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妻不如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静瑶停下脚步,催促清荷,“小姐快逃。”

  “不,我们一起逃。”清荷回头扯着她,想带她一块逃走。

  看着那一脸凶戾的黑衣人,静瑶知道今日死劫难逃,可若只牺牲她一人能保住小姐,她愿意为小姐而死。

  静瑶语气急切的求道:“小姐,您快走,别忘了您还要保护腹中的骨肉,更别让奴婢白死。”说毕,她便朝那黑衣人扑过去,死命的抱住他,想为主子争取最后逃命的机会。

  “静瑶——”清荷骇然惊叫。

  “快逃!”静瑶回头吼出最后一句话,接着一柄剑毫不留情的插进她胸口,贯穿了她的身子。

  亲眼看见情同姊妹的静瑶被杀,清荷捣住嘴,不禁泪流满面。她紧咬着唇瓣,强逼自己转身逃走。

  她用尽全身力气,以生平最快的速度奋力往前跑着,即便双眼全被泪水模糊了视线,即便看不清方向,她仍拚命向前跑。

  黑衣人冷冷推开静摇,并抽回自己的剑。静摇倒地不起,但仍忍住胸口传来的剧痛,伸出两只手,牢牢抓住黑衣人的脚,想阻止他去追自家主子。

  她知道自己很快就要死了,但她要拚尽最后一点力气,好让主子能逃走。黑衣人拿起剑狠狠剁下那抓住他脚的双手,腥红鲜血从她的断肢喷洒而出,咽下最后一口气前,她轻启着唇瓣,未能说出口的话是——小姐,您一定要平安活下去!

  清荷木然的往前跑着,她全身都麻木了,只有胸口传来的心痛让她知道自个儿还活着。

  她的耳边不停的回荡着静瑶最后对她所说的话“小姐,您快走,别忘了您还要保护腹中的骨肉,更别让奴婢白死。”对,不能让静瑶白死,不能让静瑶白死,她的命是静瑶为她换来的,她要活下去、活下去……

  全靠着这股毅力让她撑着身子不停往前跑,不知跑了多久,用罄了全身力气的她,最终两眼一黑,昏厥倒地。

  原本紧追在她身后的那名黑衣人,看见她跑进了利昌国的地界,他提步正要追过去,只差几步就能将她刺死于剑下,斩下她的人头回去交差时,却见有一队巡逻的哨兵过来。

  那利昌国的哨兵见有人倒地不起,策马前去查探,接着便将人带上马离开。黑衫人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去,一脸恼恨。

  只差一步就能完成任务,都是那该死的贱婢坏了他的事。

  思及此,他回头泄恨般的再狠狠砍了静瑶的遗体几剑。

  王妃晌午前往天马寺上香,天马寺位于南郊,依路程,这一来一回约莫两、三个时辰就够了,但都快日落时分,仍不见王妃一行回来,袁坚有些担心,派人前去查探。

  一个多时辰后,殷飒带着想来向妻子贺喜的陆迁和石辅回府,得知妻子去祈福还未归来,他心头隐隐有丝不安。

  “我过去瞧瞧。”他正要出去,便见袁坚派去查探的属下回来了。

  那名属下如实禀告,“王爷,王妃他们没有到天马寺,且属下在半途中还发现两名随行护卫的尸体。”

  “你说什么?!”闻言,殷飒愀然变色。

  陆迁脱口道:“莫非有人半途袭击了王妃他们?”

  石辅望向袁坚吩咐,“快,立刻加派人手沿途搜寻。”

  闻言,袁坚立即去调集人手。

  殷飒阴沉着脸,一言不发的往外疾步而去,陆迁见状,赶紧跟上他。

  带着一干部属沿途寻找,又找着三名护卫的尸身,其中还有几名黑衣人的尸体。殷飒原本就阴沉的脸更加黑沉如墨,继续往前搜寻,再找到两具尸首,一具是护卫的,另一具则是黑衫人的。

  袁坚说他派了六名护卫随行保护王妃,如今六名护卫全数被杀……殷飒心口发紧,寒凛着脸不敢再想下去。

  最后一名属下找到了王府的马车,连忙来通报殷飒。当看见倒在不远处,那被砍得血肉模糊的女子身躯时,殷飒微微一晃。

  “王爷。”陆迁担忧的伸手想扶住他。

  他僵着脸,抬手示意自己没事,艰难的挪动脚步,上前查看。

  陆迁先过去查看,看了之后回头说道:“是静瑶,王爷,是静瑶不是王妃。”没瞧见王妃的尸身,就意味着王妃还有活着的可能。

  听见他的话,殷飒的脚步略略稳了下来,但在火把的照映下,看见静瑶被剁断的双手,以及被砍得血肉模糊的身子,他心头顿时抽紧。

  这些人下手如此残忍,玉蝶还有逃生的机会吗?

  见状,陆迁连忙吩咐,“快,再四处去找找。”说完,他转身看见自家王爷那绷得越来越紧的脸庞,和那忧虑焦急的眼神,本想安慰他王妃一定吉人天相,不会有事。

  可在瞥见静瑶那被砍得残破的遗体时,他心里忽然有些没底了。

  静瑶都死得这么惨了,那杀手又怎么可能对王妃手下留情?且王妃一个弱女子,怎么能敌得过那残酷的杀手呢?

  因此,他终究什么话都没说。

  从夜里一直找到翌日天明,他们仍是没找到王妃的下落。

  见他们一夜未归,袁坚另外再派了一批人前来协助搜寻,同时托人带来了一句话给殷飒。

  说是——找到了疑似谋害王妃的人。

  殷飒快马赶回王府,但在听完袁坚的禀告后,他面露震愕。

  “你说什么?她是顶替她姊姊嫁到赤王府,她不是轩辕玉蝶?”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