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妻不如窃 >  上一页    下一页


  伫立一旁的静瑶,见主子蹙着眉,咬着唇瓣,两只手绞着绣裙,便猜测主子是在为洞房之事紧张,她想了想,连忙劝慰,“待会小姐只要照着夫人所教的来做就好了,无须多虑。”夫人在教小姐闺房之事时,她也在一旁听着,其实都听全了。

  听见静瑶的话,清荷羞赧的瞟她一眼,嘟囔道:“等你日后成亲了,也是要做这些事的,届时瞧你会不会这么轻松。”

  静瑶没说什么,心里却想着,她不会成亲的,她要一辈子伺候小姐。

  守在喜房门前的数名侍婢看见殷飒进来,连忙屈膝福身,“王爷金安。”

  “嗯,你们都退下吧。”他挥手屏退屋里的丫鬟们。

  喜婆和静瑶也跟着退下。

  顷刻间,喜房里只剩下清荷与殷飒。

  见他一步步朝自己走来,清荷的粉颊忍不住爬满红晕,呼吸也因为紧张而变得不稳急促。

  他抬起她的脸,英挺的面容咧开一抹笑,打量起他的新娘。

  圆润的脸庞、黑亮的双眼、秀气的鼻子、略厚的唇瓣,组成一张秀雅可爱的容貌,称不上艳丽,却让他越瞧越满意,不禁俯下脸含住那张樱红色的唇。

  她圆黑的双阵有些无措,睁得大大的瞪着他,身子僵硬得动也不敢动。

  看见她眸里的不知所措,他莞尔的低笑了声,离开她柔软的唇,并抬手覆住她的双眼。

  “把眼睛闭起来,别这样瞪着我看。”

  “为什么要闭眼睛?”她不明所以的问,看不见会让她更不安。

  “因为你这样一直看着我,让我想笑。”

  “这样很好笑吗?”

  “嗯。”他再次吻上她的唇,这次不仅是轻吮,而是撬开她的齿关,深深的吻着她,用舌头勾缠逗弄着她,舔吮着她。

  她的檀口被他的唇舌强势霸占着,恣意的予取予求,当他的舌头缠上她时,她觉得背脊窜过一阵麻栗的感觉,她紧闭着眼不敢张开,神智宛如第一次饮酒般有些醺然。

  殷飒已有些情动,她乍看像个可爱的小包子,但品尝起来却是上等的醇酒,让人忍不住想进一步撷取更多。

  他一边吻着她,一边动手褪去她的嫁裳。

  当他终于离开她的唇瓣时,清荷急忙张口喘息着,猛然间察觉身上一凉,她垂首一看,才发觉嫁衣己被脱去,胸前只剩下一截抹胸,她抬首望向殷飒。

  他身上的喜袍也脱去了大半,见她看着他,他扬唇笑道:“娘子可是要为夫宽衣?”

  “我、我……”她害羞得答不出话来,连忙爬上床榻,扯过喜被将自个儿藏了瞧见她娇羞的反应,殷飒朗笑出声,脱去衣物后跟着上床榻,并掀起被褥,猛然抱住他的新娘子,两手不安分的在她身上恣意抚摸揉捏着,惹得她娇呼连连,也逗得他畅笑出声。

  羞红了脸的清荷终于察觉他是故意的,接着想起娘先前教她的那些事,她试着伸出手朝他的身子摸去……

  门外陡然响起一阵叩门声,紧接着传来陆迁的粗嗓高喊——“王爷,不好了,利昌国突然大军压境!”

  被他这一喊,殷飒不禁咬牙切齿、两眼冒火,恨不得冲出去宰了这胆敢破坏他洞房花烛夜的家伙。

  但听见陆迁喊的话,他的理智瞬间浇灭了欲火,他捡起衣物飞快穿上,大步走到房门前,拉开门板。

  看见主子铁青着脸,恼火的瞪着自己,一副恨不得将他痛揍一顿的样子,陆迁赶紧撇清,“不是属下要来打扰王爷的洞房花烛夜,是方才边关快马来报,利昌国集结了十万大军,已来到边关,正在猛烈攻打我们前方的要塞。”

  听见如此紧急的军情,殷飒迅速敛去脸上的怒容,沉声下令,“通知各部,即刻整军前往边关支援。”胆敢在他的洞房花烛夜来犯,他若不把这些利昌军杀个片甲不留,消不了这口气。

  “属下遵命。”陆迁行了个礼,便掉头离开。

  殷飒也回房换上自个儿的银色战甲,提起惯用的长刀。

  见他要出去,已穿上衣裳的清荷轻声道:“王爷要走了吗?”她听见了他们方才的话,知道利昌军犯境的事,不免担心。

  他回头丢下一句话,“等收拾了那群不长眼的利昌军,我马上就回来。”

  圆黑的双眸注视着他,她颔首,认真说道:“嗯,我等王爷回来。”

  他咧唇一笑,这才大步走出去。

  在殷飒离去后,清荷一夜未眠。

  她没有想到利昌军会在这时来犯,让她在洞房花烛夜只能独守空闺。

  清晨起身后,因为公公婆婆都已仙逝,无须向长辈请安,因此她先去看了阿富、阿贵两兄弟。阿富、阿贵就是她带回来的那两个小乞丐,得知总管妥善安置了两人后,她这才放心回到寝院。

  静瑶一直默默随侍在她身边,看她早膳只吃了半碗便吃不下了,心知主子是在担心昨晚出征的赤王,连忙安慰道:“小姐,王爷一向威猛善战,几次迎上利昌军皆胜,这次定也能大败敌军,平安归来。”

  “嗯。”她轻轻点头。

  这时一名婢女端了杯茶走进来,“王妃请用茶。”

  接过茶,清荷掀起杯盖,饮了口茶,随即吐了出来,“好辣!”

  一旁的静瑶见状,端过她手中的茶也饮了一口,嘴里登时传来一阵麻辣感,她横眉怒斥那名婢女,“大胆,你竟敢在茶里掺了辣椒来捉弄王妃!”

  那婢女顿时吓得跪了下来,“奴婢不知这茶里掺了辣椒,求王妃恕罪。”

  “这茶是你沏来的,你怎会不知?”静瑶喝问。

  那名婢女急忙道:“这茶是安瑜小姐命奴婢送来的,奴婢真的不知道茶里掺了辣椒。”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