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凉凉当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她来不及反应,被就他狂猛的吻给弄得暈沉沉的无法思考,她的心跳得好厉害,被他紧紧抱在怀里,却没有任何想推开他的念头,她觉得自己的灵魂彷佛也在颤抖,但那不是恐惧,而是一种深深的悸动。

  半晌后,在她几乎快喘不过气时,他才从她的唇瓣上移开。

  他缓缓放开她,沙哑的嗓音比平时更加低沉了几分,“我等你的答覆。”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去的,只觉得脚步有些虚浮,像喝了酒似的飘飘然,整个人处于一种微醺的状态中。

  翌日,公冶遨找了个机会单独见了欧阳欢。

  “阿欢,陪我下盘棋如何?”

  “好。”她一口答应,与他的事已事过境迁,现在见到他,她心里没有任何嫌隙。

  两人在凉亭里摆上象棋的棋盘,摆好棋子,她先移动了俥。

  他移动一只卒,闲聊般的说道:“我昨天见到端木叔叔,他说昭萱公主似乎很倾慕叔叔,圣上也有意将公主嫁给叔叔。”

  “是吗?”她移动炮的手微微一僵,强忍下心里那股莫名的不悦,勉强维持平静的表情,“那你叔叔怎么说?”

  他移动一只马。

  “我不知道,这事我还没问过叔叔。不过能当上驸马,我觉得叔叔不该拒绝。”

  “因为能成为驸马,就要娶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吗?”她很不以为然的说,语气隐隐透着一丝恚怒。

  公冶遨瞅她一眼,说道:“叔叔不喜欢公主吗?可我听说他最近常常到宫中陪公主呀。”

  “那是因为圣上召他进宫,他不得不去。”她的音量不自觉的扬高。

  “倘若叔叔真的不想进宫陪公主,直接回莱阳城就好,何必还待在这里,我还以为叔叔留在都城是为了昭萱公主呢。”

  他的话令欧阳欢猛然一惊,没错,他为何要留在都城?难道真的是为了公主?

  可若是如此,那么他昨天为何又要吻她,还说等她的答覆?

  接下来的一盘棋,在她的心不在焉下输得很惨。

  公冶遨笑道:“真难得,这可是我第一次赢你呢。来,咱们再下一盘,这次你可别再让我了。”

  她没心情玩了,心思全在公冶澜和公主的事上头,因此第二盘棋也很快就输了。

  公冶遨敛起了脸上的笑容,自责的道:“我不该故意提起叔叔的事,才让你没办法专心。”

  隐隐听出什么,欧阳欢抬眸睐向他。

  他神色有些苦涩的解释,“昨天离开后,我突然想起南宫总管托我问叔叔打算何时回王府的事,当我回头要去问他时,看见了你和叔叔……”叔叔吻她的那一幕,让他震惊得整个人都呆住了。

  他回神后,又惊又怒,却不敢上前去质问两人,只好狼狈的离开。

  他一整夜都没睡,想找叔叔问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可是他又不敢,因此今天才特意藉着下棋来试探她,结果当她一听他说起叔叔和公主的事,便整个人心神不宁,连下棋的心情都没有,连输他两盘。

  那样的神情他若还看不出有什么,他就是蠢蛋了。

  没想到竟被他看见公冶澜吻她的事,欧阳欢有些意外,不过她和公冶遨早已分手,因此她并不觉得心虚。

  事情既然说开了,公冶遨隐忍了一夜的情绪也爆发出来,忿忿不平的质问:“你跟叔叔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他们俩一个是他最尊敬的叔叔,一个是他很喜欢的女子,竟背着他如此亲密,令他觉得既难堪又愤怒,更怀疑是不是早在王府时他们之间便已有了私情。

  他质问的语气令欧阳欢有些不满,“我已经跟你分手了,要跟谁在一块是我的自由。”

  “你……”她的话令公冶遨气得口不择言,愤怒的指责她,“是不是你勾引我叔叔?!”

  “你凭什么这么说?”他轻蔑的语气惹恼了她。

  “要不然叔叔怎么可能对你做出那种事?”叔叔一向清心寡欲,他从来不曾见过叔叔露出那样强烈的情绪。

  想不到公冶遨竟是这么看她的,她冷下脸,“你何不自己去问问你叔叔,究竟是我去勾引他,还是他来引诱我?还有,我想跟谁在一起,关你什么事,你以为你是谁,有什么资格管我的事?”丢下话后,不想再跟他多说什么,她起身要走。

  听到欧阳欢仍振振有词,他脱口怒责,“我们才分开不到两个月你就移情别恋,你根本就是水性杨花的女子。”

  居然说她是水性杨花的女人?!欧阳欢忍无可忍的反唇相稽,“你这个精虫上脑的花心大萝卜有什么资格这么批评我,就算我跟你叔叔之间真的有什么,也是在我们分手后,可是你呢,在我们交往的时候,你就一边跟别的女人上床,还一边背着我在安排要娶别的女人的事,你才是最烂的男人。”

  他从小养尊处优,从来没被人这样指着鼻子辱骂过,虽然什么精虫上脑的话他不是听得很懂,但也明白那绝不是好话。

  “你胆敢这样骂我?!”他怒斥。

  “我为何不敢?”她扬起眉,冷冷睨着他,“我说错了吗?你没做出那些恶心的事吗?还有,我们现在就去找你叔叔来当面对质,看看究竟是我勾引了他?还是他强吻我?”她说着举步要走。

  一听到要去找叔叔,公冶遨惊得拽住她。

  “放手!”她挥开他的手。

  “你不要去找叔叔。”

  她冷讽,“怎么,你只敢在这里骂我水性杨花,却不敢面对你叔叔?”

  “我……是我失言了,抱歉。”他懊恼的道歉,他是因为太嫉妒加上不甘心,所以才会对她出言不逊。

  见他低垂着脸,神情懊悔沮丧,欧阳欢顿时心软了下来,觉得似乎该对他解释一下她与公冶澜的事,因此想了想说道:“来到都城这段时间,你叔叔一直很照顾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