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妻不如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安瑜疼得整张漂亮小脸都皱了起来,气恼的推开她的手,“都是你咒我,我才摔下来,不要你假惺惺,走开!”她把自个儿摔下树的事全都归咎于清荷。

  静瑶不满她对自家主子这么无礼,张口想说什么,清荷抬手阻止她,并吩咐几名婢女,“你们快将安瑜小姐送回房,一个人去叫总管请大夫过来瞧瞧,看有没有伤着哪里。”

  “是。”一名婢女抱起安瑜,另一人则去通知袁总管派人请大夫。

  不久,袁总管领着大夫来到安瑜的寝居,查看后,虽然安瑜的后脑勺肿了个包,腿也扭伤了,背后还有些瘀青,但都只是外伤,并没有大碍。

  大夫留下消肿去瘀的药膏,嘱咐婢女为安瑜檫上,并开了几帖药。

  总管袁坚送大夫出房门时,清荷急忙上前关心。

  “袁总管,安瑜的伤要紧吗?”她方才没跟着进房,因为安瑜一看见她,便生气的叫她走。

  “都是些皮外伤,没什么大碍,请王妃放心。”袁坚恭敬的答道。

  “她从树上掉下来的事,我……”她想解释什么,但话还没说完,便让袁坚打断。

  “王妃不用自责,是安瑜小姐自个儿顽皮爬到树上,还拿弹弓乱射人,待王爷回来,属下会如实禀明王爷。”方才他已问明下人事情的经过。

  闻言,清荷暗暗松了口气,向他道谢,“多谢总管。”

  她才刚嫁来两日便发生这样的事,虽然不是她亲手将安瑜推下树,但安瑜是在同她说话时失足跌下来的,若是不明事理的人也许会同安瑜一样,认为是她的错,因此在听见袁总管这么说时,她心头不禁又感激又松了口气。

  “这是属下应当做的,王妃不用这般客气。”拜堂成亲那日,他瞧见王爷脸上挂着笑容,便心知王爷对这位王妃似乎很满意,他自然不会怠慢她。

  接着,袁坚好意再道:“安瑜小姐自幼失怙,加上王爷平日忙碌,无暇管教,造成她的性子有些骄蛮,但其实她的心地不坏,若是王妃有空,可以多关心关心她,教导她一些做人做事的道理。”

  “好,我会多照顾她的。”清荷颔首答应。

  当天夜里,安瑜便发了高烧。

  下人急忙禀告袁坚,袁坚派人连夜请来大夫,大夫看过后说是受了惊吓,加上伤处发炎,才会发烧。大夫诊治过后,交代小心照料,今夜便能退烧。

  送大夫出府后,袁坚派人去告知清荷这事,得知此事,清荷连忙赶来安瑜的寝房。

  见安瑜因高烧,难受得即使在昏睡中也频频扭着身子,睡得极不安稳,又想起她自幼失去双亲的事,清荷不免怜惜她。

  “今晚我留下来照顾她吧。”清荷低声说道。

  “那就劳烦王妃了。”袁坚细长的阵子里闪过笑意。他之所以差人去通知王妃这事,便是想藉由此事,好让她们姑嫂能亲近些。

  若是王妃无心改善与安瑜小姐的关系,那也就罢了,若她有这个心,便会把握住这个机会,而王妃果然不负他的期望,主动应承了照顾安瑜小姐之事。

  不久,袁坚离去后,清荷也让跟来的静瑶去歇着,起先静瑶不肯,执意要陪着她,在她几次劝说下,才肯回去。

  清荷替安瑜换了额上敷着的湿布巾时,才发现她紧蹙着双眉,似乎是被恶梦困住,神色不安的喃喃呓语着什么。

  靠近凝神细听,清荷才听清楚安瑜嘴里的呓语——“爹、爹,瑜儿好想您,您不要丢下瑜儿一个人,您回来、快回来,您别不要瑜儿……”

  听见她喃喃喊着她爹,清荷心疼的上前拍抚她的背轻声哄着,“你爹不会不要瑜儿,他最爱瑜儿了,你乖。”

  “瑜儿很乖,爹,您回来看看瑜儿……”

  见她在梦里仍声声呼喊着亲爹,那孺慕之情令清荷忍不住为之鼻酸,她爬上床轻抱着女孩,柔声哄道:“你爹去了别的地方,暂时无法回来看你,但总有一天你会再见到他的。”人总有一死,等到那天来临时,便能再相见了,所以活着的人不必牵挂。

  清荷不停的轻哄着安瑜,揉抚着她的背,直到睡梦中的安瑜眉心渐渐舒展开来,小脸不再紧皱着,呼吸也平稳下来。

  就这么抱着她,清荷不知不觉也睡着了。

  翌晨,已退了烧的安瑜先醒过来,张开眼见清荷竟睡在她身边,漂亮的小脸先是一愣,接着气呼呼的摇醒清荷。

  “你怎么会睡在我床上?”她嗔问。

  清荷缓缓醒来,眨了眨眼,见她醒了,先抬手探向她的额头,发觉昨晚的高烧己退,不禁露出笑容解释,“昨夜你突然发高烧,我过来照顾你。”

  安瑜不悦的伸手推搡着她,赶她下床,“谁要你照顾,你给我下去,我的床不准你睡。”

  没计较她的无礼,清荷下床,面带关心的问:“你身子可还有哪里不适?”她嗔瞪着她,丝毫不领她的情,“不用你管。哼,你昨天害我摔下树,现下还来假惺惺做给谁看?”指着对方的鼻子,她一脸骄傲的说:“我告诉你,你别嚣张,以后等我长大了,我要嫁给皇上,再让皇上下旨把你休了,赶出王府。”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