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妻不如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禀公主,南疆军夜袭我军。”

  闻言,伊娜公主很吃惊,不过她很快便冷静下来,立刻下达命令,“命葛巴将军即刻率军迎敌,传令全军备战。”

  “是。”传令兵立刻去传达她的命令。

  正在灶房整理收拾的清荷,浑然不知外头发生了何事,清洗完锅具后,她走回休息的营帐。

  她目前是与伊娜公主的几名随侍丫鬟同住一个营帐里。这两日她一直悄悄伺机寻找逃离这座营寨的机会,偏偏这里守卫森严,她一时还无法逃走。

  打那日出事至今,已过了数日,她不知道王府现下如何了,在发现她失踪后,王爷应当很着急吧。

  还有,静瑶若真死了,遗体是否被妥善安葬了?

  当初她慌不择路,以至于身陷利昌军营中的事,王爷还不知情吧?为了不给王爷带来麻烦,她也不敢让这里的人知晓她就是赤王妃的事。

  抚着肚腹,她眉心紧蹙,她必须赶在孩子出世前逃回南疆,她不能让他们的孩子在这里出生。

  抬首望着悬在夜幕之上的那抹冷月,她心中无限的思念南疆的一切,有对静瑶的、也有对殷飒的,还有可爱的安瑜、王府里的每个人……

  她无比怀念在殷飒身边的日子,那是她这一生最快活的一段时日。

  唉,若是那日她没有听从玉蝶姊的话,前往天马寺祈福,也就不会遭逢这样的变故……她陡然一震。

  当初是玉蝶姊借口要回侯府,而主动提出要去寺里为她祈福,可出发前,玉蝶姊却突发了疹子,以至于不能同往,她闪过一念,该不会……这场变故便是玉蝶姊暗中筹谋的吧?!

  若真是她、真是她……她绝对无法原谅!

  清荷两手下意识的绞紧了衣裙,突然,有道人影朝她接近,接着迅速的捣住她的嘴,将她拖往暗处。

  她瞠目一惊,挣扎着想扳开捣在她口上的手,忽然,耳边拂来一道熟悉无比的嗓音。

  “是我,别慌,我来救你回去。”说完,殷飒便松开了手。

  清荷不敢置信的回头,看见令她朝思暮想的那张脸时,顿时热泪盈眶,扑进他的怀里,紧紧抱住他。她没有想到他竟会亲身来救她,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殷飒在这营寨中找了半晌才找到妻子,此刻也满心激越,但这会儿不是说话的时候,他轻声说道:“有什么话等我们回去再说,先跟我走。”

  她用力点头,紧跟上他的脚步。

  此刻石辅和几位将领正指挥一支兵马夜袭利昌军,引开他们的注意,好让殷飒有时间能潜进来救人。

  而此时营寨中,伊娜公主正在调兵遣将,由于驸马阿扎达不是武将,留下也无益,因此准备返回他休息的营帐。

  就在这时,阿扎达瞥见有两道鬼鬼祟祟的身影,他立刻上前盘问:“站住,你们是何人?”

  见被人发现了行踪,殷飒与清荷回头一瞥,加快脚步离开。

  看他们似乎想逃走,阿扎达赶紧唤来附近的几名士兵随他追过去。

  “快,去禀告公主,说有奸细潜进来。”他吩咐一名小兵后,便紧追不舍。

  若是殷飒一人,他可以轻易摆脱后方追兵,但此时还要带着不懂武功的清荷,速度便有些迟缓。

  半晌,他们来到营寨外围,他抱起清荷要越过木栅时,阿扎达为了阻止他们逃走,命令士兵放箭。

  而此刻,也有一队南疆的兵马等候在营寨外要接应殷飒,见状,同时放箭以掩护他们。

  霎时,两方飞箭你来我往,箭如雨下,殷飒小心闪避朝他和清荷射来的箭矢,并准备逃出去。

  不久,伊娜公主在接获小兵的通报后,也赶了过来,只差几步,便要来到驸马身边,但就在此时,她亲眼看见其中一支流箭射向她的驸马。

  阿扎达的胸口冷不防中了一箭,高壮身躯登时后退几步,接着痛苦的倒地不起。

  “阿扎达——”伊娜公主撕心裂肺的大叫一声,奔到他身边,见他紧闭着眼睛似已没有气息,她满眼忿恨的望向己趁机带着清荷越过木栅的殷飒,她一眼就认出了他来。

  “殷飒,你杀了我驸马,我伊娜发誓要血洗南疆,屠尽南疆的百姓,为我的阿扎达报仇。”

  听见她这只怜亲人伤亡,却不顾他人死活的话,清荷无法忍受。素来温善的她也忍不住动了怒。

  清荷朝她怒斥,“公主,你驸马死了你悲恸欲绝,但你可曾想过,那些在战争中失去丈夫父兄的孤儿寡母也同样哀伤难忍,你们连年发动战争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那么那些夜夜啼哭哀号的声音你可曾听见?你想血洗南疆替你的驸马报仇,那么那些因为你们屡屡发动战争而死去的将士的亲人,是否也该找你报仇?”

  殷飒则丝毫没有将她的威胁放在眼里,漠然说道:“不用理她,她没那个能耐,她若敢打来,我必率军歼灭利昌军。利昌国的人民原本就远少于王朝的百姓,等到他们的男丁全都阵亡殆尽,就是灭国之日。”说毕,他抱着妻子跳上马,不再多言,扬长而去。

  听见他轻蔑她的话,伊娜公主大怒,正要命人追击时,她的手突然被人拉住,她低下头一看,才发现她以为已死的驸马睁开了眼,正望着她——“公主,别追了。”他方才是因受伤暂时昏厥,此刻已缓了过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