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妻不如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这不用劳烦玉蝶姊了,我……”清荷刚要开口拒绝,便见她面露不悦。

  “怎么,你这是嫌弃我吗?”

  “不是,只是这种事有静瑶陪我去就可以了。”她温言解释。玉蝶姊素来与自己不亲近,以前在侯府就没少对她冷嘲热讽过,突然间说要陪她去求神明庇佑她平安顺产,让她有些讶异,也有些起疑。

  轩辕玉蝶挑眉道:“我不全是为了你,我自己也想去求个平安。”

  听她这么说,清荷不得不答应,“那……好吧。”她心忖这就能说得通为何玉蝶姊会突然想陪她去祈福了,也对,就这么回侯府,玉蝶姊心里定然有些惶然不安,才会想去求个平安。

  轩辕玉蝶紧接着再要求,“我身上没带多少盘缠,你先借我一些,等我回去了再命人带来还你。”

  清荷毫不迟疑的一口答应,“好,你需要多少,我待会儿拿给你。”

  今日一早,出了个大太阳,让冬天的寒意少了几分。

  “王妃嫂子,你的肚子这么小,里头真的能装得下一个宝宝吗?”安瑜满脸好奇的对着清荷的肚子看了看又摸了摸。

  清荷浅浅一笑,“这才怀孕两个月,宝宝还很小,等再过一段时问,他就会渐渐长大,肚子也会慢慢隆起来。”思及殷飒在得知她怀孕后,第二天便将一名大夫跟一名稳婆给请进王府,专司照顾她,她心里不禁又甜又暖。

  安瑜歪着头想了想,“是不是以后肚子就会变得圆滚滚的,像里头藏了颗球那样?”她想起以前见过一些身怀六甲的妇人,她们的肚子就鼓得圆嘟嘟的。

  “对,就是那样。”清荷微笑道。感觉有酸水又涌了上来,她连忙拈了颗话梅塞进嘴里。

  轩辕玉蝶走进厅里,看见安瑜正坐在桌前与清荷说话。她知道这小丫头是殷飒的妹妹,殷飒很疼这丫头,先前有几次她刻意想同小丫头交好,偏偏这小丫头见了她,不是丝毫不理,要不就是拿着一双厌恶的眼神瞪着她。

  她不禁想,这小丫头会对她这般无礼,一定是清荷唆使的,也不知清荷对这丫头编排了她多少的不是,才让这丫头一瞧见她就没好脸色。

  不过区区一个小丫头,她也没放在眼里。

  因此当安瑜瞧见她,对她投来嫌恶的眼神时,她也毫不客气的回了个冷眼,并越过安瑜,直接对清荷说道:“我待会儿要上街买些供品,明日咱们就去寺里祈福。

  “明日就要去吗?”

  “没错。”

  “那供品我吩咐下人去置办就好,你不用亲自去买。”由于年关将近,殷飒这阵子在官署里忙着处理公务,昨日她提起要去寺里祈福的事时,他让她先缓个几天,等他忙完再陪她去。

  她心想,玉蝶姊是为了回侯府的事才去祈福,她还是先陪玉蝶姊去一趟好了。

  “亲自去买才显得诚心。”丢下这句话,轩辕玉蝶便自顾往外走。

  安瑜对着她的背影撇嘴,嘟囔道:“哼,讨厌鬼。”

  “瑜儿,不可以在背后这么骂人。”听见安瑜的话,清荷温言劝道。她不太明白为什么安瑜第一次见到玉蝶姊,似乎就很厌恶,从不给玉蝶姊好脸色看。

  “她本来就是讨厌鬼。”这两日她和阿富、阿贵又是抓老鼠、抓蟑螂,又是扮鬼,都没能吓走那个轩辕玉蝶,这令她很生气,她打算今天和阿富他们好好商量一个办法,一定要把人赶走不可。这么一想,她跳下椅子便往外跑,准备去英士堂找人。

  “瑜儿,你要上哪去?”清荷急忙问。

  “我去看阿富他们。”

  清荷连忙吩咐,“别太晚回来。”

  “知道了。”

  另一边,来到大街上的轩辕玉蝶,双眼仔细梭巡各店铺的墙角,寻找一个特殊印记。

  先前那薄幸郎带着她一路私逃时,曾在某处店铺的墙角指给她看过那枚图案,并告诉她,那是属于一个神秘杀手组织的印记,在南疆、东界、西陲和北域都有他们的分舵。

  只要付得起高额报酬,他们可以为顾客刺杀任何人。即便失手被擒,他们也绝不会泄露雇主的身分,且会立刻服毒自尽。

  轩辕玉蝶摸了摸放在衣袖里的荷包,里面的钱正是她昨日向清荷借来的,应当足够了。

  好不容易在一间小店铺前的墙角寻到了那枚黑色云朵的图案,她欣喜的走进去。

  ***

  翌日,辕辕玉蝶刚要下床梳洗时,派来服侍她的婢女瞧见她的脸时,惊讶的低呼一声——“啊,轩辕小姐,你的脸……”

  “我的脸怎么了?”她不解的抬手抚摸脸庞,不料会摸到一粒粒的疹子,她惊得急忙找来铜镜,一看之下,随即脱口尖叫。“这是怎么回事?我的脸怎么会变成这样?!”她脸上密密麻麻的布满了一颗颗红疹。

  “就是啊,昨儿个睡觉前分明还好端端的,怎么一觉醒来,便变成这般模样?”那婢女也很纳闷。

  想到这几日被老鼠、蟑螂吓到,又看见鬼影,现在则是她的脸长满了疹子,轩辕玉蝶忿怒得几乎快咬碎一口银牙。

  一定是清荷,一定是她指使人做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