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凉凉当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待他离开后,公冶澜再拿起画像,看着画像上那对母女的眼神透着冷厉。

  端木阳将事情前后思忖了下,臆测道:“看来上次下毒和刺杀的事都是这对母女在背后主使,她们害怕圣上与欧阳姑娘相认,因此想加害她。对了,那耳环上的毒莫非也是她们指使的?”

  公冶澜收起两幅画像。

  “王爷打算怎么做?”端木阳好奇的问。

  “让她们俯首认罪。”他略带沙哑的嗓音比平时还低沉了几分。一再加害欧阳欢的人,他绝不会放过。

  听完公冶澜的话,欧阳欢愣了愣,“所以你的意思是,我才是真的公主?”

  “没错。”他将画像递给她,“画像上这妇人是你的养母,这是她女儿。”

  她低头看着画。

  公冶澜再说道:“你记下她们的模样,过两日我会带你进宫,与她们母女对质。”

  她眨眨眼,想像着那种场面,觉得好像很麻烦,不禁脱口说道:“算了,她想当公主就让她当好了。”公主什么的她不希罕,反正等嫁给他,她就是王妃,跟公主也没差多少吧。

  “你不想争,但她们却屡次想置你于死地。”提起这件事,公冶澜幽深的眼瞳掠过一丝冷冽。

  她很快明白他的意思,“你是说就是她们一再想害我?”

  “她们母女冒名顶替做了公主,自然不能容你活在世上,若一天不揭穿她们,只怕她们还会一再加害你。”

  为了小命着想,欧阳欢想了想点头道:“好吧,要怎么做你跟我说。”

  他将他的计划告诉她,听完她点头,“我知道了。”但不知为何,突然间有抹不安掠过心头,好似有什么事要发生。

  数日后,一切准备妥当,公冶烂带着欧阳欢进宫。

  “臣参见圣上。”

  “爱卿求见朕有何事?”

  “圣上请看。”他指向欧阳欢的耳垂,擦了老太医配的解药,她溃澜肿胀的部位已痊愈,左耳垂上那抹蝴蝶形状的红色胎记完好无损。

  夏侯皎细看一眼,微微眯起眼,“欧阳姑娘耳垂上的胎记,倒与公主身上的一样。”

  “圣上,臣带了一人进宫,能否请圣上宣召她觐见?”

  “爱卿究竟想做什么?”夏侯皎没有立刻答应,面色微沉。

  “有人犯下了欺君大罪,蒙骗了圣上。”

  夏侯皎面露讶色,再看一眼欧阳欢耳垂上的蝴蝶胎记,儒雅的面容顿时一凝,开口道:“宣。”

  内侍旋即领着一名妇人进来。

  “民妇拜见圣上。”那妇人抖着身子跪下,吓得低垂着头不敢抬起。

  公冶澜取出两幅画像递给那名妇人,“你认得出这两幅画像上的是何人吗?”

  妇人看了眼画像,点头嗫嚅的说道:“认得。”

  “那你告诉圣上她们是何人?”

  她指着母女俩站在一起的那幅画说道:“这是民妇的姊姊慕容莲,这是姊姊的亲生闺女兰儿。”再指着单独一人的那幅画,“而这幅画像上的则是姊姊的养女掏心。”

  公冶澜指向欧阳欢,“你说的掏心可是她?”

  妇人抬头一看,当场认出她,“就是她。”

  公冶澜接着将手上的两幅画递给内侍,呈给夏侯皎。

  夏侯皎一眼就认出画像上的三人,其中那对母女正是昭萱公主和她的奶娘,他还留意到画像上的昭萱公主左耳并没有那枚蝴蝶形状的胎记,而欧阳欢的画像上却有。

  方才公冶澜拿画给妇人指认的情形,他看得很清楚,脸色倏地一沉,指着画上的昭萱公主,厉色询问:“你说这女子是你姊姊的亲生闺女?”

  “是。”妇人颤抖的答道。

  夏侯皎下令,“来人,传昭萱公主与慕容莲来见朕。”

  不久,两人很快被领进殿里,慕容莲母女踏进殿中,看见跪在殿前的人,登时一惊。慕容莲极力稳住心头的惊骇之情,一边暗中示意女儿不要惊慌,两人双双上前行礼。

  “儿臣参见父皇。”

  “奴婢拜见圣上。”

  “慕容莲,你可认得殿下所跪何人?”夏侯皎眼神凌厉的觑向她问。

  他当时之所以会那么快就确认昭萱公主的身分,除了她身上的胎记和礼妃的那枚玉佩外,另一个原因就是慕蓉莲曾是礼妃的贴身侍婢,当年她与礼妃一块逃出宫,由她带着礼妃的女儿前来相认,可信度自然极高。

  她看去一眼,镇定的摇头,“禀圣上,奴婢不识得这人。”

  闻言,妇人吃惊的望着她,“姊姊,我是你妹妹月桃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