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妻不如窃 >  上一页    下一页


  忠勇侯府。

  初秋时节,轩辕清荷在厨房帮忙腌咸菜。她是侯府的八千金,喜欢烧菜,尤其擅做各种甜食,闲暇时常会来厨房帮忙。

  收起几坛刚腌好的咸菜,一名厨娘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瞅着清荷说:“忙了一下午,八小姐快回去歇着吧,喏,这是您方才做的核桃酥,顺便带回去让七夫人尝尝。”

  八小姐是七夫人所生的女儿,打从十几年前七夫人被侯爷纳为妾室后,便一直得宠至今。这些年来,不管侯爷新纳进多少姬妾,七夫人从来都不曾失宠于侯爷,可见侯爷有多宠爱她。

  不过说到这个七夫人,府里有不少人都曾因为得罪她而遭到算计,因此府里的人都暗地里咒骂七夫人心狠手辣、毒如蛇蝎。

  然而八小姐的性情却与她这位手段厉害的娘亲截然不同,她心性单纯又善良,既不像她那个精明干练的娘,也不像暴躁严苛的侯爷,倒不知是像到了谁。

  清荷笑着应了声,“好,那我回去了。”

  清荷走回与娘亲所住的逢春阁途中,看见几名下人神色匆匆的经过,遇见她连向她请安、问候都没有,但她没有多想,以为他们是在忙明日玉蝶姊要出嫁的事。

  丝毫不知此刻府中早已乱成一锅粥,全因为明日要出阁的新嫁娘失踪了。

  这桩婚事可是皇帝亲自指婚,新娘子不见,事情可严重了。

  忠勇侯轩辕岱是当今圣上轩辕冈的堂叔,他的千金嫁给赤王殷飒也算门当户对。他妻妾十几人,有十八子十三女,但并非每个女儿都有资格嫁给赤王,只有他与大夫人所生的嫡女才有这等殊荣。

  因此皇帝指定由他嫡出的五女轩辕玉蝶嫁给赤王。

  今早下人发觉轩辕玉蝶不见踪影时,找遍了整座侯府都寻不到,这才急着禀明侯爷和大夫人。侯爷大怒,要下人里里外外仔细搜寻一遍,一定要将人找到不可。

  可新娘子失踪这种事又不能张扬,因此下人们只能暗地里悄悄寻找,不敢声张。

  而此刻的清荷浑然不知这件事将改变她未来的人生。

  回逢春阁的路上,经过一条小径时,她脚前陡然出现一条麻绳,她没留意,整个人被绊倒在地,两侧的树丛顿时响起窃笑声,就在她抬目望去时,躲在矮树丛后的几个人影早一溜烟的跑了。

  她没出声也没追去,而是默默站起身拍了拍衣裙。算了,这种恶意的捉弄已不知发生过多少次,今儿个只是绊了她一下,还算是轻微的。

  她看向手里盛着核桃酥的食盒,幸好盒盖仍盖得好好的,里头的核桃酥也没掉出来。

  回到逢春阁后,清荷将带回来的核桃酥摆在桌上,招呼屋里的几名婢女过来。

  “静瑶、娟儿、阿兰,这是我做的核桃酥,你们尝尝。”静瑶是服侍她的婢女,娟儿和阿兰则是伺候她娘的丫头。

  由于娘很得爹的宠爱,这逢春阁里光是使唤丫头就有六、七个。

  三人各拿了一块核桃酥吃着,吃了一口,娟儿便讨好的说:“八小姐做的这核桃酥真好吃,我差点连舌头都要吞进去了呢。”

  七夫人只生了八小姐这么个女儿,自然是很宠她,因此下人们也处处巴结讨好她。

  阿兰急忙附和,“就是,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核桃酥了。”

  因为七夫人的缘故,讨好的话清荷打小就听了不少。她心里清楚,虽说她做的甜食确实不差,但这是她第一次做核桃酥,即便不难吃,可也绝没有娟儿她们说的那么好吃。

  清荷又黑又圆的眼睛睇向静瑶,静瑶只是朝她点点头,没有说什么阿谀奉承的话。生得黑黑瘦瘦的静瑶素来寡言安静,等将核桃酥吃完后才评论。

  “有点干,但味道很香。”由于幼年时曾受过伤,因此她的声音有些沙哑。

  清荷弯唇笑道:“嗯,方大婶说我水加太少,下次多加一点就不会太干。”府里上下有两百多口人,但只有静瑶会同她说真话。

  下人们因为娘的缘故不敢得罪她,但她那些兄姊弟妹则因为娘的缘故没少欺负过她。

  幼年时不懂事,有次受了欺负,她哭着跑回来,娘问她怎么了,她老实告诉娘,不久之后,欺负她的七哥和九妹的娘就被爹赏了几巴掌,接着便将他们母子三人给撵出府,赶到了城外的别院去。

  这件事是她后来无意中听其它几位兄姊说起才得知——

  “看她一脸老实样,想不到竟跑去向她娘告状,害老七和九妹他们被爹赶出去。”

  “那贱人生的女儿怎么可能老实,我娘说她就同她那蛇蝎心肠的娘一样满肚子坏水,让我以后见着她得离远点,可别惹到她,否则还不知道会怎么被她害死呢。”

  “她跟她娘一定会有报应,她们不会有好下场的!”

  之后那些兄姊弟妹明着虽没再欺负她,暗地里却给她使了不少绊子,让她吃了不少亏,但后来她不管受了多少委屈,都不曾再向她娘说起。

  有次他们甚至害她失足跌落水井,差点溺死,她都没有吐露是谁暗中推她落井,只对娘说是自个儿不慎失足。

  随着年纪渐长,她知道娘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所以她把那些兄姊弟妹对她的欺负当成是在替娘还债。

  她心想一报还一报,他们欺侮她越多,她替娘偿还的债也越多,因此甘之如饴。

  因为不管怎么说,娘对旁人不好,但对她这个女儿却是打心眼里疼宠着。

  “清荷。”七夫人走进花厅,看见女儿,彷佛发生了什么好事,她眉眼间藏着掩不住的喜色。

  “娘,您回来啦。”清荷温顺的走过去扶着娘亲到桌前坐下,为她倒了杯茶,“娘,喝茶。”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