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凉凉当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见欧阳欢的怒火似乎一时半刻难以消除,公冶遨只好先行离去,临走前他说道:“阿欢,我对你是真心的,就算娶了别人,我也会一样宠着你的。”

  见她垂着眼,不再回答他的话,公冶遨这才慢慢走出房间。

  在他离开后,欧阳欢立刻收拾行李。

  见她似乎打算要离开,司徒燕诧异地问:“阿欢,你要做什么?”

  “我没办法再留下来了。”她将几件衣裳打包好后,想起这些衣物都是公冶遨送的,她立刻放弃带走的打算。

  抬头环顾这一屋子的物品,没有一件是属于她所有,只有小荷包里的那些银子是她凭着自己的能力赚来的,于是她将小荷包放入怀里,坐着轮椅往外走。

  这张轮椅就当作是他欺骗了她感情的赔偿吧。

  “阿欢,你真的要走?”司徒燕拦住她,劝道,“少爷刚才的话虽然重了点,可是他也没说错,以你的身分,少爷肯纳你为侧室对你已经很好了。”虽然很嫉妒她得到少爷的宠爱,但她对自己还不错,因此她是发自真心的想劝她留下。

  欧阳欢望着她问:“燕儿,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两个半月后要娶亲的事?”

  “我……是少爷不准我们告诉你,说谁敢泄露就将谁赶出去。”这件事可是少爷自个儿说出口,不是她泄露的。

  她刚才只不过是“不小心”推着她去找少爷,然后“不小心”撞见了少爷和玉娟的事。

  “原来你们瞒着我的就是这件事。”欧阳欢深吸了口气,缓缓说道,“我无法忍受与人共事一夫,若不能独属于我一个所有,那我宁愿什么都不要。”

  公冶遨不只有个通房丫头,不久后还要娶妻,到时候她算什么?不如趁现在早点走,眼不见为净。

  说完,她转动轮椅的轮子往外走。

  司徒燕怔忡的望着她,她以为她那日说绝不当小妾的话,只是随口说说的,没想到她真的这么做了。

  片刻后,她急忙追出去,却被南宫总管拦下。

  “燕儿,你去做自己的事吧。”

  “可是阿欢她……”看见总管朝她投来的凌厉眼神,司徒燕不敢再说什么,应了声是便往回走。

  她不明白为何南宫总管要指使她推欧阳欢去少爷的寝房,她一个下人也不敢多问什么,她唯一知道的一件事就是,少爷虽然娇贵,可他毕竟不是这座王府真正的主子。

  离开王府来到铺着青石砖的大街上,欧阳欢有些茫然,不知该何去何从。

  犹豫片刻,她往那间曾住了几日的小茅屋而去,打算今晚先在那里住一晚,明天再想想以后要怎么办。

  途中她看见一只脏兮兮的白狗趴在路旁,认出就是上次抢了她馒头的那只狗,之前她是因为没钱才会跟它抢馒头,但现在不一样,她有钱了,遂大方的买来两个肉包子,丢了一个给它吃。

  白狗兴奋的摇着尾巴,几口就将包子吃进肚子里,似乎没吃饱,它抬起圆滚滚的黑眼珠,热切的盯着她。

  她弯下腰摸摸它的头,忽然有种与它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慨。

  “欸,小白,你跟我一样都是孤零零的一个人,要不你就跟了我吧,也好作个伴,你放心,我现在有银子养得起你了,再过半个多月,等我的脚伤好了,我还可以再去赚钱,现在我知道做什么可以赚大钱了。”

  上次做的扑克牌、象棋大受欢迎,她打算再做些好玩的东西拿出去卖。

  狗儿也不晓得是不是听懂了她的意思,朝她吠了两声,接着冷不防从她手上叼走另一个肉包子,稀哩呼噜的几口就吃掉。

  这次她没生气,笑了笑,发现前方站了一个人,她抬起头,看见公冶澜。

  她敛起脸上的笑,瞪他一眼。

  “你来做什么?看我的笑话吗?”她现在已经明白,他早就知道公冶遨要娶妻的事,所以前阵子才会问她愿不愿意与人共事一夫。

  很可笑,全王府的人都知道这件事,唯独她被蒙在鼓里完全不知晓,大家一定都在暗地里嘲笑她吧。

  他那双黑黝黝的双眸注视着她,略带沙哑的嗓音轻吐出几个字,“你不能走。”

  “不走留下来让你们继续嘲笑我吗?”

  “没人敢笑你。”

  听见他这句带着善意的话,她脸上的神情稍稍缓和了些。

  “我不会再回去了。”

  “你还没帮我做完复健。”他要求她履行当初答应他的事。

  “以后你只要照着我设计的训练来练习就可以了,反正我是不会再回王府了。”

  略一沉吟,他提出另一个选择,“你若不回王府,就跟我去都城吧。”

  “都城?”她疑惑的抬眸。

  “我明日要去都城,你可以跟我一块去。”

  她知道都城是大煌王朝国都所在,应该比莱阳城更大更繁荣,也不知道自己会在这个世界待多久,反正她的脚伤也快好了,想四处去走走看看,因此没有考虑太久,欧阳欢就答应了公冶澜的提议。

  “好,我跟你去都城。不过我刚跟这只小白约好了要收养它,我可以带它一块去吗?”她指着蹲在一边看着她的小白狗。

  瞟白狗一眼,公冶澜认出了它,“这只狗就是上次抢了你馒头的那只?”

  “噫,你怎么知道这件事?”她诧问,接着想起什么,“难道那天那锭从天而降的银子是你丢给我的?”

  “嗯。”

  她眼皮抽了抽,没想到竟让他看见自己那么糗的一面。

  公冶澜答应她,“你可以养它。今天先跟我回去,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说毕,见她面露犹豫之色,似是不想跟他回府,他改口道:“若你不想回王府,我帮你找个地方住一晚。”

  迟疑了下,欧阳欢仍是决定回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