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凉凉当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她画给他看,“像这样。还有这种是马桶,方便的时候可以坐在上头,然后方便完按这里,水就会将秽物给冲走。”她再画出马桶的模样给他看。

  他看了须臾,才抬头问:“你怎么会做这种奇怪的梦?”

  欧阳欢随口瞎掰,“我想大概是天上的仙人闲着没事,晚上跑到我梦里来,带着我去云游其他世界,我就是在那些地方看到这些东西的。”在这里待了快两个月,她一度怀疑她那些关于现代的记忆,该不会只是她的一场梦吧。

  就像庄周梦蝶一样,究竟是庄周梦见自己变成蝴蝶,还是蝴蝶梦见自己变成庄周呢?

  说完,抬眸见他那对深邃的眼深沉的睇视着她,被他这么看着,她背脊有些发毛,下意识的飘开目光,不去看他那双讳莫如深的眼。

  他忽然问她,“如果让你当妾你愿意吗?”

  他没头没脑的一句话问得她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她还是依直觉回答,“当然不愿意,我的丈夫只能有我一个妻子。”

  果然如他所料,依她的性子是容不下其他女子的,遨儿想让她做侧室只怕不容易。

  他将话题带回她先前说的事上,“我付你银子,你帮我做你刚才所说的复健。”

  当初受伤时,大夫说伤到右肩筋脉,他的手臂无法再恢复以前那般的力道,他很失望,伤愈之后发现果然使不出力来,心想这条手臂算是废了,也就没再管它了,此刻听她这么说,他心中燃起了一丝希望,忍不住想试试看。

  她有些瞠目结舌,“可是我只会些推拿按摩的手法。”至于要怎么做训练,她就不太清楚了,毕竟她不是复健师。

  “一个月我给你十两银子,你试试吧。”他并没有抱持太大的希望,只觉得若能改善手臂无力的状况也是好的。

  听见他一个月要给她十两,她双眼顿时一亮,立刻在金钱的诱惑下接了这桩工作,“好,不过复健不是马上就能见效的事,要慢慢来才行。”

  他颔首,表示明白。

  ***

  “阿欢,这给你。”公冶遨走进房间,递给她一只橙黄色的荷包。

  “这是什么?”她接过,感觉沉甸甸的,打开来看,只见里面装满了银子,杏眼顿时瞠大。

  “这么多银子!”

  见她吃惊的模样,他忍不住笑呵呵地说:“这些是上次卖出去的那些扑克牌赚得的钱,等象棋的钱拿到,我再给你送来。”

  “好,谢谢。”看着手上白花花的银子,欧阳欢开心得阖不拢嘴,这是她来到大煌王朝赚到的第一笔银子。

  喔,银子,她有钱了,不再是身无分文的穷光蛋。

  见她那么开心,他忍不住抬手揉揉她的头,“瞧你高兴成这样,活似没见过银子似的。”

  她没理会他的调侃,小心收起荷包,想起什么,她朝他伸出手,“你撞伤我的钱还没赔给我呢!”差点忘了这件事。

  看她活像个讨偾鬼似的向他讨钱,他不仅不反感,还觉得她那模样十分可爱,“咱们先前不是约好了,等你找到月银七两的工作再给钱吗?”

  提到这件事,她眉飞色舞,喜孜孜的向他宣布,“我已经找到月银十两的工作了。”

  公冶遨不太相信,狐疑的问:“月银十两?是做什么的?你什么时候去找的?”

  “你叔叔要我帮他做复健,答应每个月给我十两月银。”她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他,“所以从明天开始,我会每天去帮你叔叔的手臂做复健。”

  为了这件事,她特地询问了来为她脚伤复诊的大夫关于公冶澜肩伤的事,得知他的手臂虽然无法再用力,但还不到完全不能使力的地步。

  听完,公冶遨有些意外,“阿欢,你真的有办法帮叔叔的手臂恢复吗?”虽然叔叔不曾提过,但他知道手臂无法再使力的事对叔叔打击很大,他因为无法再握剑,不得不离开沙场。

  “要完全恢复到像以前那样不可能,我能做的只是不让他手臂的肌肉和神经再萎缩下去,不过只要训练得当,他的手还是能拿轻一点的物品。”

  以前有个朋友的阿嬷中风,她曾看过她在家做复健的情形,加上请教了大夫后,她心里已经拟好了一套训练计划。

  “那你的脚伤不要紧吗?”公冶遨关心的问。

  “我是用手帮他,不会用到脚,不要紧的。”况且她还有轮椅,进出都可以坐在轮椅上,不会累。

  为了要让坐在轮椅上的欧阳欢方便出力,公冶澜特地坐在一张矮凳上。

  “你把上衣脱下,我要先帮你热敷。”她指示。

  他配合的脱去衣袍,赤裸着上身。

  看着他那肌理分明的结实上身,欧阳欢的粉颊有些不好意思地燥热起来。

  她悄悄深呼吸,稳住情绪后,拿起事先准备的热巾子——她事先请大夫准备了能疏筋活血的药材,让人煎煮后将干净的巾子浸入热汤药里,这样药汁就会吸附在巾子上——她小心的敷在他曾受伤的患处。

  按摩前要先疏通血脉,再配上有疏筋活血的药材辅助,效果会比较好。

  她的手缓缓透过热巾子沿着他的肩膀往下揉捏着。以前曾跟学姊去疗养院当志工,因此她学会了些按摩的手法。

  屋内很安静,她尽量不让自己的眼神对上他,因为那样感觉会很尴尬,而且他的眼神深邃,彷佛看不见底的深渊,给人的压迫感很大。

  欧阳欢低垂的视线瞟见他身上有不少深深浅浅的旧伤疤,忍不住好奇的问:“你身上怎么有这么多伤?”

  “战场上刀剑无眼,受伤是难免的事。”他石雕般的俊容面无表情,双眼一直盯着她,觉得自己僵硬的肩膀和手臂在她的按揉下彷佛舒展了些,就连因为下雨而酸痛的感觉也减轻不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