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妻不如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安瑜有些不高兴他方才竟不理她,噘着嘴说道:“王妃嫂子很好看吗?为什么大哥一直看着她?”

  “啧,小丫头莫非是在吃醋?”陆迁出声调侃。他一向喜欢逗弄这位刁蛮的小姐,最爱看她被他气得直跳脚的模样。

  安瑜别过小脸,不想承认自个儿在吃嫂子的醋,“谁说的,我只是觉得王妃嫂子没有大哥以前纳的那个凤娘好看。”

  凤娘?听见安瑜的话,清荷一怔,他还另有姬妾?想起侯府里她爹纳了十几名姬妾的事,她心口一紧。

  她也要和娘一样,与那么多人共享一个丈夫吗?

  但刚嫁进来时,静瑶曾替她打探,说除了她之外,他并没有其他的妻妾,为何会突然冒出这个凤娘来?

  殷飒眉头微皱,“凤娘己过世,再提她做什么?”凤娘是七年前纳的妾室,进门四年后病逝。之后,由于战事吃紧,他未曾再纳妾。

  见兄长脸色微沉,安瑜也不敢再说什么。

  石辅见状,出声告退,“王爷,属下去拟折子。”

  “末将也告退。”陆迁也跟着要退下,出去时不忘将安瑜一块拎走。

  清荷本也要离开,但殷飒叫住她。“玉蝶。”

  她停下往外走的步子,回头问:“王爷还有什么吩咐?”

  “方才瑜儿说的话,你别放在心上。”适才她听见凤娘的事时,怔愣了好一会儿,似乎很意外。

  “嗯。”她轻轻颔首。方才听他所言,这凤娘已不在人世,但她沉重的心情却没有减少几分,因为她突然意识到,这不代表他日后不会再纳妾……

  见她应了声后便离开,殷飒莫名的觉得有些烦躁。方才叫住她,分明还想再多说些什么,可在见了她略显冷淡的回应后,他竟有些不知该说什么了。

  她虽没说,可他就是能从她的神情中感觉得出来她心情不佳,而他该死的很在意……

  他想,也许该早点圆房,她才不会胡思乱想。

  ***

  殷飒是个处事明快果决的人,因此这夜,他一进寝房便宣告,“今晚咱们就补过洞房吧。”

  “可王爷的身子还未复原。”清荷很诧异。

  “我的身子己无碍。”为了证明自个儿没问题,他一把抱起她走到床榻边,将她放躺在床上后,便捧住她的睑,俯下身子吻住她那张樱唇。

  他的吻来得凶猛,就彷佛在攻城掠地似的,霸道而直接。

  她又羞又惊,紧闭着眼,屏住呼息,只觉得整个人彷佛要被他吸吮进他的口中,那教人无可拒绝的强势令她心尖发颤。

  她宛如浮沉在惊涛骇浪中,两只手只能无措的攀附他的颈子。

  半晌,他气息不稳的结束这个吻,浅褐色的眸眨也不眨的紧盯着此刻双颊若红霞的她,只觉得这一刻的她是世间最美的女子,那样牢牢的吸引住他的心神。

  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她,伸手解开她腰间的织带,同时出声道:“替我宽衣。”

  闻言,她粉颊羞得红彤彤,脑子里彷佛塞了团棉絮,软绵绵的无法思考,只知道遵从他的命令。她抬起手僵硬的为他解去腰带,因为紧张,动作有些笨拙,好一会儿才解开。

  ……

  在情事终于结束,两人陷入酣睡前,他捧着她的脸,怜爱的吻了吻她,这才拥着她,满足的与她一起沉入黑甜梦乡。

  清晨,守在寝房外的侍婢们没人敢进去打扰,因为昨晚睡在耳房的侍婢都隐约听见了呻吟声,自然明白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身为清荷贴身侍婢的静瑶端了一盆水,安静的侍立一旁,那张黝黑的脸孔微微逸出一丝笑容。

  她欣慰的想着,从小姐昨晚的呻吟声看来,王爷昨夜一定非常“疼爱”她。

  她记得夫人说过,只要能在床笫之间让夫君满意,自然就能得到夫君的宠爱。此刻内室里,是殷飒先醒过来,因为昨夜太卖力,他今天有些晏起了,看着窝在他怀里睡着的妻子,他咧开笑抬手轻抚着她酣睡的脸庞,眸里流露自个儿都没有察觉的情愫。

  感觉到脸有些发痒,清荷张开惺忪睡眼,觑见他,昨夜的记忆清晰回笼,她的粉颊蓦地涨红。

  昨晚她都不记得两人究竟做了几次。

  她是他名副其实的妻了。

  再休息了半晌,两人这才起身。

  没唤侍婢进来服侍,清荷红着脸低头穿自个儿的衣物,殷飒也自己动手穿衣。

  思及一事,他套上外袍,系上玉带后,对她说:“你带回来的那对兄弟,我打算将他们安置到英士堂去,你看可好?”见她还没穿好衣裳,他动手帮她拢上衣襟,扣上盘扣。

  “英士堂?那是什么地方?”她一脸疑惑。

  见她拿起织带要系上,他便接过为她系好。她的身段不纤痩,但也不胖,他觉得略显丰腴的她恰到好处。

  他解释道:“英士堂主要是为战场上那些牺牲性命的将士遗族所建的书院,在那里求学,既要习文也要习武。”

  听到他的说明,清荷颔首道:“好,那我去问问阿贵和阿富想不想去那里。”有这样的好地方,她相信他们兄弟俩会愿意去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