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凉凉当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刚走进寝殿里的夏侯皎听见他的话,沉沉的长叹一声,他不明白他话里的真意,以为女儿若是活不了,公冶澜也不想独活,愿随她而去,为他对女儿的痴情而感动。

  思及女儿流落在外多年,又饱受慕蓉莲母女的苛待,如今好不容易找回来,却在生死关头徘徊,不禁对她更加心疼和歉疚。

  他拍拍公冶澜的肩劝道:“你已多日没休息,先去歇着吧。”

  公冶澜双眼布满血丝,摇头,“臣想等她醒来。”

  见他如此坚持,夏侯皎也没再劝他,叹息一声,走了出去。

  发觉她的手越来越冰冷,公冶澜的俊颜罕见的流露出一抹惊惧,急忙唤来太医。

  太医赶紧过来为她诊脉,却发觉她全无脉息,再探向她的鼻息,面色一凛,脱口道:“公主她……去了!”

  “不!不可能!”公冶澜神情激切的推开太医,紧紧抱住她,嗓音嘶哑的在她耳边呼喊,“你回来,欢,你快回来,你答应过要与我成亲的,别丢下我一人,求你回来,回来——”

  欧阳欢走在一条很长的隧道里,隐约可以见到前方有光亮,但她走了很久很久,还是无法走到出口。

  她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浑浑噩噩地被一股力量牵引着往前走。

  “欢,留下来,别走、别走……”

  忽然听见后方彷佛有声音传来,但那嗓音很模糊,她听不清楚,因此回头想听仔细。

  就在这时,一道陌生幽冷的声音回荡在幽暗的隧道里,警告她,“快到了,别回头,等到了出口,你就可以回到原来的世界。”

  “可是好像有人在叫我。”她迟疑的停下脚步。

  “别管他,你不是一直想回去吗?只差几步就能回去了,走快点。”那人催促。

  她回头眺向另一端,总觉得那里彷佛有什么在吸引着她,心头有股莫名的不舍。

  “你要是回去,就再也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了。”

  “原来的世界?”她面露困惑,忽然发觉思绪一片空白,她似乎遗忘了很多事。

  “你现在在连接两个世界的通道里,再不往前走,你就永远无法回去了。”

  “欢,留下来、留下来,不要离开我……”

  她心头一悸,她又听见了,有人在呼唤她,“有人在叫我。”那声音悲凄得让人心痛。

  “别理他,快往前走。”幽冷的嗓音催促着。

  “等等,你先把话说清楚,你说那个原来的世界是什么?”她想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真是麻烦。”那人不满的叨念了声,简单的解释,“你因为某种原因,魂魄意外的从原本的世界去到了另一个世界,附在某个刚死去的人身上,我历经千辛万苦才找到你,现在正准备要把你带回原来的世界。”

  当初因为她踩到他的坟,对他不敬,为了惩罚她,他刻意让她摔下斜坡,谁知这一摔竟摔出了问题,她的魂魄阴错阳差被弹出体外,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

  因为他的因素而令她失了魂,导致他被阴差惩罚,在寻回她的魂魄前无法轮回转世,为此他找了好久,这才找到她。趁着那具身体原来的魂魄因为冤情冲天而强行还魂的空档,他赶紧引导被弹出来的她回归原来的世界。

  “是吗?”她怔怔的听着,隐约有些模糊的画面闪过眼前,可是一闪即逝,快得让她来不及捕捉。

  就在这时,她再次听见那个悲切得令她觉得心疼的嗓音,这次比先前几次都还要清晰——

  “回来,求你回来,欢,求求你回来……若是你真无法回来,就带我走吧,带我一起去,欢、欢……”

  那一声声饱含着深情的凄切呼唤声,震得她的心口阵阵发痛,她觉得有些难以呼吸,紧紧的按着胸口。

  陡然间,她眼前飞快的掠过一幕幕的画面,过往的情景蓦然间填满了她空白的记忆,最后定格在一张俊朗的面容上。

  那是……公冶澜!她想起了一切,是他在呼唤她,她下意识的往回走。

  “你如果回头,你在原来世界的那具肉体就会彻底死亡,再也不能回去了,你可要想清楚。”那具肉体现在是植物人的状态,她的魂魄若再不回归,就会真的死亡。

  闻言,她迟疑的定住了脚步,回头望着前方的出口,只要往前走,她就能回到二十一世纪,不用再过着没水、没电、没马桶、没各种电器可用的落后生活。

  而且那里还有她的朋友和同学们。

  她看看前方,再望望后方,一时踌躇不决,一边是她出生的世界,有她的亲朋好友,一边是落后的古代世界。

  能回到原来的世界,按理她应该兴奋得不顾一切往前走,可此刻,她竟如此难以抉择,迟迟无法迈开脚步果断的往出口而去。

  这一切只因为在那个遥远而落后的古代世界,有一个人紧紧牵动着她的心。

  这时,身后再次传来那撕哑悲痛的呼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