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妻不如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静瑶连忙端来铜盆,清荷朝里面吐了几口酸水。

  见状,静瑶不放心的道:“奴婢让人去请大夫过来瞧瞧。”

  吐完后,接过一名侍婢递来的水漱了漱口,清荷摇首道:“没事,只是有点作呕反胃。”

  刚说完,她又吐了几次。

  静瑶担忧的劝她,“王妃吐得这么严重,还是请大夫来看看吧。”

  “好吧。”胃里似乎隐隐翻腾着,不停的有种想作呕的感觉,因此清荷也没再坚持。

  不久,大夫来了,诊完脉,竟是笑着道贺——“恭喜、恭喜,王妃已有两个多月的身孕了。”

  王妃怀孕的消息,在大夫确诊后,很快便传遍整个王府。

  黄昏时分,殷飒一回府,袁坚便兴匆匆向他禀告了这个好消息,他满脸惊喜,快步回到寝房去。

  看见正在缝制衣裳的妻子,他大步走过去,一把抱住她。

  “玉蝶,我是不是要当爹了?”他咧开嘴,满脸开怀。

  “嗯。”她又羞又喜的颔首,圆黑的阵里盈满了喜悦。

  他欢喜的伸手抚上她的腹部,“你说咱们的孩子要取什么名字好?”袁坚说他的孩子有两个多月了。

  她温柔的望着他,甜笑道:“孩子还要七个多月才出世,咱们还有很多时间可以慢慢“对,还要等七个多月才出世……”说到这里,似是思及什么,殷飒的脸色倏地一变,他想起了凤娘当年就是死于难产,若是玉蝶也……

  不……

  他神色有些慌张的脱口道:“不要生孩子了!”纵使在战场上面临生死关头,他都不曾露出如此惊慌的表情。

  “你说什么?”她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我说不要生这个孩子了。”想到她有可能会死,他的心便一阵冰凉,先前的欢悦之情顿时被莫名的惶恐所取代。

  “为什么?你不想要这个孩子吗?”她满脸惊愕,内心抽痛。

  “这是咱们的孩子,我当然想要,但是万一……”他话说到一半便打住了。见他面色异常凝重,清荷不解又困惑,他既然想要孩子,又为何不让她生?

  “万一怎么样?”她蹙眉问。

  殷飒紧紧搂抱着她,哑然道:“我不想你跟凤娘一样。”

  闻言,清荷怔了怔,接着温柔的轻抚他俊挺的脸庞,连声安抚,“王爷无须担心,不是每个女子生孩子都会难产,我保证一定平平安安把孩子生下来。”这可是她跟他的孩子,她一定要生下来,并亲自抚育孩子长大。

  殷飒沉默着没有开口,他当然知道不是每个女子生孩子时都会死于难产,但凤娘的事,令他不得不往最坏想。

  他想要这个孩子,可他不愿让她冒一丁点风险。

  见他仍是一脸不放心,清荷偎在他怀中软语哄劝,“我身子素来少病,定能平安生下孩子,这可是咱们的第一个孩子呢,我很期待他的出世。若是男孩就把他教得像你这般英勇,若是女孩,我教她做甜食,日后做给你吃,你说好不好?”

  他这么在乎她,她很感动,整颗心都像要融化了似的,暖融融一片。

  殷家子孙如今只剩下他和瑜儿,她想为他多生几个孩子,好让殷家的后嗣能再度繁盛起来。

  殷飒被她所说的话给打动了,按捺下心头的不安,颔首说道:“好。”是的,她不会有事,只要吩咐大夫小心照顾,一定不会出什么差池。

  轩辕玉蝶虽如愿搬进来,但这晚她仍无法好好安睡,因为她房里闹鬼了。

  她刚睡着,窗外便传来一阵阵的敲击声,把她给吵醒,她抬头看去时,竟惊见有道白影飘过,接着窗子陡然被人推开,冬夜里的寒风冷不防灌了进来,冻得她打了个寒颤。

  偏偏她还来不及尖叫,又看见一张血淋淋的脸孔出现在窗子外,那张鬼脸十分狰狞且不停发出怪笑声。

  她张大了嘴,因为过度惊骇,反而叫不出声音来。

  轩辕玉蝶僵着身子,全身抖个不停,须臾,就如同来时一样,那鬼影倏地又消失不见,被打开的窗子外只余下明亮的月光。

  片刻,她终于惊恐的尖叫出声,“啊,有鬼啊!”

  她这半夜的尖叫声,自然惊动了同住一个院子的殷飒和清荷。

  殷飒起身过去查看。

  “发生什么事了?”

  看见他,轩辕玉蝶随即脸色苍白的扑进他怀里。“姊夫,有鬼、有鬼!”

  “胡说,王府里怎么可能会有鬼?”殷飒推开她斥道。

  “我没有骗人,我方才亲眼看见鬼了。”她抖着身子,想再扑进他怀里寻求安慰。

  他不着痕迹的避开她,浓眉紧皱,用目光梭巡房里,并没发觉任何异样,便回头对她说:“你可能是作恶梦了。”

  “我真的看见了……”

  她之前说房里有老鼠、有蟑螂,现在又说看见鬼,殷飒有些不耐烦的打断她的话,“王府从来没人看见过鬼,再说平素不做亏心事,纵使夜半鬼敲门也心不惊,你若真见了鬼,又何须惧它?”

  “我……”轩辕玉蝶泫然欲泣的咬着唇,两手环抱住自己的身子。“我是不惧,可是那张血淋淋的鬼脸就出现在窗子边,猛然看见,还是会吓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