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妻不如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八


  “阿扎达,你没死,太好了!”伊娜公主满脸欣喜,急忙朝几名士兵吩咐,“快来人,将驸马送回去,传军医。”

  阿扎达握着妻子的手,还有话想说,“公主,方才那人说的没错,不消等到咱们的男丁全都阵亡,只要伤亡一半以上,利昌恐怕便无法抵挡南疆军,届时若是让他们长驱直入,就是我利昌国灭国之时……所以,别再打仗了。”

  伊娜公主公安抚道:“这事以后再说,你先回去治伤。”

  两名士兵过来抬走阿扎达,伊娜公主则望着殷飒他们离去的方向好一会儿。

  她没有想到殷飒今晚竟会冒险闯进来救走那个厨娘,这样看来那厨娘必然就是他先前失踪的王妃。

  她不明白他的王妃为何会与先前她带人去行刺时所见到的不一样,但殷飒离开前撂下的那番话,令她暗自心惊——“利昌国的人民原本就远少于王朝的百姓,等到他们的男丁全都阵亡殆尽,就是灭国之日。”

  这事阿扎达早提醒过她,但她没想到殷飒也已察觉此事。

  是啊,除非能一举击溃南疆军,否则战事继续胶着下去,对利昌国极为不利。也许……阿扎达说的没错,是到了该休战的时候了。

  与殷飒一块坐在马上,冬夜的风寒冷刺骨,清荷缩着身子偎进他怀里,抬眸看着他,数日不见,她痴望着他,竟有种恍然隔世之感。

  她哑着嗓轻声开口,“静瑶她……她可是为了救我而被杀死了?”其实她心里早就确定了,但还是想问。

  他颔首,没有多说什么,只道:“我会吩咐人厚葬她。”他的双臂牢牢圏抱住她。为了方便潜进利昌国营寨,他穿着一袭简便黑衣,没有带上大氅,此刻不能为她挡风避寒,只能用身子为她取暖。

  她含泪颔首,接着问出心中的疑惑,“你怎么知道我身陷利昌军营中?”

  “有个牧民看见那日你越过边境,并被利昌巡逻的哨兵带回去。”终于能将她牢牢拥在怀中,他连日来紧绷的心绪直到此刻才舒展开来。

  “对不起,为了救我得劳师动众,还让你身陷敌营。”她歉疚道。

  “这不是你的错,全是轩辕玉蝶一手造成的。”

  听他提及轩辕玉蝶这几个字,清荷脸色一白,惊疑不定的睐着他,“你、你……知道了?!”

  见她满脸震愕,殷飒连忙温声安抚,“没错,我已知道你不是侯府五小姐,而是八小姐轩辕清荷,但即使如此,我认定的王妃也只有你一人。”

  闻言,她紧抿着唇,泪水盈满眼眶,心绪激荡不已,有欣喜有感动。须臾,她才哑然道:“对不起,我不是存心要瞒着你!当初玉蝶姊私逃,爹娘担心皇上降罪,才会安排我代嫁。”

  “这些我都知道了。”他怜惜的拭去她不停滚落的泪水。

  “对了,你方才为何说这些都是玉蝶姊一手造成的?”清荷不解的问。莫非真如她先前所想,那些杀手是玉蝶姊找来的?

  殷飒将他如何得知她的身分,以及轩辕玉蝶如何买通杀手的事约略告诉她。

  听毕,清荷又震惊又悲痛,虽曾有过怀疑,但真确定是玉蝶姊做的,仍教她感到难过,她们再怎么样都是亲姊妹呀,玉蝶姊怎么能丝毫不顾惜姊妹之情而做出这种事,甚至因此害死了静瑶。

  “回去后,我会处置她。你只要记住,你仍是侯府五小姐,轩辕玉蝶从没来过赤王府。”

  殷飒正色说道。

  为了不让她背上欺君之罪,她代嫁的事只能永远隐瞒下来。

  听出他这“处置”应是处死的意思,清荷轻点螓首。素来温良柔善的她此刻一点都不想为玉蝶姊求情,因为玉蝶姊的无情,害得静瑶与那几名护卫枉死,玉蝶姊必须为自己所做的事付出代价,否则如何安慰那些亡者在天之灵。

  尾声

  这日,赤王府上下,只要手上没在做事的人,几乎全都聚集到了王爷夫妻住的院子外,因为王妃要生了。

  殷飒神色焦虑不安的在房门外徘徊。

  他本来想不避讳的留在房里陪爱妻,却被丈母娘给赶了出来——“王爷留在这儿也帮不了忙,去去去,到外头待着,免得教清荷没法专心生孩子。”

  他丈母娘和岳父忠勇侯是在两天前来到南疆的,带来一大堆补品,以及皇上的话。

  那话是皇上私下对忠勇侯说的——“是嫡是庶横竖都是轩辕家的女儿,只要赤王不嫌弃,朕便不会追究。如今殷家子孙凋零,朕希望他们能替殷家多生几个孩子,繁荣殷家,报效朝廷。”

  言下之意是皇上已得知轩辕清荷顶替轩辕玉蝶嫁来南疆之事,但只要殷飒没嫌弃清荷,那么这事就此算了。

  关于这点,殷飒倒不意外,因为那日轩辕玉蝶的事在王府里闹得那么厉害,宫里这些年来没少在四王府里安插眼线,那些人自然早已将此事传回宫中。

  救回清荷后,他本已打算好若是皇上要追究这事,他是无论如何都会保住清荷的,不料宫里对此事一点动静都没有。

  反倒是在数月前,陆迁率人将黑炎帮那批杀手一网打尽,而不久后,皇上也查获了礼部侍郎通敌的罪证,将他满门抄斩。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