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妻不如窃 >  上一页    下一页


  昏暗的房里只点了盏油灯,清荷坐在床榻边,见静瑶睡得很沉,倒放心了些。她替静瑶掖了掖被褥后,便坐到桌前,想起先前见到的赤王。

  打他将静瑶抱进马车,一路来到客栈后,她便没再见过他。

  她曾听说赤王殷飒十分勇猛、骁勇善战,屡次将来犯的利昌军打得落花流水,因此她一度以为赤王肯定长得就像虎熊那般魁梧高壮。

  事实上他也确实生得健硕高大,但是他身量颀长,并不像虎熊那般粗壮,且面容粗犷英挺,只是那双淡褐色的眼瞳盯着人看时,会让人觉得彷佛被猛兽盯住一般,令人有些畏惧。

  想到这样威风凛凛的男子就是她要嫁的夫君,她心头隐隐泛起了一丝期待,唇瓣有些羞怯的轻抿着。

  啊,她想起来先前忘了什么事了,她还没告诉他,自己才是要嫁给他的新娘子。

  等明日有机会再说吧。

  然而就在夜半时分,客栈起火了。

  殷飒一脚踹开房门大步走进来,看见在床榻上沉睡的人,不由分说抱起人便走,走得太匆促,以至于没留意到趴伏在桌上熟睡的清荷。

  片刻后,清荷才被外头的叫嚷声惊醒,她睁开惺忪睡眼,赫然发觉四周陷入一片火海,吓得她赶紧走到床榻想唤醒静瑶。

  不料,来到床榻前,却发现榻上空无一人。

  她慌张的在房间里找遍了,仍没见到人,瞅见窗子都烧起来了,房门则是开着的,她心忖静瑶也许先出去了,便拉起衣袖掩着口鼻,也赶紧离开。

  来到厢房外头,只见客栈里乱成一片,不少人四处逃窜。

  “静瑶、静瑶,你在哪里?”清荷一边避开着火的地方,一边寻找静瑶。

  四处弥漫的浓烟呛得她咳嗽不止,橙红的火焰彷佛恶魔般吞噬着整间客栈。在她离开厢房不久,整座客栈便宛如烧得通红的火炉,浓烈大火烫得让人再无法接近,原本帮忙打水救火的人,也不得不放弃,开始往外奔逃。

  清荷想找赤王府的人帮忙找静瑶,才发现她没见到任何一个赤王府的人。

  最后,她被逃跑的人一路推着逃出了客栈,回头看着漫天火光,茫然的想着赤王府那些人都上哪去了?为什么连静瑶都不见了?

  红日西沉,倦鸟归巢。

  清荷按着饥肠辘辘的肚子走在街道上。她很饿,从清晨到现在,她滴米未进,来来回回在街上找赤王府的人和静瑶,却始终找不到人,她实在是饿得再也走不动了。

  她在一摊包子摊前停下脚步,圆黑的双眸直勾勾望着刚蒸好的包子。

  卖包子的小贩抬头瞅她一眼,见她脸上沾着黑灰,那身粉色的衣裳也同样布满黑污,本不想理会她,但还是随口问了句,“姑娘要包子吗?一个包子只要两枚铜板。”

  她羞赧的摇摇头。昨夜匆匆逃出客栈,她没拿包袱,身上没钱,今早回去找包袱时,才发现客栈早被昨晚的大火烧成灰烬,她的包袱自然无法幸免。

  往前走了两步,她不经意抬头,看见前方有家当铺,脸上一喜。

  她虽没去过当铺,但听丫鬟们说当铺能典当东西换钱,她低头望着戴在手上的玉镯,原想拔下来典当,但随即想起这只镯子是她娘在她出嫁前一晚给她的,说是外婆传下的镯子,娘传给她,让她以后生了女儿再把镯子传给女儿。

  不,这镯子不能当。

  她失望的转身要走时,忽地想起什么,抬手摸了摸耳上的耳坠子,欣喜的停下脚步。

  这副耳坠子应该能换到一些银子吧,她赶紧取了下来,拿着耳坠子走进当铺。

  “我家小姐呢?”悠悠醒来,不见自家小姐,静瑶掀开马车前方的帘子,探头询问车夫。

  由于她一直处于昏睡中,完全不知昨夜客栈起火之事。

  先前驾驶马车的车夫己被杀,现下的车夫是由赤王府侍卫暂时充任,听见她的话,他一脸不解。

  “小的不明白王妃的意思?”

  闻言,静瑶着急说道:“我不是王妃,我家小姐才是,她人呢?”昨晚喝了汤药入睡前,她已从小姐那里得知是赤王带人赶来救她们,但昨夜她明明是睡在客栈里,为何此时醒来竟在马车上,而小姐却不在自己身边,她隐约觉得不对。

  “你说什么?你不是王妃?”侍卫吃惊的扬高嗓音。

  “没错,你快说我家小姐呢?她在哪里?”担忧主子的安危,她焦急的扯着车夫的手问。

  那名侍卫没回答她,而是急忙扯开嗓,朝前方骑在马背上的殷飒喊道:“王爷、王爷。”

  听见叫唤,殷飒调转胯下的马儿走到马车旁,“有什么事?”瞟见静瑶不顾仪态揪着那名驾车的侍卫,他浓眉微蹙。

  “王妃说她不是王妃。”侍卫赶紧将静瑶方才所说的向上禀告。

  听见他语意不明的话,殷飒一时不太明白,“你在说什么?”

  静瑶在一旁急道:“我不是王妃,我家小姐才是,她在哪里?”

  闻言,殷飒面露诧异,质问:“你不是王妃?那为何昨日你身上穿着嫁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