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妻不如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清荷点点头,心头略略安心了些。

  彷佛想要求得保证,安瑜仰着小脸说:“袁叔,大哥一定能像以前那样,将那些可恶的利昌军赶跑的,对不对?”

  袁坚微笑道:“没错,小姐快回去歇着吧。”

  清荷牵着安瑜的手回到安瑜的寝房,也许是心头不安,安瑜一直拉着清荷的手,不停向她诉说自家大哥有多勇猛,能以一敌十、数次大败利昌军的英勇事迹。

  清荷心下觉得奇怪,不懂安瑜为何在听说那名婢女提到她大哥受伤的事之后,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即便在听到袁坚的保证后,仍是如此惊惧不安。直到夜里,安瑜又突然发起烧来,她过来照顾安瑜时,才明白原委。

  安瑜喝完药后,紧抓着清荷的手,一再地问:“大哥一定能打败利昌军,平安归来对不对?”

  “对,他一定会平安回来,你放心,快睡吧。”

  她仍睁着眼不肯睡,央求道:“我想去找大哥。”虽然袁叔说大哥只受了点小伤,可不亲眼看见大哥,她始终放心不下。

  “现下两军交战很危险。”

  “我不怕。”

  “可你去了只怕会让你大哥分心,还是别去了,先前袁总管不是说了吗,王爷已有退敌之策,不日就能击退他们,然后回王府。”

  “可是我好怕。”

  “你在怕什么?”她不解的问。

  安瑜终于哭了出来,“我怕大哥会同我爹和爷爷他们一样,这一去就再也回不来了。”她已经失去爹、失去爷爷、失去好几位叔伯兄长,她只剩下大哥了,她不能再失去他。

  清荷愣了下,想起数年前那场惨烈战事带走了泰半殷家子弟,连安瑜的爹也在那场战事中战死,如今殷府只剩下她和王爷,她定是害怕万一王爷也出事,偌大的殷家便只剩下她一个人。

  思及此,清荷心疼的将女孩拉进怀里,不停的柔声安抚,“王爷一定不会有事的,你不是说他是殷家子弟中最英勇的吗?他定能击败利昌军平安归来,不要再胡思乱想了,乖乖睡一觉,等明天醒来,也许就能听到好消息了。”

  “真的吗?”

  “真的?”清荷用力点头。

  这一夜,清荷一直陪着安瑜,温言软语的哄着她。

  经过这一夜,安瑜也终于对清荷卸下心防。

  两日后,前线终于传来好消息,殷飒率军奇袭,杀敌三万,利昌军连夜急撤百里。

  从那晚之后,安瑜开始亲近清荷,这段时日,每天都跟清荷撒娇,让清荷做甜食给她吃。

  不过对于清荷每次都将做好的糕点分一部分给阿富、阿贵两兄弟,安瑜有些不太高兴。这日,在清荷又要命人将做好的酥饼送去给两兄弟时,刚好被安瑜撞见,她立刻拦了下来。

  “这些全是我的,我才不要分给别人吃。”她娇嗔道。

  清荷试着同她说理,“他们两兄弟很可怜,打小就没爹没娘、流落街头,跟着年老的爷爷四处行乞维生,乞讨不到食物时,常常得饿肚子,夜里睡觉也没有温暖的大床可睡,只能睡在破庙里,还得忍受那些老鼠、蟑螂四处乱窜,有时甚至会爬到他们身上……”

  想像着那情景,安瑜急忙喊道:“够了够了,你不要再说了,我分给他们就是了。”

  正如袁总管所言,安瑜虽然骄蛮,但心眼并不坏,听见两兄弟同她一样没了爹娘,己心生同情,再听见他们以前的日子过得那么惨,便更加可怜他们。

  其实她只是不太喜欢那个叫阿富的家伙,每次瞧见她总是冷眼瞪她,还有那个叫阿贵的,有次还扯着她的衣袖,对她说“王妃姊姊是好人,你别欺负她”。

  哼,他们以为自个儿是谁,凭什么这么对她说话?

  再说她哪里有欺负王妃嫂子了,她只有一次在王妃嫂子的茶里掺辣椒水,之后就没再做别的了,而且上次她摔下树的事,她也大人大量的原谅王妃嫂子了。

  清荷微笑着吩咐婢女将酥饼送过去给阿富、阿贵兄弟俩。经过这段时间,她已看出来这位小姑的心肠不坏,有的顶多是大小姐脾气。

  “王妃、安瑜小姐,王爷回府了。”一名婢女笑盈盈的进来禀报。

  “大哥回来了!”刚咬了口酥饼的安瑜兴奋的跳起来,迅速跑了出去。

  清荷圆润的脸上也漾满欣喜笑意,她下意识的拢了拢头发,走到圆月门前翘首引领。

  片刻,她终于看见殷飒朝这里走来。

  他身边跟着的安瑜正抱着他的手臂,叽叽喳喳的在同他说着话。

  “我就知道大哥一定能将利昌国那群可恶的蛮子给打得落花流水,以后等我长大了也要同大哥一样上战场,将他们杀个片甲不留,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再来侵犯咱们。”

  殷飒不着痕迹的将她的手往下挪了挪,不去压到他手臂上的伤处,一边揶揄道:“先前我不是听你说想嫁给皇上当皇后,怎么现下又想当女将军了?”

  “王妃嫂子说皇上有好多好多妻妾,我不嫁皇上了,我要当女将军,保卫咱们南疆。”这是她刚刚萌生的志向。

  他调侃道:“那你可得从现在开始习武,这样吧,每日先扎两个时辰的马步。”

  “两个时辰啊……”安瑜皱起眉,开始认真思索要不要更改志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