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凉凉当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没什么,只是想听听你的看法。”

  她也有件事想问他,“这样啊,有件事我能不能问一下?”

  “你说。”

  “王爷为何要命人将府里的门滥全都拆掉?”既然司徒燕她们也神神秘秘的不肯说,她只好来问下令的人了。

  他没有直接回答,只道:“等你的脚伤好了,我会命人再装回去。”

  听见他的话,欧阳欢很惊讶,这么说来他真的是为了让她方便出入,才命人拆了门槛?

  她不禁有些感动。

  “谢谢,其实不用这么麻烦的。”

  他沉默着没再说话,在她为他按摩完后,他握起那两颗木球试着转动。

  木球轻多了,他握在手里虽然感到有些吃力,却不会再像先前那样掉了。

  他垂眸慢慢转动着木球,很认真的训练着。

  欧阳欢注视着他专注的神情,不知不觉看得有些入神。他身上散发着一种经历过沧桑的成熟魅力,让人感觉稳重又可靠。

  总是面无表情的他看起来虽然有些冷酷,但是这段时间相处下来,她能感觉到他并不是那么无情的人,他只是不擅于表达自己的情绪。

  她突然很想看他笑,不知道他若是笑起来会是什么模样?欧阳欢就这样痴痴地望着他,直到公冶遨兴高采烈的走了进来。

  “叔叔,我回来了,噫,阿欢,你也在这里呀。”

  她仓卒的收回眼神,觑向公冶遨,他这几天有事外出不在府里,也不晓得做什么去了。

  “事情办好了?”公冶澜抬眸望向侄儿。

  “嗯,办好了。”公冶遨含糊的应道,当着欧阳欢的面没敢多说什么。

  他这趟其实是去呼延家下聘,由于和呼延蓉有好一阵子没见面,她缠了他好几天,不肯让他回来。

  见叔叔手里握着木球,公冶遨顺势转开话题,“叔叔,你这是在做什么?”

  “训练。”公冶澜简单回答。

  “做这么多天训练,叔叔感觉如何?”

  “有些进步了。”

  听他这么说,公冶遨瞅着欧阳欢,满脸骄傲的道:“阿欢果然很厉害,连大夫治不好的伤她都有办法。”

  瞟了侄儿一眼,公冶澜望向欧阳欢,“我慢慢练习,你可以出去了。”

  “那我们出去了。”好几日没见到欧阳欢,公冶遨欢欢喜喜的推着轮椅带她离开。

  来到屋外,两人先叙了一下分别几日的思念之情后,欧阳欢向公冶遨表达了自己的疑惑。

  “你叔叔很奇怪,刚才竟然问我一件事。”

  “什么事?”

  “他问我愿意与人共事一夫吗?”

  闻言,公冶遨迫不及待的追问:“那你怎么回答?”

  “当然不愿意。”她留意到他有些急切的语气,狐疑的打量着他,她总觉得公冶澜会突然这么问她,必然有某种原因。

  沉吟了下,她郑重地向他表明自己的立场,“我的丈夫只可以有我一个妻子,如果他还想要别的女人,那我就不要他了。”

  听见她的话,公冶遨立刻打消要把呼延蓉的事告诉她的念头。虽然婚期已订下,再瞒也瞒不了多久,可听她这么一说,他怕说出来会惹得她更生气。

  “你觉得你叔叔为何会问我这种事?”欧阳欢抬头睐着他问。

  “我也不知道。”他假笑的掩饰自己的欺瞒。

  “好几天没见,我推你四处走走吧。”

  “荷花快谢了,我们再去那里看看吧。”

  “好。”

  公冶遨严令王府下人不准在欧阳欢面前提及他要娶亲的事。

  距离他的婚期还有两、三个月,他打算慢慢想办法说服她改变不愿与人共夫一事,他打的主意是,只要让她离不开他,那么最后她只能不得不接受这件事。

  为了博得她的欢心,他对她更加呵宠,几乎天天都买各种各样的礼物送她,有华丽昂贵的首饰、有精巧的玩物、有精致的玉器、有美丽的衣裳……看得司徒燕她们都忍不住眼红嫉妒了。

  收到他送的礼物欧阳欢并没有特别高兴,总觉得在那些礼物之下似乎隐藏了其他目的。

  因此在公冶遨昨天又送了她一只手镯时,她索性直接问他。

  “你这几日送了我这么多礼物,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她目光审视的盯着他。

  他吓得脱口便否认,“没有。”

  她顿了一下,接着徐徐再说:“如果你真的有了别的女人,就老实告诉我没关系。”

  闻言,公冶遨心里一喜,“你可以接受……”

  她扬眉打断了他的话,“我会退出,你的心里既然有了别的女人,我也没什么好留恋,我会成全你。”

  她这番话令公冶遨心头一凛,他不想失去她,但是又不可能不娶呼延蓉,一时急得不知该怎么办,因此接下来一、两天他都不敢出现在她面前。

  这日,晌午时分,欧阳欢坐在轮椅上,把玩着他前日送给她的那只玉镯,那玉镯白如羊脂、温润细腻,触感极好。

  她垂眸思索着公冶遨从那天回来后就对她格外殷勤的事,这其中究竟有什么问题?

  她亲口询问过他是不是有了别的女人,他回答没有。

  在没有任何证据前,她选择相信他的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