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凉凉当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不用,我跟你回去吧。”刚才出来时在气头上,现在心情比起刚刚离开王府时平复了些,有些事她想跟公冶遨说清楚,做个彻底的了结。

  公冶澜若有所思的睇她一眼,命令跟在他身后的侍卫带走地上的那只白狗,亲自推着她的轮椅走回王府。

  隔了两个时辰,方才大吵一架的两人此刻正面对面的坐在房间里。

  “阿欢,你不生我的气了?”公冶遨小心翼翼的瞅着她问道,就在不久前,她让人找他过来,说是有话想对他说。

  欧阳欢摇头,“说我完全不生气那是不可能的,不过我刚才冷静的想了想,我决定原谅你了。”

  听见她的话,公冶遨面上一喜,伸手握住她的手,“那太好了,我保证我会比以前更宠你的。”

  她缩回了手,“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虽原谅了你,但是我不可能再跟你在一起。”

  得知她仍不愿回到他身边,公冶遨满脸不悦的质问:“为什么?难道我对你还不够好吗?”

  “这段时间你对我不错,所以我没办法恨你,我知道你认为一个男人身边有几个女人是再理所当然不过的事,因为别的男人也是一样,不懂我为何不能接受,对吗?”

  要怪就怪她出生在二十一世纪,她无法接受一夫多妻的婚姻,如果她是出生在这个时代,也许就能平静的接受了。

  公冶遨隐隐明白她似乎是真的不想再回到他身边,有些急了,开口想说什么,却被她阻止,要他先听她说。

  “你跟那位呼延姑娘订婚很多年了,还有你房里的丫头也跟了你很久,说起来我才是后来者,如果我早知道这件事,我根本不可能跟你交往,因为在我心里始终认定男女之间的感情要一心一意,你全心对我,我也全心对你,如果我只是你生命里众多女人之一,这样不对等的感情我不想要。”

  她深吸口气接着再说:“你说我贪心也好,说我嫉妒心重也罢,我不会跟任何人分享我的丈夫,不管是感情还是肉体。我要就是要全部,你的心里只能有我一个,不能再有任何人。”

  公冶遨听完她的话,沉默着无言以对。因为他做不到她所说的那样,心里只有她一个,不再有其他人。

  他是喜欢她没错,可是他也喜欢呼延蓉,玉娟跟了他两年,他多少对她也有些感情,而且他不敢保证自己以后不会再喜欢任何人。

  看见他黯然的神情,欧阳欢心头有些不忍,她明白是这个男尊女卑的时代造就出他们对感情认知的不同,不能全怪他。

  不管怎么说,这段时间他真的对她不错,若没有遇上他,也许她会过得很惨,她真心的向他道谢,“少爷,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说着,她朝他伸出手。

  他愣了愣,下意识的也伸出手。

  她握住他的手,微笑道:“明天我要跟你叔叔去都城,以后也许不会再见面,你结婚我没什么好送你的,就祝你们能白首偕老、恩爱逾恒。”

  公冶遨怔怔的望着她,这一刻,他明白自己彻底失去她了,心头忽然涌上一股酸楚,眼眶有些发热。

  翌日一早,欧阳欢带着被洗干净的白狗,坐上了公冶澜的马车前往都城。

  那只瘦巴巴的小白狗缩在她脚边,似乎有些畏惧,她摸着它的头安抚着。

  想起什么,她抬眼望向坐在旁边的公冶澜。

  “王爷不是曾经怀疑我接近少爷别有目的,你现在不怀疑了吗?”居然还主动提议要带她去都城。

  “你很爱记仇?”他依然面无表情,黑眸却闪动着一抹兴味。

  “我只是想证明自己的清白,现在我跟少爷分手了,你却不让我走,希望我跟着你一块去都城,你这么做有什么用意?”这次轮到她来质疑他了。

  她可不全然相信他留下她,只是为了要她帮他做复健这么简单。

  那一套复健的训练计划她都已经告诉他了,没有她,他也可以自己做训练,至于热敷和按摩,找其他人做也可以,没必要非她不可。

  他注视她须臾,略带沙哑低沉的嗓音开口道:“我还未成亲。”

  “那跟这件事有关吗?”她不解的问。

  “我的未婚妻已过世,身边也没有其他的女人。”

  他告诉她这些做什么?她狐疑的瞅着他。

  可他接下来的话却彷佛轰天雷,轰得她目瞪口呆——

  “你若嫁给我,我只会有你一个女人。”

  她惊愕的瞠大眼,怀疑自己是不是弄错了他的意思,不敢置信的问:“你说什么?”

  他的双眼深沉的睇视着她,再重复一次,“你若嫁给我,就不须与人共事一夫。”

  他、他、他这是在向她求婚吗?!

  因为太过震惊,以至于她的嘴巴张得大大的,妈呀,这是什么情况?

  她才刚失恋,结果前男友的叔叔竟然向她求婚?

  她眨了下眼,很快想到一个可能,“你是在戏弄我吗?”

  “我是认真的。”他石雕般的俊颜透出一抹严肃。

  她被他的话震得有片刻失去说话的能力,胸口扑通扑通的鼓动着,好一会儿才结结巴巴的问他,“为、为什么?”

  他给她一个简单的理由,“我想成亲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