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妻不如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轩辕玉蝶怒嗔,“你凭什么叫我离开?你才是那个该走的人,别忘了当初让皇上指婚的人可是我!”

  闻言,清荷总算弄清楚她来此的目的了,愕然道:“你来是想要回赤王妃的身分?”

  “没错。”她仰起下颚,一脸的高傲。

  听见她竟是真想要回赤王妃的身分,清荷又惊又怒。当初分明是她不要的,今日怎么有脸来讨回?!

  她恼极,罕见的用指责口吻道:“当初同王爷拜堂的人是我,你要怎么对王爷解释你弃婚私逃的事?还有,若是因此惹怒王爷,王爷向皇上揭发此事,你便是犯了欺君抗旨之罪,那可是死罪。”

  闻言,轩辕玉蝶恶狠狠的瞪着她,“我犯了死罪你不也一样,你顶替我的身分嫁来赤王府,难道就不是欺君吗?要死咱们就一起死!”

  横竖她是豁出去了,在前阵子被情郎无情抛弃后,她己无处可去,侯府不能回,无处容身之下,她只能来赤王府讨回当初她弃若敝屣的身分。

  “我……”清荷一颤,顿时说不出话来。是啊,她也犯了欺君之罪,若玉蝶真的向王爷揭露此事,王爷得知她并非皇上指定的王妃,而是顶替代嫁,王爷会怎么看她?

  静瑶冷静的问道:“五小姐究竟想怎么样?”她相信五小姐不至于真想要跟小姐拚得两败倶伤,那样对大家都没有好处,这么一来,肯定另有盘算。

  轩辕玉蝶挑起眉,开口说出自个儿来此的目的,“我要你说服赤王纳我为侧妃。”

  “你说什么?!”清荷满脸震惊,不敢相信所闻。

  “我不同你抢王妃之位,容许你继续顶着我当赤王妃,但你必须说服王爷迎我当侧妃。”

  轩辕玉蝶说得宽宏大量,其实另有打算。

  来到南疆,她已听闻赤王十分宠爱王妃,这让她想夺回自个儿的身分有些困难。因此她筹谋着先亲近赤王,然后再找机会夺得他的宠爱,等到时机成熟时,再把一切的过错全都推到清荷头上,诬赖清荷因贪慕虚荣,陷害她且顶替她的身分下嫁,届时赤王定会怒斥清荷,将王妃之位还给自己——这是她打的如意算盘。

  静瑶想起一件事,诘问:“五小姐当初不是同礼部侍郎的公子一块私逃吗?五小姐忍心抛下他成为王爷的侧妃吗?”

  听她竟当自己的面提起那个薄情郎,轩辕玉蝶震怒的厉斥,“你给我闭嘴,从来就没有这种事!我只是心烦出去散心,与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她矢口否认。

  这是她一生中所做过最愚蠢的事,当时她太天真了,以为只要离开侯府,她就能与情郎从此厮守终生,可他是怎么回报她满腔真情的?

  才在一起几个月,他便腻了她,想重回都城过繁华日子,然后毫无预警的某一天,他留下一封信,说他返回都城去了,便一走了之,丢下她孤伶伶一个人无助的待在异乡。

  刚开始她还不死心,想着他一定会舍不得而回头找她,可是她左等右等,始终等不到他的人影,最后她终于死心了。

  当时他不仅抛下她,还带走大部分的盘缠,只给她留下一点点,眼看那些盘缠快用罄,而她又不能像他一样,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返回都城,毕竟当初她是抗旨私逃,她爹必然不会原谅她,走投无路之下,她只能前来南疆。

  见轩辕玉蝶的反应这般激烈,清荷与静瑶相觑一眼,大抵猜到是怎么回事了。轩辕玉蝶不给她太多考虑的时间,强硬道:“我刚提的要求若是你不答应,我这就去见赤王,当他的面揭发你顶替我代嫁的事。”

  清荷紧抿着唇,不想答应她,但又进退两难。要她开口去求丈夫纳妾,她办不到,也不想这么做,但若不答应……

  静瑶想了想,代替主子答道:“五小姐,这种事急不得,若八小姐突然跟王爷提出这种要求,王爷定会觉得突兀,不如你先留下来,待找到合适的机会,小姐再向王爷提这事。”

  她想先拖延下来,再和小姐商量解决的办法。

  轩辕玉蝶冷冷道:“好,我就先住下来,但你们别想背地里耍花样,我不是这么好糊弄的人。”只要能住进王府,就不愁没有机会接近赤王,届时她相信凭自己比清荷还要美上几分的姿色,定能教赤王对她倾心。

  屋里的三人浑然没有察觉到,她们方才所言,全被躲在窗外偷听的人给听见了。

  窗下的阿富捣着安瑜的嘴,不让她叫出声,并将她拖离窗边,等走得够远了才放开她。

  “阿富,你做什么捣着我的嘴不让我说话?”安瑜气呼呼的责问。

  就在不久前,她在英士堂看完比武,顺便将阿富、阿贵带回来吃八宝粥,不料来到王妃嫂子的寝房前,却听侍婢说王妃嫂子正在与她娘家来的人说话,不让人进去打扰。

  她实在太好奇王妃嫂子在见谁,便拉着阿富、阿贵绕到旁边,躲在一扇窗子下,悄悄拉开一点窗缝偷听,没想到竟会听见这么惊人的事。

  虽然她才九岁,可已懂得不少事,明白她们在说王妃嫂子是顶替那个看起来很讨人厌的女人嫁给大哥的。

  那女人还威胁王妃嫂子,要王妃嫂子让大哥纳那女人为侧妃。闻言,她气不过,想张口骂人,嘴巴却被阿富给捣住了。

  “安瑜小姐,这种事不能张扬。”阿富面色沉凝的开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