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妻不如窃 >  上一页    下一页


  清荷颤抖的嗓音从马车底下传来,“我是新娘子,她只是我的陪嫁丫头,你要杀的人是我,饶了她一命吧。”

  先前不断有箭射进马车里,不想被活活射死在里面,她和静瑶只好逃下车,匆匆躲进马车底下,且为了掩护她,静瑶的手臂还被射了一箭。

  闻言,静瑶急忙出声,“不,我才是新娘子,求你放了她吧。”

  “别争了,你们两个都要死,谁也活不了。”蒙面人冷酷的说道,见她们不肯出来,便在两步外的距离站定,拉弓搭箭,准备射杀两人。

  清荷紧握拳头,绝望恐惧的盯着那双黑色皂靴。她侧过头看见明明颤抖个不停,却还拚命爬前一点想挡在她身前的静瑶,随即红了眼眶,她握住静瑶的手,低声说道:“静瑶,来世我想同你做亲姊妹,你说好不好?”

  听见她的话,面无血色的静瑶缓缓回过头来,颤着唇张了张嘴,好不容易才挤出声音,“……好。”原先颤抖不停的身子在这一刻忽然镇定了,她紧紧握着自家主子的手,即便心知两人这次恐怕难逃一死了,但有了手上的温暖,也值了……

  就在两人以为在劫难逃时,陡然间听见砰地一声重物落地的闷响传来,两人定睛一看,只见前方一名蒙面人双眼暴瞠的倒卧在不远处,由于他面向着她们的方向倒下,因此躲在马车下的两人得以看见腥红鲜血从他被砍了一刀的颈子涌出,他旁边还掉落了一副弓箭。

  那不是要射杀她们的人吗?他怎么死了接着清荷更是骇然的张大眼,瞪着突然出现的一双淡褐色眼睛,那像是野兽般的眼睛,锐利得吓人。

  来人蹲低了身子,用他那双凛冽的眼瞳扫了她们俩一眼,说道:“你们可以出来了。”方才那一眼已足够让他瞧见她们两人其中一人穿着嫁衣,让他松了一口气。

  不知对方是谁,清荷不敢贸然出去。

  “你、你是谁?”她小心翼翼的问道。

  “赤王府的人。”殷飒站直了身子,抬头观望四周。那些蒙面人泰半都被他带来的侍卫给杀死了,剩下的几个被抓住后,都服毒自尽了。

  他浓眉有些不悦的拧紧,这人都死光了,便无法从他们嘴里追问出主使者。听见他的话,清荷脸上一喜,“赤王府?是赤王让你们是来救我们的吗?”

  “嗯。”殷飒应了声,但没有表明自个儿的身分。

  他先前递了折子给皇上,表示想亲自来到赤焰山迎接新娘,得到皇上的同意后,他遂带着一批部将前来。不料还是晚了一步,送嫁的队伍仍遭到劫杀,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的新王妃还未遭到毒手。

  清荷欣喜的侧过头,“静瑶,有人来救我们了,我们快出去。”

  静瑶朝她虚弱一笑,接着两眼一黑,昏厥过去。

  “静瑶!”她惊慌的唤道。由于躲在马车下,她搬不动静瑶,情急之中只好伸长手臂扯住那人的裤脚。

  “什么事?”殷飒垂下眼看着那只揪住他的手。

  “你能不能帮我把她扶出去?”

  闻言,殷飒再度弯下身子探向车底,先瞥见一双黑亮的眼睛布满了焦急之色,接着再望向一旁穿着红色嫁裳的女子。

  他伸出手一扯,将昏过去的女子拉了出来,抱至一旁。

  见状,清荷也急忙跟着钻了出去,觑见那人在为静瑶包扎手臂上的伤,她快步走过去。

  “她的伤要不要紧?”她满脸忧心,着急的问。

  殷飒简短的答道:“皮肉伤,死不了。”

  包扎好女子的伤,殷飒的衣袍又被扯住,他望向那双圆黑眼睛的主人。

  被他那双锐利的虎目一瞪,清荷胸口突地一跳,呐呐的出声,“方才……谢谢你的救命之恩,若不是你,我们恐怕己经被杀死了。”

  殷飒还没来得及开口,这时陆迁朝他走来禀报。

  “王爷,这些人八成是死士,一被抓到就服毒自尽,没留下一个活口。属下命人搜身,也没发现什么线索。”

  “让人收拾收拾,准备返回南疆。”

  “是。”临走时,陆迁瞥见旁边一身嫁衣、昏迷不醒的静瑶,惊问:“王妃她死了吗?”

  忙了半天,要是没救到王妃,这趟可就白来了。

  “没死,只是受了些伤。”

  “还好、还好,总算没白来。”陆迁庆幸的道。

  陆迁离开后,殷飒发觉有道视线一直盯着他,他垂下眼,就看见扶着新娘子的那名丫头满脸错愕又震惊的瞪着他。

  “你、你是王爷?!”清荷吃惊的问。她方才听见那人唤他王爷,而他先冃””自称是赤王府的人,那他不就是赤王了?!

  “没错。”她脸上那震愕的表情有些逗趣,他唇瓣勾起一笑。他一把抱起昏迷的女子,准备将人抱进马车里,回头见那丫头还傻愣愣的睁着那双圆亮眼睛盯着他,不禁开口道:“还杵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过来照顾王妃?”

  “……喔。”清荷回过神,温顺的走过去,隐约觉得自个儿似乎忘了什么事,但一时又想不起来。

  日落前,他们一行人赶抵附近一座城镇,找了一间客栈打算暂歇一夜。

  清荷与静瑶被安排在同一间厢房,不久前静瑶醒了,只是才喝了一碗汤药后,又昏睡过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