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妻不如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殷飒明白属下说的没错,在还没找到妻子前,不能杀了轩辕玉蝶,他勉强克制住胸口翻腾着的怒气和杀意,紧掐着掌心,并闭了闭眼平复心情。

  见主子冷静下来,石辅这才从陆迁方才所说的话里,提出一个疑问,“她说的那个黑色云朵的图案,莫非是黑炎帮的记号?”

  闻言,陆迁也想起一件事,“王爷,皇上之前不也查到了,说两次劫杀迎亲队的死士都是出自一个叫黑炎帮的杀手组织,想不到咱们南疆竟也有他们的分舵。”

  数月前,王爷命石叔将几任准王妃先后皆遭逢劫杀的推测,写成折子送进宫去。

  没多久,王爷便收到皇上的回覆,皇上早已命人暗中调查此事,已查到些眉目,不日即可将那批穷凶极恶的匪徒擒获。

  可惜后来似是走漏了风声,让黑炎帮总舵的那些杀手逃走了逾半以上,连潜伏在朝中通敌叛国的大臣也未能查到。

  殷飒心念一动,询问陆迁,“她说那黑炎帮的记号是礼部侍郎的公子告诉她的?”

  陆迁颔首,“没错。那礼部侍郎之子正是先前带着她私逃的情郎,可前一阵子,他抛下她独自返回都城,她因无处可去,又不敢回侯府,这才会找上门来,想讨回王妃之位。”

  他其实并没有对轩辕玉蝶使用什么酷刑,他只是拿了一块肉在她面前一直剁呀剁的,剁得血淋淋,然后再将那把剁肉的刀子架在她的颈子上绕了一圈,他发誓绝对没有伤到她一根头发。

  她却已吓得哭了出来,最后他命人送进来几件刑具,如火钳和烧得通红的铜炉。她一见那些刑具,随即两腿发软,整个人跌坐在地上。

  接着他再扯着她的手指头一根根的细看,拿把小刀假装在手指上比划着,似是思量要从哪根指头开始剁起,这时她再也撑不住,哆嗦着招认了一切。

  石辅沉吟道:“一个礼部侍郎的儿子竟然会得知这种江湖组织的记号,似乎有些不太寻常。”

  “可能他听朋友提起的,或是,他曾买凶杀过人。”陆迁臆测。

  殷飒神色阴鸷的缓缓出声,“又或许,他是听家人提过。”

  “家人?王爷指的是?”陆迁不解的问。

  倒是石辅己然明白,出声提点,“咱们先前不是怀疑朝中有人通敌吗?”陆迁恍然大悟,“你是说这通敌之人就是礼部侍郎?那么……礼部侍郎的儿子拐带轩辕玉蝶私奔,莫非也是他们的阴谋?”

  “我想这件事,礼部侍郎应当事先并不知情,否则他也不需要派人半途劫杀王妃。”

  想到什么,陆迁担忧道:“他儿子抛弃了轩辕玉蝶,独自回到都城去了,若是他告诉他老子,他拐带了轩辕玉蝶的事,那么礼部侍郎不就知道嫁给王爷的王妃是侯府另外找人顶替的?万一他把这事禀告皇上……”

  “他不敢说的,抗旨私自逃婚,这可是重罪,事情抖出来,他儿子也会受牵连,连带的,他也难逃教子不严之罪。”

  这时,一名侍卫进来禀报,“禀王爷,有人发现王妃的行踪。”

  “王妃人在哪里?”殷飒焦急问道。

  “事发当时,有个正在那片草原上放牧的牧民,曾看见一名女子被一个男子追杀,她慌不择路的越过了边界,逃到了利昌国的地界去,然后那名女子昏了过去,被利昌国的哨兵带回去,而那杀手见状便离开了。”

  “她被利昌国的哨兵带回去了?”殷飒既忧又喜,忧的是她此刻置身在敌营,也不知情况如何,喜的是她没被那些杀手杀死。

  石辅神色凝重的再问一次,“那人可有看清楚,她确实被利昌军带回去了?”

  “属下将那牧民带来了,此刻人正在门外。”

  “快带上来。”

  那牧民被带上来后,石辅仔细盘问了一次,听他所言确实诚恳,他先是严厉嘱咐他不得将此消息泄露出去,便给了赏银放他回去。

  见殷飒提步要出去,石辅急忙挡住他的去路,“王爷是想去救回王妃吗?”

  “没错。”既然得知她被带回利昌军营,殷飒此刻一心只想前去救回她。

  “王爷的生命关乎南疆安危,不能以身涉险。”石辅劝道。

  “难道你要我眼睁睁看着她身陷敌营,却坐视不管吗?”殷飒此刻急如热锅上的蚂蚁,无法冷静下来。

  “当然不是,王妃咱们一定要营救,可这事得合计合计,不能贸然行事。”

  一向行事直率的陆迁这时也忙着劝阻,“石叔说的没错,利昌军守备森严,若贸然前去,不仅救不了王妃,只怕连王爷都有危险,咱们还是商议商议,想个万全之策,再前往搭救比较稳妥。”

  殷飒素来不是如此莽撞无智的人,否则他也不可能指挥南疆军屡屡击败利昌军,他此时只是心绪大乱,才会暂时失了理智。

  听见两名属下所言,他以很快的速度重新恢复镇定。

  “方才是我一时失态了。”

  “王爷是太过担忧王妃,才会乱了方寸。”石辅能理解。

  “依你们看,要如何营救王妃?”殷飒看向两人。

  “依属下之见,先派探子前去查探情况,再来筹谋搭救之策。”石辅答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