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凉凉当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这种种可能都该让他先了解才对。

  见他不出声,知道他此刻一定很震惊,欧阳欢想了想再说:“所以我们成亲的事,我觉得你还是再仔细考虑一下比较好。”

  “不用考虑。”他没有任何动摇的直视着她,略带沙哑的低沉嗓音吐出三个字,“我要你。”

  她胸口顿时充塞着一股热气。

  “那万一有一天我回去了,你该怎么办?”

  “去找你。”他不假思索的回答。

  很简单的三个字,却透着生死相随的意思,直接打进她的心坎里,欧阳欢动容得扑进他怀里,主动吻上他的唇,想将她此刻心里涌出来的那股汹涌的情愫传递给他知道。

  翌日一早,欧阳欢戴上皇后赐的那条珍珠项链,挽起的长发簪着珍珠发簪,耳垂上戴着一对珍珠耳环。

  身上穿着一袭嫩黄色的衣袍,挽起的长发露出优美白皙的颈线,发上、颈间和耳垂上那莹亮圆润的珍珠首饰令她多了分贵气,略施脂粉的清丽脸庞更添了抹艳色,这是她第一次如此盛装打扮,看着铜镜里的自已,都有些不太认得了。

  公冶澜过来接她,双眸在她身上停留了许久。

  “我这样打扮会不会很奇怪?”她不自在的抬手摸着戴着珍珠耳环的耳朵,不知道是不是不习惯,她觉得耳垂有些发痒。

  “很好看。”他称赞,牵起她的手,领着她往外走。

  坐进马车里,见她不停伸手去揉耳朵,以为她因为要见圣上心情紧张,他握住她的手安抚她,“别担心,不会有事。”

  昨日在得知她的来历后,他莫名的有丝不安,担忧她有可能会如她所说,不知在何时便回去了,因此下意识的紧握着她的手。

  “嗯。”她颔首。须臾,耳垂痛痒得令她受不了,她抽回被他握住的手想拿下耳环,但没镜子可看,她一时取不下来,只好求助他,“你帮我把耳环拿下来。”

  “怎么了?”

  “我觉得耳朵很不舒服。”

  公冶澜伸手小心帮她取下耳环,看见她耳垂上布满了一颗颗红色的疹子,急忙再把另一边的耳环取下来,那边也是同样布满密密麻麻的红疹,她左边耳垂上那枚蝴蝶的胎记,都被红疹遮住看不出来了。

  “怎么会这样?你的耳垂上长满了红疹。”

  她伸手抚摸耳垂,摸到上头那一颗颗的疹子,“可能是过敏吧。”以前她有过敏体质,一吃到海鲜类的食物也会这样长红疹,可能这种耳环也含有让她过敏的物质。

  “什么是过敏?”这词他没听过。

  “是指有些人体质比较敏感,吃到某些食物会像这样起疹子。”她以前还有同学不能戴金属制品的首饰,一接触到金属的部位就会痒得起疹子,她猜想这具身体可能就有这样的体质,才会戴上珍珠耳环就开始发痒。

  虽然珍珠不是金属,但为了让它能戴在耳垂上,背后镶上了金属的座台,好方便穿进耳洞里。

  “这严重吗?”他紧盯着她耳垂上的疹子,微微敛起的黑眸透着一抹担忧。

  “会很痒,但不至于致命,不要紧。”

  “待会见完圣上,我带你去太医那里看看。”

  “好。”

  不久,两人来到紫霞殿。

  站在夏侯皎面前,欧阳欢行过礼后,悄悄打量这个大煌王朝的皇帝,他面容儒雅,身上散发着一股雍容的贵气。

  “朕听说近来风靡都城的扑克牌和象棋是由你所创,这事可是真的?”这件事他是昨日才听端木阳所说,若是早知此事,他会更早宣她进宫。

  “是。”她脸不红气不喘的点头。

  “你是怎么想出这么有趣的玩意儿?”就连他也十分喜爱这些游戏,后宫的那些嫔妃更是以此为乐。

  “是民女作梦梦见的,醒来就将它记了下来。”她从容的回答。

  “你作的梦倒是挺新奇的。”

  “民女时常梦见一些稀奇古怪的事。”她早就想好,把一切都推给虚无缥缈的梦,就没人能再追究了。

  “朕听闻你先前在莱阳城里,与宁靖王的侄儿情谊也颇为深厚,时常形影不离,可有这回事?”他这话问得很尖锐,有暗指她脚踏两条船之意。

  公冶澜那日告诉他要成亲的消息时,他便立刻命人调查了女方的事情,很快有关欧阳欢的一切便送到了他手上,其中也包含了她与公冶遨的事。

  身为一国君主,他有雅量包含公冶澜,但身为一名父亲,女儿受了委屈,他想替女儿出出气,因此才刻意这么问,想令她难堪。

  听见圣上意有所指的话,公冶澜想开口替她解释,欧阳欢却朝他投去一个眼神,示意她可以应付,很镇定的回答。

  “民女是因被公冶少爷所骑的马误伤,被少爷带回王府治疗,因而认识王爷。在王府疗伤期间,因少爷对民女十分照顾,民女确曾想过要与少爷度过一生,不过在得知少爷早有婚约后,民女便离开王府。随王爷来到都城后,这段时间与王爷朝夕相处,民女这才醒悟到自己先前对少爷怀抱的只是感恩之情,而非关男女情爱。”

  她接着认真的说:“民女想相伴终生之人,必须对民女倾心相待,别无二心,因为民女也是一心相待。”

  “你要宁靖王对你不许有二心,但你可知道他身分尊贵,即使三妻四妾也不为过?”对此夏侯皎很不以为然,他认为女子全心全意对待丈夫是应当的,这是女子该遵守的妇德,但身为丈夫,拥有数名妻妾则是天经地义之事。

  欧阳欢无法赞同的反驳他,“对民女而言,每一个人的感情都是同等珍贵,不会因为尊卑贵贱而有区别。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