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凉凉当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这是什么意思?”

  “方才暗算的那人似乎是冲着你来的。”

  “我?!”她错愕的瞪大眼。

  “你是说那个人原本想暗算的人就是我?!”

  “没错。”倘若对方要杀的人是他,瞄准的对象应当是他,但那支箭明显是朝着她而去的。

  她一脸茫然的道:“我没有得罪过什么人。”至少她穿越过来的这阵子没得罪人,等等,难道是这具身体前主人结的仇?

  她忽然想到当初她醒来时颈子上的勒痕,下意识的摸了摸颈子。

  她曾一度以为是因为这具身体的前主人太穷了,所以选择自缢,但现在想想,或许是有人想勒死她也不一定。

  她把自己的怀疑告诉他,“以前的事我都不记得了,不过好像曾经有人想勒死我。”

  公冶澜思索一会后说道:“近日我会命人加强戒备,你也暂时不要外出。”

  “好。”想到在危险发生的一瞬间,他不假思索地用自己的身体保护她,她握住他的手道谢,“谢谢你。”

  他黝黑的瞳眸泛过一丝异样的情绪,反握住她的手。

  垂眼看着被他紧握住的手,欧阳欢有些哭笑不得,她跟他握手只是想向他表示感谢,没有其他的意思,他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不过方才他救了她,她很感激也很感动,因此并没有收回手,默默让他握着,就当……报答他吧。

  “娘,怎么样,成功了吗?”见到慕蓉莲走进来,昭萱公主急忙上前询问。

  慕蓉莲摇头,“失手了,她身边的宁靖王救了她。”

  “怎么这么没用!”她怒斥,“那怎么办?”

  慕蓉莲安抚女儿,“你先别着急,娘会再想办法,不过她现在住在宁靖王的府邸,咱们不好明着干,只能暗中进行。”

  那日听完女儿的话后,她便依照女儿的叙述,找到那个疑似掏心的女子,再派人去调查,打听到她是跟着宁靖王从莱阳城过来的,那莱阳城正是掏心当初断气之处。

  为求慎重,两日前,她特地扮成送菜的小贩,悄悄潜进宁靖王府邸,结果远远一看,立刻认出她果然就是那个该死的掏心,于是回来后便买通了人,想暗中除去她。

  “娘,要是让圣上知道咱们冒名顶替她,可是会被杀头的。”昭萱公主急道。

  “你先别担心,娘当初不曾对掏心提过她是礼妃女儿的事,她应该不知道她的身分,否则她早让宁靖王带她进宫与圣上相认了。”

  她本是礼妃的贴身侍婢,当年跟着礼妃一块逃离宫中,可出了宫不久礼妃就因病过世,留下小公主掏心一人。

  她埋了礼妃,带着小公主也不敢回宫,不久便嫁了人,生下一个女儿,掏心则被她当成养女,几年前丈夫过世,她便带着女儿回到家乡洛水城。

  几个月前看到圣上张贴寻找公主的黄榜,本想带着掏心前去相认,但女儿的一句话却点醒了她——

  “娘,咱们这么多年来把掏心当成婢女在使唤,若是她成了公主,会不会命人杀了咱们?”

  慕容莲深觉女儿的话有道理,于是改变了主意,将掏心诱骗到莱阳城一间破茅屋里,与女儿一块勒死了她,然后两人带着礼妃留下的信物,让女儿顶替她成为公主,进宫与圣上相认。

  “要是没有那个宁靖王,事情就不会这么麻烦了,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攀上他的!”昭萱公主恼道。

  慕容莲神色阴狠的道:“你放心,娘绝不会让她活着。”

  欧阳欢端着药走进房间,见公冶澜靠坐在床板上,床榻前的矮凳上坐着一名男子,年纪与公冶澜相当,约莫二十七、八岁,面容白皙斯文。

  “这位想必就是欧阳姑娘吧。”端木阳觑向她,他先前调来都城担任禁军统领前,曾与呼延翼等人顺路去探望公冶澜。

  由于那时停留不久,因此未曾见到欧阳欢,不过却早已从公冶澜那里听说扑克牌正是由她所创。

  “是。”她轻点螓首,疑惑的看着他,“你是?”

  公冶澜出声为她介绍,“这位是端木将军,他是负责都城安危的禁军统领。”

  端木阳瞥见她耳垂上那抹蝴蝶形状的胎记,不禁多看了几眼,“噫,我好像在哪见过一样的胎记。”

  公冶澜没怎么在意胎记这件事,他比较在意的是她的安危。

  “我方才提的事,你留点心。”因为有人想杀欧阳欢,因此他让端木阳替他留意可疑之人。

  端木阳颔首,“王爷放心,我会派人留意,一发现有可疑之人便立刻来禀告王爷。”瞟见欧阳欢端在手上的碗,他站起身说道:“王爷该喝药了吧,那末将不打扰,先告辞了。”

  端木阳离开后,欧阳欢将手上的药递给公冶澜。

  他左手刚接过药,她突然想起他右手不方便的事,再把碗端回来说:“我喂你。”

  他注视着她,说道:“你无须为我的伤而内疚。”

  “不全是内疚。”还有对他的心疼。她也不太清楚自己对他究竟是什么感觉,不像是以前对公冶遨那种单纯的喜欢,好像还多了些其他的什么,不过她现在还没弄清楚那些复杂的情绪是什么。

  公冶澜若有所思的深看她一眼,没再多说什么,安静的喝着她一口一口吹凉喂来的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