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凉凉当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叔叔喜欢荷花,所以就命人在这里掘池种了荷花,你看,那边有艘小舟,要不是你脚受伤,我就带你坐上小舟,在这荷花池里泛舟。”

  她顺着他指的方向望过去,果然看见一艘小舟停在池边,她很想试试在荷花池里泛舟的感觉,便望向他说道:“我想去泛舟。”

  “可你的脚……”

  “你推我过去,我再自己坐到小船里。”

  见她一脸渴望,公冶遨答应了,“好吧。”

  他推着她过去,然后扶着她坐上小舟。

  两人相对而坐,公冶遨摇着橹,将小舟划进荷花池里,微风习习,暗香浮动,沁人心脾,欧阳欢忍不住舒展双臂,半眯起眼,开心的深吸了几口气。

  “好舒服哦!”

  见她那不自觉流露出来的娇媚神态,公冶遨忍不住俯过身,在她粉颊上偷得一吻,小舟因他突然倾身而摇晃着。

  她一边稳住身子,一边瞪大眼看向他。

  他急忙坐回来,为自己唐突的行为做解释,“对不住,你太美了,令我一时情不自禁。”

  她抚着被他轻吻的脸颊,心里想着,这算是他们两人的定情之吻吗?

  见她清丽的脸上流露出一抹娇羞,没有斥责他方才的孟浪之举,公冶遨不禁扬起笑,他感觉得出来,她对他也有意,于是试探的握住她的手。

  她微微一讶,却没有挥开他,任他握着,两人之间谁都没说话,小舟上涌动着一股暧昧的情思。

  离荷花池不远处有一座楼阁,站在楼阁上便可将荷花池的美景尽收眼底。

  此刻,公冶澜就站在二楼的廊檐外,公冶遨推着欧阳欢来到荷花池,再领着她去泛舟的经过全落入他的眼中。静静看着,他那双黑黝黝的眼眸流露出一抹复杂的思绪。

  他身后的屋里有三名男子围坐一圈,手上拿着的正是欧阳欢做的那副扑克牌,其中一名男子催促着,“阿豹,轮你了,快点出牌。”

  东方豹是公冶澜昔日麾下的一名将领,生得方头大耳,此刻他正看着手里的牌挠耳抓腮,“欸,你别催,让我慢慢想要出哪一张。”

  “别想了,没得吃就随便出张牌吧。”呼延翼说道,他们在玩的正是捡红点。

  他身形魁梧勇猛,跟随公冶澜最久,公冶澜两年前受伤退出沙场后,便推荐由呼延翼接替镇国将军之职。

  这次他是趁着要回京述职,带着副将东方豹顺道前来拜见公冶澜,结果一见到他,公冶澜便拿出这副扑克牌并教他们玩法,他们这一玩便玩出了兴致。

  一旁的端木阳二话不说,走到东方豹背后看了下他的牌,立刻替他做了决定,抽出一张黑桃八丢出去。

  “你没牌可出,就出这张吧。”黑桃八只能配红心二或砖块二,最多也只能得到两点,因此损失最小。

  端木阳也是公冶澜的旧部,他肤色偏白,长得斯文俊秀。这次是奉命调回都城,出任都城禁军统领一职,因此与呼延翼他们同行。

  走回坐位坐下时,他瞟了眼站在外头的公冶澜,轻声询问呼延翼。

  “呼延将军,你这次来,有打算要同王爷提你妹妹的婚事吗?”

  “这要看王爷的意思。”王爷不提,他哪好先提。

  东方豹粗着嗓说道:“你若不好意思提,我替你说去,这遨儿同你妹妹订亲都这么多年了,是该把婚事给办一办了,赶紧让蓉蓉那丫头嫁进门,也好替王爷生个侄孙。”

  公冶遨与呼延翼的妹妹呼延蓉是一块长大的青梅竹马,两人自小就两小无猜,感情很好,当初还是公冶遨主动表示长大要娶呼延蓉,因此两家才会订下这门亲事。

  公冶澜走进屋来,正好听见东方豹的话,开口表示,“这事我再问问遨儿的意思,看他打算什么时候要将蓉蓉娶进门。”

  东方豹兴匆匆的说:“王爷,我记得四个月后有个十年难得一见的大吉日,要不就那天吧。”

  “你怎么知道四个月后有个十年难得一见的大吉日?”端木阳疑狐的问。

  “欸,还不是我那妻舅要娶媳妇儿,听说就是选在那日。”否则这种事他一个粗人哪里会晓得。

  公冶澜点点头,“我再问问遨儿。”

  当夜,公冶澜便叫来侄儿询问此事。

  “你打算什么时候将蓉蓉娶进门?”

  “这……”见他突然提及此事,公冶遨一时有些愣住,这阵子他每天陪着欧阳欢,都差点忘了还有呼延蓉这个未婚妻了。

  公冶澜没遗漏他脸上那抹迟疑之色,“你不想娶她了?”

  公冶遨立刻表明,“不,我会娶蓉蓉。”他与蓉蓉自幼一块长大,彼此情谊深厚,他不会背弃她。

  “那你打算怎么安置欧阳欢?”他看得出侄儿很喜欢她。

  他小心翼翼的看着叔叔的脸色说道,“我想……纳她为侧室。”虽然喜欢欧阳欢,但他分得出轻重,在她前面有个呼延蓉在,他是不可能娶她为正妻的,何况彼此的家世也不相当。

  “你跟她提过这件事了?”虽然还没弄清楚欧阳欢的来历,但他直觉认为以她那样的性子,不太可能会愿意屈居侧室。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