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凉凉当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经他这么一说,她这才记起他曾经是个武将,而且还是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冷面战神。关于他的事迹和功勋,上至老人下至小孩都能说上一些。

  因受伤无法再上沙场,他心里一定很遗憾吧。

  她有些同情的抬起眼,冷不防迎上他投来的视线,他那黝黑的双瞳宛如黑洞,几乎一瞬间就将她吸了进去。

  她陷在他眼底深处那抹幽深的情绪里,心头莫名一颤,彷佛被什么紧紧缠住似的,有一瞬间迷惑了,下一瞬,她回过神,努力让自己从他那深沉的眼神里退出来。

  感觉到胸口有些异常的鼓动,她敛眸垂目,不再看他,专注的替他揉捏着手臂的肌肉。

  等敷在他伤处上的巾子冷了后,她取下来,稍稍加重力道开始按摩,一边说道:“我为你拟了个训练计划,希望你能配合计划来做。”

  “嗯。”他轻哼一声,视线仍停留在她的脸上。

  等按摩了差不多二十分钟后,她推着轮椅取来事先准备好的两颗鸡蛋大小的玉球,这是她请南宫总管找来的。

  她拿起两颗玉球在掌心滚动,示范给他看。

  “你待会就像我这样转滚这两颗玉球。”这是要让他练习手指的灵活度。

  见他点头,她拉起他的手,将那两颗玉球放在他手心里。

  但他使不出力气的手根本握不住那两颗玉球,玉球瞬间从他的手里滚落,他黑瞳微敛,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已使不出力气的右手。

  见状,欧阳欢这才发现自己高估了他手的力道,推着轮椅过去把玉球捡起来,回到他身边,想了想说道:“这样吧,我们先来练习握拳,然后你把手腕向内弯起,像这样。”

  她握着他的手腕,协助他慢慢往内折,“你自己也要尽量用力。”

  他依她的话缓缓收拢五指,在她的协助下将手腕往上折。

  两人接下来花了半个时辰重复这个动作。

  刚开始不好训练太久,半个时辰后,欧阳欢让他休息,“好了,今天就先练习到这里,明天再继续吧。”

  说完,她收拾好物品,推着轮椅要离开。

  门口因为有道门槛,轮椅过不去,于是她单脚站起来,想推开门叫人帮她把轮椅搬出去,这时公冶澜走过来,用左手举起她的轮椅送出去,再扶着她跨过门槛坐回轮椅上。

  只有少数亲信才知,他其实左、右手都能使剑,左手的劲道甚至比右手还强,然而征战沙场十余年,他早已厌倦戎马生活,因此便趁着右肩受伤,从沙场上退了下来。

  欧阳欢有些讶异他用单手就轻易举起那张木制轮椅,那张轮椅重量不轻,一般人也要两手才能抬起,他竟然单手就有办法做到。

  她心忖,大概是由于右手不能使力,因此他才开始锻链左手吧。

  公冶澜交代守在门外的一名侍卫,“送欧阳姑娘回去。”

  “是。”

  她撑起伞,回头向他道谢,“谢谢。”

  他石雕般的俊颜面无表情的说:“是我该谢你。”今天这样做下来,他感觉到手臂舒服了不少。

  欧阳欢笑了笑,抬手朝他挥了挥,离开他的寝院。

  他一直站在门边目送她,直到看不见她的身影才进屋。

  不久,他召来了南宫总管吩咐他一件事。

  没过多久,整个王府里的门槛全被拆了,包括她住的那间厢房。

  “奇怪,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拆门槛?”司徒燕纳闷的问。

  欧阳欢脑海里闪过一个想法,但又觉得似乎不太可能。

  因为她不认为自己有重要到能让公冶澜为了她坐着轮椅进出方便,就命人把门槛拆了。

  “会不会是因为那件事呀?”偷得空闲的上官芫芫朝一块过来的钟离蕙使了个眼色。因为她们两人和司徒燕交好,因此只要一有空便往这里跑。

  “你是说那件事?可也没必要拆门槛呀。”

  她们虽没明说是什么事,但司徒燕明白她们在说什么。

  “会不会是有什么禁忌?”也许是有高人指点,要少爷成亲时,府里最好不要有门槛之类的话,或者是女方那边的要求,王爷才命人拆的。

  上官芫芫附和,“八成是这样,要不然王爷没道理下令把整个王府的门槛都拆了。”

  “燕儿,你们在说什么事呀?”在一旁听得一头雾水的欧阳欢出声问。

  “没什么。”司徒燕赶紧摇头。

  少爷曾严厉警告过她们,他准备迎娶呼延蓉的事还不能让她知晓,谁敢泄露一个字,他就赶谁出府。

  察觉到司徒燕是在敷衍她,欧阳欢追问:“我刚才明明听你们说什么那件事,到底是什么事?”

  上官芫芫说道:“反正你不久就会知道了,先别问啦。”府里已开始筹备婚礼,少爷的婚事再瞒也瞒不了多久,她迟早会晓得的。

  欧阳欢狐疑的看看她们三人,“你们神神秘秘的,究竟瞒了我什么?”

  害怕说漏嘴会被少爷赶出去,钟离蕙赶忙起身,“啊,我想起来我还有事要做,先走了。”

  “我也有事还没做完。”上官芫芫也跟着一块离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