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凉凉当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喂完药,迟疑了片刻,欧阳欢问出心里的疑惑。

  “你先前说想娶我,可是你喜欢我吗?”除了扑克牌象棋和跳棋,还有帮他复健的事外,他喜欢她这个人吗?

  她不希望他只是因为她“有用”,所以才想娶她。

  公冶澜沉思片刻,启口说出自己的心情,“我情愿自己受伤,也不愿意你受伤,这样算是你说的喜欢吗?”

  在得知她不愿与人共事一夫后,他使了一些手段,令她与侄儿提前决裂,并将她留在身边,这一切只是因为他想要她陪伴在身边。

  侄儿不能给她的,他给得起。

  他的话就像他那张万年不变的一号表情,没有太多的情绪起伏,可是却令欧阳欢心里不由自主的荡开一抹喜悦,但她不想在他面前表露出来,因而故作冷静的说:“算是吧。”

  脸上的表情可以伪装,但眼神却是骗不了人的,公冶澜从她的眼里看出她似乎很欣喜,“你很高兴?”

  被他一语道破心情,她有些恼羞成怒的横他一眼,他不知道有些事就算知道,也不好直接说出来吗?

  “你从哪里看出我很高兴?”她故意板起脸孔问他。

  他指着她的双眼,“你的眼神。”

  她赶紧用力眨眼,“你看错了。”

  “嗯,你现在有些生气。”

  她白他一眼,发现他跟会哄人的公冶遨完全不一样,想到公冶遨,她这才发觉,自从离开莱阳城后,她好像不曾再想过他。

  她居然这么快就忘了他的事,是因为她对他用情不深?还是她本来就属于情伤好得快的那一类人?又或者是因为公冶澜?

  她托着腮,轻蹙眉心有些困惑的想着。

  她微噘粉唇的模样十分诱人,公冶澜情不自禁的倾过身,在她粉唇上落下一吻。

  她瞠大眼,粉颊霎时染成一片嫣红,方才那一吻,让她彷佛触电似的,整个人从头麻到脚。

  可恶,居然敢偷吻她!

  不行,她也要亲回来才可以。

  她不愿吃亏的用力在他唇上回吻一口,等吻完才发觉自己冲动的做了什么事,她彷佛被雷劈了,惊愕的瞠大眼,呆立当场。

  妈呀,她刚才做了什么?

  回神后,她羞得没脸见人,掉头就跑。

  抬手抚摸着被她吻过的唇瓣,公冶澜微微眯起眼,眼里闪过一抹异样的光芒。

  抱着公冶澜送给她的那只大象玩偶,欧阳欢坐在床边,时而对着大象傻笑、时而蹙眉。

  “小白,你觉得我跟他在一起好吗?”她瞟了眼趴在地上的小白狗问。

  来到都城这半个多月,小白顿顿饱餐,整个胖了一圈。听见她的声音,它垂在身后的尾巴意思意思的摇了两下。

  昨天冲动之下吻了他,害她今天很不好意思去见他,可是又别扭的很想看看他。

  她戳着大象的头埋怨,“都怪你,要不是你昨天突然偷亲我,我也不会整个大暴走。”

  其实想想,不过就亲了一下,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可不知为何,比起上次公冶遨在小舟上亲吻她时的感觉就是很不一样。

  昨天只是浅浅一吻,那感觉说是天雷勾动地火似乎太夸张了,但是确实让她整个人有种被电到的感觉。

  思及他说情愿自己受伤,也不愿她受伤的话,她又忍不住眉开眼笑,一波波欣喜的感觉像浪潮一样,在她心里反覆拍打着。

  如果那种话是公冶遨对她说的,她应该只会高兴一下下,因为他原本就很会说好听话哄人,可是出自公冶澜的嘴里,那就应该百分之百是他的真心话了。

  她捏着大象的鼻子,心情莫名的很好,嘴角高高翘起。

  “欧阳姑娘,吃早膳了。”服侍她的侍婢将提来的食篮摆在桌上。

  “王爷他吃过早膳了吗?”欧阳欢下床,走过来问。

  “青青已经替王爷送早膳,王爷这会儿应该在吃了。”那名侍婢一边说一边将食篮里的早膳取出来摆在桌上。

  小白狗闻到食物香味,立刻跟到欧阳欢脚边坐下,圆滚滚的黑眼珠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身后的尾巴猛摇着。

  欧阳欢笑道:“等一下就喂你,你别急。”

  她拿起一颗包子,等不及的小白狗跳起来叼走,几口就把包子啃完。

  拿贪吃的小白没辙,欧阳欢笑骂,“你这只臭小白,真是没规矩,以后我要好好教教你才行。”

  她话才刚说完,就见小白突然发出几声哀鸣,身体痉挛的蜷缩成一团,然后口吐白沬、倒地不起。

  欧阳欢吃惊的走过去,“小白、小白,你怎么了?快,去找大夫来。”她着急的吩咐那名侍婢。

  侍婢却吓得面色发白,因为她看出小白是中了毒,惊骇的抖着嗓说道:“奴、奴婢不知道包子里有听见她的话,欧阳欢很吃惊,“你说什么?包子里有毒?”她再低头看向躺在地上的小白狗,见它抽搐了一会儿后便动也不动的,她捂着唇,伤心得哭了出来,“小白、小白—”

  她的哭叫声惊动了其他的下人,也惊动了公冶澜。

  一得知小白被毒死的事,公冶澜马上赶过来,命人将端来早膳的侍婢和灶房里的所有下人全都关押起来。

  在他眼皮子底下居然发生这种事,令他大为震怒。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