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凉凉当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公冶澜告白的影响,现在见他赤裸着上身,欧阳欢发现自己竟然有些害羞起来。

  将浸了药汁的巾子敷在他肩膀上,她心跳有些快,伸手替他揉捏时变得有些拘谨。

  隔了许久,公冶澜开口问她,“你今天不舒服吗?”

  “没有呀。”

  “那为何力道这么小?”

  那是因为人家在害羞啦!这种话她自然不好意思说,“你觉得太轻哦,那我用力一点。”她加重力道捏、捏、捏。哼,看你还敢不敢嫌轻,要不是他昨天莫名其妙跟她求婚,她哪会这么不自在?

  等巾子凉了,她开始为他推拿按摩,没了巾子的阻隔,她的手直接抚摸到他赤裸的手臂和肩膀,感觉好像有电流窜过似的,掠过一丝酥麻感。

  真是见鬼了,之前帮他按摩了一个月都没这种感觉,现在只不过被告白居然就像个青涩的少女一样。

  对自己的失常,她很想用力敲自己一棍让自己醒一醒,快点恢复正常,不过就是被求婚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公冶澜一直安静的没再开口,由于她先前提过不喜欢他一直盯着她看,因此他直视前方,只有偶尔忍不住时才会觑看她一眼。

  反而是她没能忍住,抬眼望向他时,刚好迎上他投来的目光,让她心里莫名一阵轻颤,赶忙慌张的移开视线。

  可恶,她是怎么了?她是在怕什么,他又不会吃了她。

  在这种尴尬的情况下,她草草结束按摩。

  “我有点累,接下来你就自己做训练吧。”说完匆匆坐着轮椅要离开。

  这时,他冷不防握住她的手。

  那一瞬间她像是触了电似的,觉得被他握住的手彷佛传来一股电流,电得她整个人一震。

  她结巴的问:“你、你要做什么?”

  他从放在一旁的荷包里取出一锭银子递给她,“到今天刚好一个月,这是当初答应给你的十两银子。”他没有遗漏她脸上闪过的那抹惊慌,将银子塞到她手上便立刻放开她的手。

  收下银子,她抿着唇,迟疑了下才开口道谢,“谢谢。”

  见他似乎没要再说话,她坐着轮椅往外走。

  他目光深沉的注视着她离去的身影,双眼流露出微不可察的一抹失落。

  她还不能接受他吗?一大早,欧阳欢就听见外头传来的鞭炮声和锣鼓声,她来到屋外的回廊上,好奇的问被派来服侍她的婢女。

  “外面好像很热闹,是在庆祝什么事吗?”

  那名婢女答道:“今天是秋神祭,秋神会游街巡查凡间,凡它经过之处,路边的百姓就会放炮竹以示欢迎。”

  “秋神祭?好像很有趣。”可惜她的脚还没好,不方便外出。

  此时公冶澜刚好过来,听见她的话又看到她一脸神往的表情,便说道:“你若想看,我带你去看。”

  她有些心动,最后抵不住好奇,点了点头,“好。”

  他们住的府邸离热闹的大街不远,公冶澜推着她的轮椅,前往秋神游街时会经过的街道。

  突然,她像是想到什么,回头问他,“王爷,秋神祭是什么?”

  “秋神是主掌秋天之神,每年秋天时,大煌百姓便会为迎接秋神降临而举行秋神祭。”

  她举一反三的问:“那是不是也有春神、夏神和冬神?”

  “没错。春神、夏神和冬神也都各有祭典,不过由于秋天是收成时节,因此会格外隆重热闹。”

  听起来似乎是这里的常识,而她却不知道,不知道他会怎么想?她觉得自己有必要解释一下。

  “我是因为忘了以前的事,所以才不记得这些。”

  “嗯。”他低应了声。从她想出来的那些奇特物品,还有她奇怪的腔调和想法,可以看出她的来历不简单,不过他相信她是无害的,因此除非她自己愿意说,不然他不会逼问她。

  来到大街上,就看见一队热闹的车队缓慢的在人群中行走,至少有十几辆以上的马车,那些马匹拉着没有车篷的车架,上头用鲜花和稻穗与各种谷物蔬果妆点得美轮美奂。

  中间那辆马车上站着一名穿着金色华丽衣袍的美丽女子,扮成秋神,不停做着抛洒的动作。

  她看不清楚,回头询问公冶澜,“她在洒什么?”

  “洒天水,象征今年能风调雨顺大丰收。”

  彷佛也感染到民众的欢欣之情,欧阳欢也兴高采烈的看着。

  她在看秋神,公冶澜则在看她脸上的粲笑。

  车队经过她前面时,她被秋神抛洒的天水滴到,眉开眼笑的回头对公冶澜说:“我滴到天水了,这是不是代表我会很好运?”

  “嗯。”他黝黑的眸瞳隐隐透着一抹笑意,“前面有市集,你想去看吗?”

  “好。”她笑应。

  开心的她浑然没有察觉在不远处一间客栈的二楼上,正有道震惊的目光注视着她。

  朝霞宫——

  昭萱公主从外面匆匆忙忙走回自己的寝宫,屏退了所有宫娥后,拉着一名妇人,秀丽的脸上布满了惊惶之色。

  “公主不是去看秋神游街吗?出了什么事,怎么神色这么惊慌?”慕容莲讶问。

  “娘,我看见她了。”昭萱公主一开口便直呼她为娘。

  “你看见谁了?”慕容莲不解的问。

  “是掏心,她没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