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妻不如窃 >  上一页    下一页


  找了一整天,都找不着静瑶和赤王他们,她心想他们定是在昨夜的大火中离开了,因此她打算前往南疆找他们。不过她很疑惑,为何他们离开时没叫上她一块走?

  “不乞讨?咱们没钱就要饿肚子了。”年纪较小的乞丐看着她,犹带稚气的嗓音天真说道。

  “不怕,我要找的人他很有钱喔,可以养活得了你们。”堂堂赤王,定然比她爹还要有钱,因此她盘算着,等到了赤王府,她便要求赤王收留他们兄弟俩,这样一来他们就无须靠乞讨维生了。

  小乞丐很喜欢这个买包子给他们吃的姊姊,见兄长没应声,连忙拉着他的手撒娇。“哥,我们就跟姊姊一块去南疆吧,好不好?”

  年纪较长的乞丐低头想了想,须臾,才点点头,“好吧。”

  “太好了。”清荷那张布满黑灰的脸笑得眸儿弯弯。

  “那姊姊今晚先跟我们回破庙住一晚,明天咱们再出发。”小乞丐兴奋的拉着她的手,想带她回他们的栖身之地。

  看到这里,殷飒举步上前拦住他们。

  抬头看见是他,清荷先是一愣,接着满脸惊喜的叫道:“王爷,你怎么在这里?我找了你一整天了!”

  不知为何,见她脏兮兮的脸上喜逐颜开,那笑容莫名勾动他的心,他竟生起一股想揉揉她那张圆脸的念头,素来锐利的眸子也不自觉柔和了几分。

  “你昨晚上哪去了?为何没有跟上来?”他语气有些不悦。

  “昨晚我哪儿都没去呀,我见静瑶睡了,便也趴在桌上睡了,后来外头忽然很吵,我醒来时,四下都找不到你们,你们去哪了?还有静瑶呢?”

  听见她的话,殷飒确定果然是自个儿进房间带走那丫鬟时,忽略了趴睡在桌上的她,脸色不禁微微一僵,但也没多做解释。

  “静瑶先与陆迁前往南疆,我来接你过去。不过现下天色已晚,我们先在客栈暂歇一宿,待明日再上路。”她这身脏污也要先洗洗,再换件干净的衣裳。

  清荷没再追问下去,倒是指着乞丐兄弟说道:“我想带他们两兄弟一块到南疆,可以吗?”

  殷飒瞅了兄弟俩一眼,方才的事他都瞧见了,对她这善心的行径倒也没意见,颔首便答应。

  待殷飒带着清荷几人来到会合的客栈时,那两名各接了指令的侍卫也回来了,众人便在客栈落脚。

  翌日一早,殷飒站在马旁,准备扶清荷上马,为了赶路,他没特地寻马车让她乘坐,而是打算亲自载她返回南疆。

  清荷以往出入不是乘坐轿子便是马车,这是头一回骑马,心头有些紧张,她小心翼翼的跨上马鞍,不想随即有一双手扶在她腰间,将她推上马背。

  还没坐稳,紧接着身后便覆上一具温热的身子,环在她身侧的手臂扯动缰绳,马儿便开始走动了。

  马一走,没防备的她轻呼一声,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后靠,偎向身后的殷飒。

  也许是察觉到她的惶恐,他环在她身侧操控缰绳的双臂略略收紧一些护住她。不久出城后,他便策马奔驰。马一跑起来,她随即脸色发白,一忍再忍,最后还是忍不住回头说:“王爷,我、我能不能坐到后面去?”

  马儿越跑越快,她两只手没地方可攀着,觉得自个儿彷佛随时要掉下去似的,很害怕。

  看出她有些恐惧,他却莫名的想逗逗她,刻意说道:“你不用担心会跌下去,我会护着你,再说你坐在前方还能为我挡风。”

  闻言,她愣了下,接着点了点头,竟是认同了他的话,“你救了我和静瑶的命,为你挡风是应该的。”这风刮得确实让人生疼,若是自个儿能帮他挡些风,她愿意继续忍住坐在他身前的恐惧。

  见她居然把他的玩笑话当真了,喉头忍不住震动出一声低笑,他拉过身上披着的大氅,将她密密围住。

  “这样还会害怕吗?”

  大氅将两人圈在一块,也不知是不是她顾着脸红害羞,她还真觉得没那么怕了。她朝他摇摇头小声说:“好像不怕了。”似乎连迎面刮来的、沁着秋意的冷风也没那么难以忍受,只是胸口评评评跳得好快。

  见她整张脸布满红晕,连耳朵都红彤彤,殷飒的心情莫名的极好,嘴角不自觉咧开一抹笑。

  他原本对皇上指给他的王妃没任何期待,但此刻觉得这丫头似乎挺有趣的,倒也不让他生厌。

  半晌,清荷渐渐适应了,心跳也慢慢回稳,想起什么,她出声问:“王爷,前日来袭击我们的那些人是谁?”

  “我也很想知道。”不过从前日在客栈里行刺他的刺客中,他隐约发现了些线索。即使蒙着脸,看不出身分,但有些习性是难以改变的,从他们拿着的兵器便可看出端倪。

  不过袭击迎亲车队的那些蒙面人,却是手持各种兵器,让他无法瞧出什么,因此无从确定这两批人是否为同伙。

  倘若是,那么主谋者的身分便呼之欲出了。

  清荷低头想了想,接着睁大眼说:“我知道他们是谁了。”

  他垂眸望着她,“喔,他们是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