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妻不如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一路同妹妹说着话,来到院子前,殷飒望见站在圆月门前的清荷,眸里不自觉的荡过一抹笑意,朗声说道:“我回来了。”

  望着他,清荷脸上漾着一抹羞怯的笑,轻声回道:“王爷辛苦了。”

  点点头,他牵握着她的手,领着她一块走进屋里。

  跟在他身边的小安瑜突然认真说道:“大哥,我想我还是不当女将军了。”扎马步太辛苦了。

  他笑拧了拧她的鼻头,“就知道你这丫头没那个耐性习武。”

  安瑜讨好的将桌上的酥饼递给他,藉此转移话题,“大哥快尝尝,这是王妃嫂子做的,可好吃了。”

  “哦。”他望了眼清荷,看来她似乎与自己这刁蛮小妹相处得不错,他有些意外。但再细想,她那种温良的性子是应当会让自幼失怙的小妹愿意亲近的。接过醉饼尝了几口,他点头称赞,“味道确实不错。”怪不得能收服小妹的心。

  清荷倒了杯茶递给他,见他脸上透着倦容,关心的说:“王爷一路赶回来累了吧,要不先回内室歇会儿?”

  这时总管袁坚走了进来,向殷飒和清荷行了礼后,看向殷飒询问:“王爷,陆迁说您遭到利昌军暗算,手臂受了伤,要不要请大夫过府来瞧瞧?”

  “不必了,先前已请军医诊治过。”

  闻言,安瑜着急的问道:“大哥伤在哪里?我瞧瞧。”

  摸摸小妹的头,殷飒不在意的笑道:“只是一点小伤,不妨事。瑜儿,大哥先歇会儿,你出去玩吧。”

  快一个月没见,她本来还想同大哥说说话,但见大哥的脸色似乎真的有些倦乏,因此她乖巧的点头,“哦,那大哥好好休息,瑜儿晚点再过来。”说完她与袁总管一块离开。

  安瑜一走,屋里顿时安静不少。殷飒望向清荷,以往出征,他总是心无旁骛,但这次出征,心头莫名有了记挂,一心只想尽早结束战事,赶回王府。

  历经近一个月的鏖战,终于击败利昌军回来,看见她,他的身子虽疲惫,心情却是极好的。

  粗犷英挺的脸上扯开一抹笑,将她拉入怀中,“我记得咱们还有事没做完,嗯?”

  清荷怔了怔,瞧见他暧昧的神情,这才省悟他在说什么,粉颊蓦地涨红。他不会是想现在完成洞房那夜没做完的事吧。

  她羞赧的呐呐说道:“你、你才刚回来,不累吗?”

  “是有点累,待我养足精神,再补你一个洞房花烛夜。”他揉了揉她的粉颊,放开她,朝内室走去。

  不知是不是手臂受了伤的缘故,他觉得这次回来比往日还要疲累,身子格外沉重。躺上床榻后,一闭上眼,殷飒便昏沉沉的很快熟睡了。

  清荷走到床前,替他将被褥盖好,细细看着他的睡容。他浓眉虎目,器宇轩昂,想着这个伟岸男子便是她的夫君,她唇边噙着一抹温柔甜笑。

  她爹年轻时也称得上是美男子,但是比起来,她更喜欢殷飒的模样,觉得只有这样的男子,才算得上是顶天立地的大丈夫,是能依靠终生的人。

  思及他方才所说的话,她不禁又羞又期待。

  一想,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这次她一定会好好表现,把娘教她的全都使出来。

  ***

  殷飒这一睡,直到隔日下午才醒来。

  察觉到手臂有些异样,他抬眸看去,见到有人正低首在吸吮他先前中了毒镖的伤口。

  他皱眉,“你在做什么?”

  清荷嘴里含着他的血,一时无法回答。

  一旁的袁坚见状,代替她回答,“禀王爷,王妃在为您吸出毒血。”

  静瑶站在清荷身旁,将手里的铜盆端到自家主子面前,“小姐,您快把毒血吐出来,漱漱口。”

  “为何王妃要替我吸毒血?”刚醒来的殷飒意识还有些昏沉,不明所以的问。

  袁坚解释,“打您昨儿个睡下之后,已昏睡了大半天,唤都唤不醒,先前请大夫来瞧了之后,说是因为您伤口的余毒没有清干净,才会昏迷不醒。但附在伤口上的残毒不好清,王妃才想用嘴帮您吸出来。”也因此,他心中对这位新王妃打从心里敬重起来。

  闻言,殷飒望向将毒血吐出来、漱了口又打算过来吸他伤口的清荷,他抬手阻止她,“够了,别再吸了,万一你不慎将毒血吞进腹中,岂不是要跟着中毒?”

  清荷朝他温笑道:“那我保证会将血吐出来,不会吞进去,再吸一次应当就差不多了。”

  她说着,抬起他手臂,俯下嘴便开始吸毒血。

  他浅褐色的眸子深沉的望着她。

  她柔软的唇瓣贴在他的手臂上,用力吸吮着伤口,除了他的血被吸进她的口中,他觉得彷佛还有什么也随着血液一块流了过去。

  胸腔涨满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暖意,他突然间很想将她紧紧拥入怀中。

  须臾,清荷抬起头,将口里含着的血吐到铜盆里,并接过静瑶递来的水漱了口。她回头查看他的伤口,见伤处滲出的血都转为鲜红色了,这才放下心,抬起脸朝他露出一抹暖笑。

  “好了,毒血应当都吸出来了。对了,王爷昏睡了大半天也该饿了吧,静瑶,快把粥端过来。”

  他没出声,那双浅褐色的眼瞳一直静静凝视着她,在她端着粥喂他吃时,仍是眨也不眨的睇着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