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妻不如窃 >  上一页    下一页


  侯爷先前有意要将清荷嫁给兵部尚书的三公子当填房,可那三公子却是个游手好闲的纨裤子弟,她舍不得女儿嫁给那种人。

  尤其女儿的性子温良和善,丝毫不像自己这般精于算计,在府里受了欺侮也从来不说,让她这个做娘的没少操心,所以在发觉玉蝶不愿嫁给赤王后,为了女儿的幸福,她便开始筹谋这一切,想让女儿成为赤王妃。

  想到什么,清荷担心的问:“若我代替玉蝶姊出嫁,日后有人发现我不见了该怎么办?”

  “这事娘和你爹自有打算,你不用担心。”届时随便找个名目便能搪塞过去。

  最后,为了不想让侯府因轩辕玉蝶私逃的事而获罪,清荷只能颔首答应代嫁。

  一直没出声的静瑶,忍不住用沙哑的嗓音问出心中的疑虑,“夫人,奴婢听说,皇上前后指了三位王妃给赤王,可是她们最后都死于非命,说是因为赤王命硬克妻,还有传言说,是赤王不想娶皇上为他指定的王妃,才会让新娘子都死于非命。您让小姐嫁过去,万一小姐也……”

  夫人先前不知何故命她这几日暗地里悄悄收拾小姐的随身物品,她原以为夫人要安排小姐远行,却没想到夫人竟是打算让小姐顶替五小姐出嫁。

  “那些都是道听涂说的传言,这事我问了侯爷,侯爷说那是有人阴谋陷害赤王,当今圣上十分英明,完全不信这样的谗言,才会再次指婚。再说咱们清荷出生后去批命时,那相士说了,清荷是福禄双全之命,没人能克得了她。”事关女儿的安危,这事她早就打探清楚了。

  不过也是因为这样的传闻,所以玉蝶才会不愿嫁给赤王而私逃,让女儿得了这个便宜。

  拉着女儿的手,七夫人殷殷叮嘱,“这次出嫁,皇上特地派了不少宫中护卫一路随行,有他们保护,娘相信你一定能平安抵达赤王府,只是万事还是要多小心。”也是因着这缘故,她才放心让女儿顶替玉蝶嫁过去。

  清荷乖巧的点头。

  “娘前阵子不是教了你不少讨人欢心的手段,你可要记牢了,等到了赤王府,你要想尽一切办法讨赤王的欢心,让他宠爱你,还要尽快怀个孩子,有了孩子便能有个依仗。还有呀,若是赤王有其它的妾室,你可别对她们太过纵容,要恩威并施,既要拉拢人心,又不能失了威严,让人爬到你头上去。”

  “嗯,女儿晓得。娘,以后您也别老算计府里那些姨娘们,同她们好好相处吧。”清荷劝道。

  她这一走,只剩下娘一个人,爹的宠爱也不知能有多久,她很担心,以前娘倚仗着爹的疼宠算计了那么多人,若是有朝一日爹不再宠爱娘了,娘该怎么办?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只要她们不来招惹娘,娘又怎么会吃饱撑着去算计她们。”她素来就是爱憎分明、有冤报冤有仇报仇的人,人家敬她一分,她也会敬对方一分,可人家若踩她一下,她定会加倍踩回去。

  七夫人最后嘱咐静瑶,“静瑶,这一路上可要保护好你家小姐,以后到了赤王府,记着多替小姐留点心眼,知道不?”

  静瑶躬身答道:“奴婢定会保护好小姐,请夫人放心。”

  南疆赤王府。

  “这皇上还真是不死心,死了两个,一个至今生死不明,他立刻又为王爷指了第四位王妃,若是这次送来的准王妃又在半途出了变故,岂不更落实王爷不满皇上指婚而暗害准王妃的传言。”陆迁不满的哼道。

  陆迁是赤王殷飒的得力部将,与殷飒同年,年庚二十三,虽长了一张斯文俊秀的脸庞,性情却是急躁耿直,一向有话直说。

  四王镇守于四方边陲之地,一旦有战事,便须率领守军力抗入侵外敌。

  这十几年来,其它三王那边都平静无事,唯独与南疆接壤的利昌国时常举兵叩关,意图进犯。

  利昌人慓悍骁勇,约莫在六年前,利昌大军倾巢而出进犯,军情紧急。一旦南疆失守,利昌军便能长驱直入危及大观王朝。

  前任赤王率领殷家子弟与南疆士兵浴血而战,在那一场大战中,殷家长子、三子、四子全都战死,士兵也伤亡惨重,最后靠着二子殷飒突围而出,反攻利昌军后方,才终于击退他们。

  但两年多前,利昌再度举兵来犯,这次前任赤王不幸战死。

  身为二子的殷飒接任赤王,两年多来,他守住了边界,屡次大败利昌军,使得利昌军的士气大受打击,因此近一年来利昌军未曾再大举进犯,只零星偷袭过几次。

  皇帝便趁着这一年南疆还算平和之际降旨赐婚,岂料,先后三次赐婚,新嫁娘竟无一人活着抵达南疆,导致各种流言四起。

  “听闻咱们皇上贤明,兴许是瞧出那是有人意图陷王爷于不义,所以这三次的婚事不是都没追究吗?”袁坚比陆迁年长数岁,身为王府总管,他性子较为圆融稳重,看事情也想得深远些。

  “王爷,这事您怎么看?”石辅是前任赤王甚为倚重的军师,前任赤王死后,转而辅佐殷飒。他年约四十许,一头斑驳白发为温文儒雅的脸庞添了抹沧桑。

  “皇上降旨赐婚,我不能抗旨不娶,不过这次若是再让人杀害了新娘,岂不是教人小觑了本王。”坐在桌案前的殷飒眉一扬,那张英挺粗犷的脸庞咧出一抹冷笑。

  他浓眉虎目,浑身散发出一股威凛的霸气,尤其那双浅褐色的眼瞳在睇住人时,会让人有股压迫感,不敢直视。

  见他似是已有盘算,陆迁满脸兴奋的问道:“王爷是不是有了什么打算?”

  殷飒没有回答,睐向石辅吩咐,“石叔,帮我拟道奏折。”

  由于都城距离南疆约莫八、九日的路程,为免耽误吉时,因此新嫁娘是坐在马车里赶路,这次迎亲队伍共有十四辆马车。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