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妻不如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静瑶回她一抹浅笑。“能遇见小姐才是奴婢这辈子最大的福气。”要是没有小姐,她早在八岁那年就被继父活活打死了。

  陡然,马车停了下来,外头传来打斗声,两人惊讶的掀起车帘往外望去。

  在瞟见那几名黑衣蒙面人时,清荷蓦然一惊,顿时想起刚嫁来南疆,途经赤焰山时,遭遇一群蒙面匪徒袭击的事。

  她惊骇的抓着静瑶,“这些人该不会跟当初袭击咱们的那些匪徒是同党吧?”

  静摇望过去,只见他们也同先前那些匪徒一样,身着黑衣又蒙面,极像是同一伙人,思及那日伤亡过半的惨状,她惊恐的将主子拉进马车里。

  “小姐,我们下车快逃。”有了上次的经验,这回她第一个念头便是带着主子快点逃跑,不再坐以待毙。

  “我们逃走?那么那些护卫怎么办?”清荷神色惊惶。

  “身为护卫,他们的职责就是保护主子,等他们收拾了那些刺客,自然会来寻小姐。”她不想再像上次那般傻傻的带着小姐钻进车底下躲藏,万一护卫不敌,小姐可是会被杀死的。

  话刚说完,静瑶正要拉清荷下车时,马车突然移动起来。

  两人没防备的一块摔倒。

  静瑶见自个儿压在清荷身上,赶紧起身并扶起她。

  “小姐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怎么车马又动了?”她感觉到马车似乎越跑越急。

  “也许是车夫见情况危急,这才急忙驾车想护小姐先逃走。”静瑶一边猜测,一边轻轻推开隔着前座的小窗子看个究竟。

  然而她这一看,望见驾车的竟不是原先的车夫,而是换了个黑衣人,惊得她险些魂飞魄散。

  静瑶捣住嘴不让自个儿叫出声来,回头看见清荷也凑上来看。清荷一看见了那黑衣人,脸色愀然一变。

  见状,静瑶赶紧将窗子关上,拉着清荷退到角落。“那个人不是车夫!”她的嗓音有些轻颤。

  “小姐,我们得想办法跳车。”为今之计,只能冒险这么做了,否则等马车停下来,那人也许就会杀了她们。

  清荷惊道:“跳车?可马车跑这么快,咱们跳下去不会摔死吗?况且我的肚子……”

  这一提,静瑶才想起清荷的腹中还有个孩子,这一跳下去,也许孩子就保不住了……她掀起车帘探头朝外望,想寻找有没有适合可以跳下车却不会受伤的地方,却瞥见有名护卫策马追赶上来。

  这也是那驾车的黑衣人之所以驱赶马儿越跑越快的原因,他想甩脱掉那急追而来的护卫,再对两人下手。

  “小姐,有个护卫快追上来了。”静瑶喜道。

  清荷来到窗边往后看去,果然见到有名护卫骑马疾驰而来。

  “他是来救我们的,静瑶,我们不需要跳车了。”她看向静瑶,满脸惊喜。

  回头发现后方的护卫快追上了,黑衣人连忙鞭策两匹驾车的马加速疾奔。

  双方就这样一边追逐、一边急驰了大半天,不知不觉快接近一片草原,那是南疆与利昌接壤的一处偏僻边界。

  由于两军交战的缘故,平时除了巡哨的士兵,鲜少有人来此,只有少数牧民有时会驱赶牲畜来这儿放牧。

  落日时分,那名追来的护卫被后方追上来的另一名黑衣人给拦下来,被绊住后,令他无暇再追赶马车。

  一直在密切留意那名护卫的静瑶,在看见护卫被拦住时,心头陡地一沉。

  她很清楚若不是那护卫不停追赶马车,只怕驾车的黑衣人早对她和小姐下手了。

  她思量了下说道:“小姐,待会儿我去偷袭那驾车的黑衣人,待马车一停下,您就快逃走。”

  “那你怎么办?”也看见那情景的清荷握起拳,紧掐着手心,她明白此刻两人已命在旦夕。

  “奴婢会见机行事。”知主子绝对不肯丢下她独自逃跑,静瑶接着劝道:“小姐别忘了肚子里还有王爷的骨肉,不论如何,您都要护住孩子。”

  她知道,腹中有了她和殷飒的骨肉,她必须要保护孩子,可她也不能丢下静瑶不管啊!

  “不如我们一块偷袭他,得手的机会大些。”

  “小姐的力气没奴婢大,且前面那窗子这么小,小姐帮不上忙。算奴婢求您了,您就听奴婢这一次,马车一停下来,您就快逃走,奴婢很快会追上的。”静瑶央求道。

  见她都这么说了,清荷不敢不答应,“好吧,那你答应我一定要尽快赶上来。”

  “好。”静瑶轻轻点头。她先将车门打开,好方便马车停下来时能让小姐立刻跳车逃走。

  接着,她取下发上的簪子,悄悄接近隔着前座的那扇窗子,她克制住恐惧,吸足一口气,猛然拉开窗子,狠狠朝那黑衣人的颈子刺下。

  不料,那黑衣人察觉后方有动静,敏锐的侧头避开,让静瑶的簪子没能刺中他的颈子,只刺到他的后背。

  受了伤,黑衣人大怒,勒停了马车,拾起长剑便朝静瑶刺去。

  静瑶惊慌的往后一退,不忘大叫,“快下车,小姐。”

  清荷急忙爬下车,慌张唤道:“静瑶,你也快下来。”

  静瑶很快跟着跳下车,然而两人才逃了几步,这时黑衣人已如凶神恶煞般手持利剑朝她们追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