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凉凉当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接下来昭萱公主又兴致勃勃地询问他一些战役的事,同时一边释放对他的好感。

  对她屡屡投来的示好眼神,公冶澜视若无睹,再回答两个问题便站起身道:“启禀圣上,今日臣府中出了些事,有人在食物中投毒,因此请容臣告退,回去处理此事。”

  “哦,竟有此事,可查到是谁如此大胆?”

  “尚未查到。”

  夏侯皎颔首,“好吧,那你回去好好调查此事。”

  “臣告退。”

  见他不仅对她的示好无动于衷,还拿投毒的事当藉口离开,昭萱公主暗自气恼,在公冶澜离开后对夏侯皎娇嗔,“父皇,这公冶澜好大架子,对儿臣说话竟如此不假辞色,他是不把儿臣这个公主看在眼里吗?”

  “公冶澜生性如此,你别怪他。”

  女儿方才频频对公冶澜目送秋波的事,夏侯皎看在眼里,遂刻意说道:“你瞧,他像根木头一样不解风情,无趣得紧,咱们别理他。”公冶澜已亲口说过他心有所属,因此他不希望女儿看上他,免得徒添困扰。

  换作别的臣子,也许会为了保住功名而讨好公主,但他深知公冶澜绝不是这样的人。

  昭萱公主仍不死心,搂着夏侯皎的手臂撒娇,“可是儿臣很希望能再多了解一此二战场的事,父皇能常召他进宫说给儿臣听吗?”

  在女儿的撒娇下,夏侯皎很快忘了先前的顾虑,点头答应,“好、好,朕有空就召他进宫陪你。”

  之后,夏侯皎常常宣召公冶澜进宫陪公主,他虽不耐却不能抗旨。

  这事欧阳欢也知道了,刚开始一两次还不觉有什么,但之后他每天都进宫,让她生起了危机感,彷佛原本属于自己的地盘突然有了入侵者一样。

  她忍了几天终于忍不住了,今天在为他热敷按摩时试探的问:“你今天早上又进宫陪公主了?”

  “嗯。”

  “圣上该不会是想招你当驸马吧?”她故作玩笑般的问,没发觉语气里隐隐飘着丝酸味,同时为他按摩的手也不自觉的有些用力。

  公冶澜看她一眼,眸里闪过某种意味不明的光芒,“圣上确实曾有意想将公主许配给我。”

  “你答应了?”她情急的脱口问出。

  “没有。”注视着她,他那略带沙哑的低沉嗓音说道:“我在等你的回覆。”

  欧阳欢一时没意会过来他的意思,困惑地眨眨眼,但下一瞬明白他指的是何事后,脑袋突然间像打了几十个结一样乱成一团,支支吾吾的语不成调。

  “那个……我……”

  他幽黯的眼神深深的望着她,“你希望我娶公主吗?”

  “……不希望。”她小声的回答。

  “那么你愿意嫁给我吗?”

  他问得这么直接突然,让她一时有些手足无措,“我……”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一道轻快的嗓音,解了她的困窘——

  “叔叔。”公冶遨带着满脸笑意走进来,见到一旁的欧阳欢,他亲昵的叫道:“阿欢。”

  望向突然出现的侄儿,公冶澜问道:“遨儿,你怎么来了?”

  “叔叔留在都城这么久未归,我很挂念叔叔,所以过来看看。”这是藉口,他其实是想来见欧阳欢,自她离开后,他一直很思念她。

  看见他,欧阳欢倒没什么不自在,微笑的与他打招呼,“少爷。”

  “你这阵子在都城过得好吗?”公冶遨关心的问道。

  “很好,王爷很照顾我。”

  “那就好。”想起什么,公冶遨从怀里取出一只钱袋递给她,“这给你,这些是上次做的那些象棋、扑克牌还有跳棋所赚得的银子。”

  “哇,有这么多吗?”她打开钱袋,发现里面起码有上百两,他特地为她送银子过来让她很意外,她还以为她分不到了。

  “我没有提成,全都给你。”

  “你不需要这样。”她将钱袋的银子取出来,上次说好四六分,因此她把属于公冶遨的那份递给他,“这些是你的。”

  他没有接过,“我不缺这些钱,反倒是你,一个人在异地,身边要多带些钱才是。”

  她对他的体贴感激的笑笑,拉过他的手,将那些银子塞到他手上,“这些银子够了,你该得的你拿去吧。”

  公冶澜双眼紧盯着她拉着侄儿的手,眉心微不可见的起了丝皱摺。

  见侄儿还要再推却,他伸出手拿过那些银子,直接塞进他怀里,“既然她让你拿,你就拿去。”

  “叔叔?”被有些粗暴的塞进那些银子,公冶遨有些讶异。

  公冶澜不着痕迹的转开话题,“婚事筹办得如何?”

  “已差不多了。”不太想在欧阳欢面前谈及他与呼延蓉的婚事,公冶遨找了个藉口离开。

  “叔叔,南宫总管托我替他采买些物品,我先出去了。”说完,他朝欧阳欢看了眼,这才离开。

  他走后,公冶澜和欧阳欢都没再开口说话,屋内异常安静。

  见公冶澜没再提起方才那件事,她也没说什么,为他做完复健想起身离开时,却忽地被他拽住。

  她的唇瓣陡然被他封住,强势的吻着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