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凉凉当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父皇,儿臣听说您明天要召见欧阳欢,可有此事?”一得知此消息,昭萱公主急忙赶来想阻止夏侯皎。

  “没错。”

  “她抢走了宁靖王,您为何还要召见她?”她不满的问。

  “朕想见见能令宁靖王倾心的女子究竟是什么样的人,难道你不好奇吗?”

  “儿臣不想见她,父皇您也别见她,她同咱们一样长着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有何好见的。”她极力想阻止他们父女俩见面。

  见她如此厌恶欧阳欢,夏侯皎温声劝解她,“昭萱,是她遇见宁靖王在先,因此不算是她抢走了宁靖王,况且你身为皇家公主,要有容人的雅量和胸襟,才不至于有损皇室的威严。”他虽疼爱女儿,却不是个是非不分之人。

  见他仍要见欧阳欢,昭萱公主情急之下,跺着脚脱口道:“儿臣不管,父皇不准见她。”

  “放肆!”见女儿如此任性,夏侯皎沉下脸斥道:“你这是在对父皇说话吗?”

  见他动了怒,她吓得两腿一软,急忙跪下来认错,“儿臣错了,儿臣只是太恼那欧阳欢,所以才一时出言无状,求父皇恕罪。”

  “起来吧。”见女儿知错,夏侯皎放缓了神色,扶起她,好言劝慰,“朕知道你倾慕宁靖王,但这种事强求不得,纵使朕强迫宁靖王娶了你,但他的心不在你身上,你嫁给他日子也不会好过,还不如成全他。咱们大煌王朝人才济济,朕会再替你觅个比他更加出色的良婿。”

  “儿臣明白了,谢父皇。”她不敢再多言。

  “我明天见了圣上要说什么?他会不会因为公主的事迁怒我?”大煌王朝的皇帝要召见她,令欧阳欢有些紧张。

  她跟他女儿抢丈夫,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因此故意找她麻烦。

  公冶澜安抚她,“圣上是一位明君,他不会因为这种事便迁怒你,且还有我在,你无须担心。”

  “那这些首饰明天要戴吗?”她指着不久前皇后派人送来的一套首饰,包括一对珠珍耳环、一条珍珠项链还有一支珠珍发簪。

  送这些首饰来的公公说,这是皇后特地赏赐给她,好让她明日面圣时可戴。

  先前公冶遨曾送给她几件首饰,但她在离开莱阳城王府前,便将公冶遨送她的那些物品打包起来,让人送还给他了。

  来到都城后,她日常所须的衣物和各种生活用品,公冶澜都命人为她打点好了,也准备了各式的首饰。

  不过由于她平时穿着都很随意,只是随意绑着两条辫子,用不到什么首饰,所以不常戴。

  “这些既是皇后所赐,你就戴上吧。”他与皇后素无来往,因此对皇后突然赏赐一事起先也有些意外。

  不过他很快便明白,皇后这是藉此向他示好,想拉拢他,希望将来能成为二皇子争夺储君的助力,不过他无意介入宫廷之争,因此也命人备了回礼,答谢皇后所赠的首饰。

  踌躇了下,瞅着他,欧阳欢有些欲言又止,“你……真的要娶我?”

  闻言,他幽深的目光盯住她。

  “你想反悔?”

  “不是,只是我……”她这几日一直在考虑,该不该告诉他她的真实身分,突然间来到这个世界,她也不知道会不会哪日又再突然回去。

  万一她回去了,他要怎么办?

  “只是什么?”他追问。

  “难道你完全没有怀疑过我以前所说的那些话吗?”她问他。

  “哪些话?”

  “就是我说扑克牌、象棋那些东西全是我梦见的事。”

  “你不想说,我不会勉强你。”他自然并不完全相信那些话,不过他察觉她并没有恶意,因此也没有再追问下去。

  “我……如果我跟你说,我不是你们这个世界的人,你相不相信?”她试探的问。

  他眼中流露出一丝困惑,“这是什么意思?”

  “你还记不记得我曾说过,我梦里常有仙人会带我去云游别的世界,我在那里看见能在天上飞的飞机,和不用马拉就能自己动的车子,还有你命人做出来的那种马桶?”

  “记得。”

  她深吸一口气,坦白告诉他,“我其实就是来自那个世界的人,或者说我的魂魄是来自那里。”

  “说清楚一点。”公冶澜黑眸流露出讶异之色。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来到这里,那天我与朋友去登山,朋友的东西不小心掉了,我帮她去捡,不小心跌下山坡,结果再醒来,我就在那间破茅屋里了。这也是为什么以前的事我全不记得的原因。”她将经过告诉他。

  听毕,公冶澜慢慢的消化这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她的经历虽然不可思议,但如此一来,她奇待的想法和奇怪的腔调都有了解释。

  片刻后,他望着她问:“你原本一直隐瞒着,为何突然决定将这件事说出来?”

  “我怕我有可能会像来到这里时那样又突然回去,所以觉得还是该先跟你说清楚比较好。”否则等他们成亲之后,她万一突然又回去了自己的世界,这对他来说很不公平。而且她也不知道她回去后,这具身体会死掉还是前主人会再回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