办法过来的人,同时再把这消息传出去。

  此刻房里,抱着己洗好身子的女儿,清荷靠在殷飒怀里,满脸慈爱的望着女儿,轻唤着女儿的名字,“静瑶、静瑶。”

  先前她便与殷飒约定好,若生的是女儿,便叫她静瑶。这是为了感念与她情同姊妹的静瑶,毕竟孩子这条命也算静瑶所救,所以为女儿取了相同的名字,也有想让女儿代替静瑶活下去的意思。

  殷飒带着一脸宠爱的笑容抱着妻子。

  他现下是有妻有女,万事足矣。

  后记:最后的“欺瞒”

  分享一篇朋友转寄给我的Mail,这篇文章的作者不知是谁,但内容很有意思哦——

  胸口摸得着的尺寸叫胸围,胸口摸不到的尺寸叫胸襟。

  眼睛看得到的地方叫视线,眼睛看不到的地方叫视野。

  嘴里说得出来的话叫内容,嘴里说不出来的话叫内涵。

  脸上看得出的表情叫气色,脸上看不出的表情叫气魄。

  掌纹看得出的线条是命理,掌纹看不出的线条是命运。

  脚下走得到的距离叫梦想,脚下走不到的距离叫幻想。

  鼻子闻得到的味道叫气味,鼻子闻不到的味道叫气息。

  眉毛皱得出的形状叫情绪,眉毛皱不出的形状叫情感。

  手上比划出来的动作叫手势,比划不出来的动作叫手段。

  背后摸得到的硬度叫脊椎,背后摸不到的硬度叫脊梁。

  脑子里测得出的东西叫智商,脑子里测不出的东西叫智慧。

  耳朵听得到的动静是声音,耳朵听不到的动静是声誉。

  额头上看得出的是皱纹,额头上看不出的是岁月。

  证件上印出来的叫文凭,证件上印不出的叫文化。

  跨得过去的是门,跨不过去的是槛。

  很有趣对吧?

  这是“欺上瞒下”系列的最后一本了,这本书里有几段床戏,在写床戏时阿弥一直挣扎着到底要不要写得更露骨一些,后来几经考量和斟酌,还是删掉了某些“动作戏”,不过即使删了不少,在阿弥的书宝宝里,这本书的床戏也算是偏多的。

  阿弥的书里还有一本书也有稍多的床戏,书名是《阿娜达的谎言》,这本是很多年前出版的,当时有不少读者在看完这本书后颇为疑惑,为何书名跟内容完全不搭。

  其实这是有原因的,因为这是与其他作者合写的套书,书名出版社已事先取好,但后来阿弥在写作的过程中为了配合剧情的发展,不知不觉便脱出了书名的范畴,才会造成这种书名与内容差异颇大的状况,在这里跟大家解释一下。

  下本书再见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