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妻不如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在侍婢的服侍下漱洗后,与他一块用早膳时,清荷羞怯的低着头,不好意思看向静瑶。昨晚和早晨的事静瑶一定知道了,所以适才看向自己时才会眼带笑意。

  殷飒夹了一堆的菜肴到她碗里,见她头也不抬的埋头吃着,且两只耳朵红彤彤的,眸里不禁漾过一抹宠笑。

  “待会吃完,我想还是带你和阿富、阿贵先去英士堂瞧瞧,他们看完后,再让他们自个儿决定要不要在那里读书。”因为这两兄弟是她带回来的,基于爱屋及乌的心态,他忍不住对他们兄弟俩多了分关照。

  “好。”她轻应了声,接着努力消灭碗里越堆越高的菜肴。她很想告诉他,其实她吃不了这么多,别再夹给她了,可这是他的一番好意,她又不忍拒绝他,因此只能埋头猛吃。

  虽然吃得很撑,但每吃进一口,胸口便感觉到甜滋滋的。

  饭后,清荷叫来了阿富、阿贵,待向他们说明情况后,便与殷飒带着他们一同前往英士堂。

  其实在听见殷飒想安排他们进入英士堂读书习武时,两兄弟几乎毫不犹豫的就一口答应了。

  行乞多年,他们作梦都没有想到能有机会读书,更别提习武了,这对他们来说可是难能可贵的机会,傻子才会不把握。

  四人乘坐马车抵达英士堂,殷飒扶着清荷下马车。

  英士堂堂主早已先一步接获消息,领着数人在门口迎接殷飒和清荷。

  朝他们两人行礼后,堂主领着他们走进去。

  里头的建筑全是黑瓦白墙,显得朴素而庄严,琅琅读书声从一间间教室里传来,而另一头的校场上则有上百名的童子在打拳,他们的呼喝声充满了力量。

  阿富和阿贵在阁楼上看着底下打拳的童子,也忍不住跟着学了起来,心情激动的想着,以后他们也能在这里读书学拳了。

  瞥见两兄弟满脸的兴奋之色,清荷也忍不住微笑起来,望向堂主说道:“以后他们两兄弟就麻烦堂主了。”

  堂主是一名年约六旬左右的老者,他谦逊的答道:“王妃无须客气,老夫见他们这么有心向学,定会尽心尽力教导他们。”

  两兄弟都很感激清荷,他们知道能有这个机会全是她给的,弟弟阿贵腼腆的向她道谢:“谢谢王妃姊姊,阿贵和哥哥以后一定会努力学习,等将来出人头地了,好报答王妃姊姊。”

  “是王爷给你们这个机会,你们要谢的是王爷。”方才在经过堂主的说明后,她才得知这座英士堂是十年前在殷飒的提议下所修建。

  算一算,那时他也不过十三、四岁的年纪,因怜恤那些亲人在战场上不幸战死的孤儿寡母,特别设立此处,收容那些没了父亲的孩子。

  不仅供他们吃住,还请来先生教他们读书习字,并找来武师教他们练武以强身健体。

  在殷飒的栽培十年来这些孩子纷纷学有所成,有的进都城赴考,得了功名,有的则到战场上立功建业。

  后来见这里的先生和武师都教得很用心,遂有不少人想将自个儿的孩子也送进来,于是随着孩子越来越多,英士堂的规模也越来越大,栽培出不少优秀学子和将才。

  听到这些,清荷便对殷飒更加崇拜和敬佩。

  “多谢王爷。”两兄弟朝殷飒鞠躬行礼。

  殷飒摆摆手,“不用多礼,以后你们兄弟俩就安心在这里住下。”看见妻子眼里所流露出的那抹崇敬,他心中十分受用,脸上的笑意分外爽朗。

  最近王府里的人都看得出来王爷满面春风,心情极好,而这一切全是因为王妃。

  王爷很宠爱这位性子温良和善的王妃,时常与她形影不离,且侍婢们经常都能在夜里听见从王爷寝房里传出的细碎呻吟声,证明王爷非常卖力的在为繁衍殷家后嗣而努力。

  唯一对此有些不高兴的就是安瑜,对于大哥被王妃嫂子抢走,她是不太满意的,但每次想板起脸孔对王妃嫂子表达不满时,很快的又会被王妃嫂子所做的甜食给收服。

  且王妃嫂子待她如母如姊,对她既关心又照顾,因此对大哥被抢走一事,她虽然不快,却也接受了,尤其王妃嫂子亲手缝制的第一件秋衣可是给她的,而不是先给大哥,这件事让她乐了好半天。

  此刻,清荷刚做好了凉糕,准备了一份要送去给殷飒,安瑜则抢着要端去给她大哥吃。

  两人一前一后的来到书斋前,门口的守卫见是她们,便没阻拦。安瑜一张小脸蛋堆满笑容,一蹦一跳地推开门进书斋。

  “下午要用的素果香烛都准备好了吗?”殷飒正在询问袁坚事情。

  “禀王爷,都已备妥,且凤姨娘爱吃的柿子和桂圆糕也都备上了。”袁坚禀道。

  听见他们的话,安瑜插嘴道:“大哥又要去祭拜凤娘吗?”

  “今日是她的祭日。”

  “这次安瑜小姐可要随王爷一块去?”袁坚笑问。这些年来每逢凤娘忌日,王爷都会去祭拜她,去年安瑜小姐曾陪王爷去了一次。

  安瑜立刻摇头,“我不去了。”她去年吵着去过一次,后来觉得对着一座墓冢老半天实在无趣,不想再去了。

  想到了什么,她忽然回头对跟在自己后头进来的清荷说道:“对了,今年就让王妃嫂子陪大哥去上坟好了。”

  听见安瑜的话,清荷愣了下颔首道:“好。”她刚跟着安瑜进来时,已听见他们的话,没想到今日竟是他那位已过世的爱妾的忌日,更意外的是,他竟然要亲自去上坟。

  以前侯府里也有几位爹的姬妾过世,但她就不曾见爹前去祭拜过。

  殷飒望向清荷,略略迟疑了下说道:“你没见过凤娘,还是留在府里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