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妻不如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安瑜小姐是谁?”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清脆笑声,一名约莫九岁的漂亮女孩,两手把玩着垂在胸前的两条辫子,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女孩脆嫩的嗓音得意说道:“怎么样,本小姐特制的辣椒茶好喝吧,王妃嫂子?”说完,她仰起下颚,用挑衅的目光斜睨清荷。

  以前在侯府受那些兄姊弟妹们的欺负也就罢了,清荷没想到来到这王府,竟然连个小丫头也想捉弄她。

  不过也亏得以前她受过不少比这更严重的欺凌,跟那些欺凌比起来,这杯茶根本不算什么。

  觑向她,清荷丝毫没有被她那得意扬扬的表情给惹怒,温笑着问:“你就是安瑜小姐吗?”女孩方才唤自己王妃嫂子,看来这应是夫君的妹妹吧。

  “没错。”

  “多谢你特地为我调制的辣椒茶。”清荷脸上仍一派微笑。

  “你为什么要谢我?”她可是存心整治,对方居然还谢她?这人是傻瓜吗?

  “这茶虽然有点辣,但也不是太难喝。”这小丫头算是她的小姑,她不愿因为这件事而惹得彼此不快。

  “咦,真的吗?”安瑜好奇的走过去,端起茶来喝了一口,但茶一入口她便吐了出来,气愤的指着清荷的鼻子骂道:“你骗我,明明就很难喝!你太可恶了,你是不是想仗着自个儿是王妃,就想在王府里随便欺负人,作威作福?”

  见她年纪虽小,性情却如此刁蛮,静瑶不满的出声,“分明是你故意拿辣椒茶欺负我们小姐在先,你可别恶人先告状。”

  安瑜不悦的瞪向她,“你说谁是恶人?”

  清荷急忙缓颊,“静瑶是失言了,你别怪她。我方才并没有骗你,我真的觉得这茶不难喝,只是辣了点。”

  “哼,你要真觉得不难喝,那你就把它喝完了给我瞧瞧。”别以为她年纪小就想欺骗她。

  “好。”清荷毫不迟疑的端起茶。

  “小姐!”静瑶见主子真的端起那杯茶要喝,焦急的阻止,“让奴婢代小姐喝吧。”

  知道静瑶是不想她吃这亏,但清荷仍避开静瑶伸来要取走茶杯的手,笑着安抚,“放心,我刚才是因为茶有些烫才吐出来,这茶真的不难喝。”说着,她饮下一口茶,神色自若的吞下去,接着将几口茶都给喝完。

  她将空杯子递给安瑜看,“喏,你瞧,我喝完了。”因为娘爱吃辣,因此她打小就吃辣,这茶虽然很辣,但她勉强还能承受。

  见她真的全喝光了,安瑜皱了皱鼻子,想挑毛病,一时却无从挑起,最后哼了一声,掉头离去。

  其实是有下人说大哥娶妻,以后只会疼爱他的王妃,不会再像以前那样疼宠她,因此她才会特地过来下马威,想让这个王妃嫂子知道她可不是好惹的。

  她一走,静瑶赶紧倒一杯水给清荷。“小姐,快漱漱口。”那茶她方才也饮过一口,知道极辣。

  清荷喝下水,冲去口中的辣味后,抬起脸,见静瑶神色严肃的皱着眉,她笑了,“我没事,你不要担心、。”

  见主子似乎真的没事了,静瑶冷冷望向端茶来的那婢女质问:“这安瑜小姐是王爷的什么人?”

  那名婢女答道:“安瑜小姐是王爷叔父的女儿,她爹在几年前利昌国大军来袭时战死,娘亲早在她出生翌年便过世,王爷怜惜她无父无母,因此一向很疼她,加上自小相处,两人以兄妹互称。”

  “日后若她再让你拿什么来给王妃,你不准再帮着她,否则若是王妃有个差池,唯你是问!”静瑶严厉的警告她,而这些话同时也是说给屋里其他婢女听的。

  小姐身边只有她一个人,她得小心护着,不能让人欺负到小姐头上。

  那婢女闻言有些不满,大家一样都是下人,静瑶凭什么这么责备她,因此都没吭声。

  清荷知道静瑶这么说是为了帮她镇住这些下人。自幼在侯府长大,府里勾心斗角的事她看得多了,虽学不来那些手段,但多少也明白一些事理,瞟见屋里的几名婢女似乎对静瑶有些不服,想了想便开了口。

  “静瑶服侍我很多年了,她就像我的姊姊一样,我希望日后大家也能像姊妹般和睦相处,你们说好吗?”她这番话表明了她对静瑶的器重。

  那些婢女们一听哪还不明白她的意思,几人暗暗互觑了眼,同声应道:“奴婢们明白。”

  翌日晌午,清荷与静瑶带着几名婢女刚从屋里走出来,想在王府里四处逛逛。但刚走出来,静瑶便吃痛的捣着脸。方才有什么东西打到了她的脸,下一瞬,她发现连续有几颗石子朝她射来。

  见状,清荷急忙站在她身前,要为她遮挡,并同时抬头梭巡,看是谁在朝静摇扔石子?须臾,她发现是安瑜爬上不远处的一棵树上,并手持弹弓朝静瑶射来石子。

  见静瑶被人这么捉弄,一向好脾气的清荷忍不住有些动怒了,她抬起头,蹙眉质问:“你为何要拿弹弓射静瑶?”

  安瑜义正词严的大声指责,“我听说她欺负其他婢女,她是坏人,所以我要教训她,让她知道咱们王府里的下人,可不是让人随意欺负的。”她其实更想射的是王妃嫂子,但又怕万一真打伤了她,会被大哥责骂。

  “这话你听谁说的?静瑶从来不会欺负人。”见她站在树上,风一吹,身子摇晃了下,担心她会跌下来,清荷赶紧劝道:“你快下来,小心别掉下来了。”

  “我才不会掉下去。”她才刚说完这话,突然刮来一阵秋风,吹落几片黄叶,一片叶子落在她鼻子上,她抬手去拨,冷不防脚底一滑,接着便在惊恐尖叫声中摔落地上,幸好这树不局。

  清荷急忙奔过去想扶起她。“摔疼了哪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