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妻不如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不要紧,我想跟王爷一块去。”这位凤娘都过世这么多年了,他仍惦记着她,可见他心中定是很看重这位凤娘。她心中不禁有些酸涩的想,若是有朝一日她过世了,不知王爷是否会像对这位凤娘般,即使隔了数年仍记挂着她?

  见她愿意陪他去,殷飒也没再反对。

  午后,几人乘坐马车一块前往东山,殷家历代先袓的墓都葬在那一带,凤娘也埋骨在那里。

  坐在马车里,见妻子异常安静,殷飒想了想,开口说起凤娘的事。

  “凤娘跟了我几年,但那些年南疆与利昌战事频仍,我常常领兵出战不在府里,她怀孕生产时,我也无法陪在她身边,当我回来后,才得知她难产而死,连她肚子里的孩子都没能保住。”因此他对凤娘的愧疚其实多过于情意。

  见他面露内疚之色,清荷握住他的手,想要给予安慰,“这不是你的错,你也是身不由己,我相信凤娘在天有灵一定也能谅解,不会怨你的。”女子生产本就有几分危险,侯府中也有过姬妾死于难产的事发生。

  他将她拉进怀里,感慨道:“你可知道我委实厌烦了年年与利昌军打仗,因为战争,南疆和殷家都牺牲了太多人命。”

  “没办法与利昌国和谈吗?”听出他话里的倦乏,她很舍不得。连年征战,就是铁打的人也受不了吧。

  “朝廷曾有几次与利昌国缔结和平协议,但往往不到几年,利昌国便又毁约犯境,他们对南疆这块土地实在太执着,我想除非能将利昌国彻底击溃消灭,否则战争是难以避免。”

  然而利昌国盛产良驹,利昌人又个个骁勇栗焊,要一举歼灭他们并不容易,除非倾全朝之兵力战,或有可能,但与大观王朝接壤的还有其他外邦,也必须提防他们趁虚而入,不像利昌国因三面临海,除与大观王朝接壤外,并无其他外邦威胁,因此常能倾全国之军来攻打南疆。

  不过这长达百年的战争再持续下去,对利昌国也不利,他们的百姓本就比大观王朝还少,为了兵源,又征调了不少男丁,一旦这些男丁相继战死,利昌国将渐渐面临无兵可征的窘况,届时南疆军便能趁机一举攻灭利昌国。

  所以现下最好的办法便是在战场上多杀些利昌士兵,不断消耗利昌的国力,等到他们无兵可用,便能不攻自破。

  但这还需要些时间,且战场上刀剑无眼,每一次交战,都有战死的可能。

  殷飒向来对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可拜堂那日赶赴战场时,他莫名生起了一个念头——万一他战死沙场,他的新婚妻子该怎么办?

  他心头有了牵挂,不再那么不畏死,也更加厌倦这长达百年的战争。“玉蝶,嫁为殷家妇,你要时刻记得一件事。”殷飒突然沉声开口。

  见他忽然严肃起来,清荷不解的问:“是何事?”

  “有朝一日若我不幸战死,你要坚强的撑起殷家。”

  闻言,她心口一震,“不,不会的,不会发生这种事。”

  “我也不希望发生这种事,只是若真有这么一日,你一定要打起精神来,以后殷家就只能靠你了。”他必须先让她了解到战争残酷的一面,以免事到临头,她方寸大乱。

  “我……”她唇瓣轻颤着,一时说不出话来。她从没有想过这种事,如今见他这般郑重交代,她心口隐隐发疼,在他坚定的注视下,好半晌,她才沉重的颔首承诺。

  不久,一行人来到墓前,同来的静瑶将带来的柿子与桂圆糕和甜酒摆上,点燃几炷清香,分别递给殷飒和清荷。

  殷飒神色肃穆的持香默祷,清荷也在心里对着这位不曾谋面的凤娘说话。

  “凤娘,祈望你在天有灵,护佑王爷在战场上每次皆能得胜并平安归来,更要让南疆与利昌之间的战争能早日平息,永不再起战事。”说完,她拜了三拜,将香插上前方的凤形香炉里。

  她接着侧首望着殷飒,见他默默望着墓碑,不知在对凤娘说些什么。

  她心里不禁有些羡慕凤娘,都已过世这么多年,仍让他如此记挂于心,两人先前的情分定是很深吧。

  想到这,她悄悄生起一抹期待,希望日后他对她也能这般情深。

  她没发觉自己注视着殷飒时的眼神充满着缠绵情愫,不知不觉间,她已将他放入心坎,在心底划了一大块的地方让他进驻。

  殷飒插上香,回头迎上她那充满柔情的目光,胸口犹如注入了一股暖意,温暖了他的四肢百骸,他英挺刚毅的脸庞不自觉柔和了下来。

  在墓地待了一下,殷飒牵起妻子的手走回马车。

  方才他告诉凤娘,他新迎娶了一位王妃,这位王妃的性情温良和善,让他越看越满意,见了她就觉得欢喜,恨不得能时时刻刻与她腻在一块。

  当说到这儿时,他的脑子里随即掠过一个念头,就彷佛有一道声音在对他说——他对她动心了。

  上了马车后,殷飒将清荷拥入怀中,不顾静瑶就坐在一旁,轻轻地吻着妻子的唇。

  不管是不是动心了,他只知道能与她结为夫妻,是他这一生最快活的一件事。

  ***

  初冬的寒风,让枝头最后一片枫红凋落。

  看见外头起风了,清荷连忙拦住想要出去玩的安瑜。“外头风大,再多添一件衣裳再出去。”

  “我不觉得冷,不用穿啦。”安瑜挥开她的手急着想出去。

  昨日阿富、阿贵两兄弟过来探望王妃嫂子,提到今儿个英士堂要比武的事,她便来了兴致,只是今早晏起,怕错过看比武的时辰,她才会赶着要出门。

  清荷拉住她,半哄半劝,“半个月前你才染了风寒,躺了好几日不记得了吗?要是再病了,等你大哥巡视完军营回来,看他还让不让你出去玩?”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