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凉凉当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他轻描淡写的话充满着对自己的自信,让她忍不住赞赏的看他一眼,忽又想起什么,接着再问:“我先前跟少爷交好,王府里人尽皆知,你娶我不怕闲言闲语吗?”

  最重要的是,他要怎么向他的侄儿交代两人的事?

  “若你怕闲言闲语,我可以将府里的下人全都撤换掉,若你担心的是遨儿,既然你已与他把话说清楚了,那么你们现在便毫无瓜葛。是他不能为你放弃其他的女人,并非我横刀夺爱。”

  他说着这番话时,浑身散发出一种令人震撼的强势。

  欧阳欢直勾勾的注视着这样的他,只觉得在这一瞬间,他彷佛化身为那个在战场上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的将军,她的胸口鼓动着,被这样的他深深吸引,无法从他脸上移开目光。

  ***

  莱阳城距离都城约莫半日的路程,他们在午后抵达都城。

  公冶澜将欧阳欢安置在圣上御赐给他的一座宅邸后便进宫觐见圣上。

  坐了半天的马车,欧阳欢受伤的脚有些酸,此刻正躺在床上休息。

  她想午睡却没办法静下心来,满脑子想的都是先前在马车里公冶澜对她说的那些话。

  他向她求婚,她该答应他吗?

  以条件来说,他比公冶遨更好,但对她而言,结婚是很神圣的事,除非真心相爱,她不会因为物质条件就委屈自己嫁给一个她不爱的人。

  那么,她爱公冶澜吗?

  以后会不会她无法预测,但至少目前不爱,她才刚结束跟他侄儿的感情,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爱上他。

  还好他也没逼她,给了她时间考虑,反正他也没说期限,她就慢慢想吧。

  这时她突然想起,先前在王府里为他做复健的那一个月,他总是盯着她看,最后还是在她的要求下才没再那么明目张胆的看着她。

  而且为了让她的轮椅方便进出,他还为她拆了整个王府的门槛,莫非,那时他就对她有意了?

  她翻到床榻边,看着趴睡在底下的小白狗,自语自语的问道:“哎,小白,你觉得我该答应嫁给公冶澜吗?”

  小白狗坐起身,抬起骨碌碌的眼珠子看了看她,见没吃的,它意兴阑珊的再趴下。

  她没在意小白的态度,喃喃的再说:“他那个人除了老是板着一张石雕脸外,其实也没什么可挑剔的,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又是有权有势的王爷,简直可以说是万里挑一,打着灯笼都找不到,若是嫁给他,当个凉凉的王妃似乎也不错。”

  小白狗见她说了这么多话,意思意思的呜了声。

  “可是婚姻要建立在两人的感情基础上,就算他条件再好,要是我不喜欢也没用。”不过,她也不讨厌他就是了。

  他那双深邃的双眼在她脑海浮现,耳边彷佛响起了那时在马车里他对她说的话——

  “若你怕闲言闲语,我可以将府里的下人全都撤换;若你担心的是遨儿,既然你已与他把话说清楚了,那么你们现在便毫无瓜葛。是他不能为你放弃其他的女人,并非我横刀夺爱。”

  她承认他这番话有打动到她,令她很感动。

  现在回想起来,心里还回荡着那种奇异的悸动。

  有人说治疗情伤的最快方法就是再投入另一段感情,她仰着脸看着雕花床顶,想了想后决定顺其自然吧。

  看看待在都城的这段时间,是不是能与他迸出什么火花。

  做出决定后,她没了烦恼,很快就睡着了。

  紫霞殿——

  “臣参见圣上。”公冶澜朝坐在宝座上的一名中年男子行了个君臣之礼。

  “爱卿免礼,赐坐。”夏侯皎儒雅的脸庞带着笑意,抬手说道。

  “谢圣上。”他在一旁的椅上坐下。

  “不知圣上这次召臣进宫所为何事?”

  夏侯皎没回答他,反而问了个不相干的问题,“爱卿多大岁数了?”

  “二十有八。”

  夏侯皎颔首,这才说明召他进宫的目的,“朕先前将流落在外十几年的昭萱公主寻了回来,她还未婚配,朕思来想去,觉得爱卿的品性和才干都足以匹配公主,所以有意将昭萱公主许配给你。”

  闻言,公冶澜不卑不亢的站起身,拱手禀道:“谢圣上美意,不过臣已有钟意之人,且已向她求亲。”

  听见他的话,夏侯皎眉头微皱,但很快便恢复,“哦,是哪位大臣的千金有幸得到爱卿青睐?”

  公冶澜是他非常倚重的臣子,因此对他谢绝赐婚虽有些不快,但因为知他的性子,因此也没怪罪于他。

  且既然他已心有所属,那么纵使强逼他娶了女儿,只怕女儿也不会幸福,与其如此,还不如另择他人。虽然公冶澜是他心目中的最佳人选,但朝中也不是没有其他优秀的臣子。

  “她是个孤女,无父无母。”

  闻言,夏侯皎有些讶异,“一个孤女能博得你的青睐,想必定有过人之处,眹可要好好瞧瞧,你改日带她进宫让朕见见。”

  “是。不过能否请圣上再等一段时间,因为臣虽向她求了亲,但她还未答应。”

  听他这么说,夏侯皎很诧异,“朕可下旨替你俩赐婚。”只要圣旨一下,女方便不能不嫁他。

  “多谢圣上,但臣希望这桩婚事她能心甘情愿答应,而不是迫于皇威不得不从。”

  “好,朕就依你,等她答应了,你就带她进宫见朕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