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凉凉当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由于刚开始大家还不是很明了玩法,因此总是欧阳欢第一个先盖住牌,而公冶遨则是第二个。

  他的手覆在她手上,欧阳欢抬头睇向他,他朝她扬起一抹笑,眨了眨眼。

  她被他俏皮的表情给逗得笑出声。几天相处下来,她对这位养尊处优但性子并不让人讨厌的少爷越来越有好感。

  他活泼爽朗的性子很顺她的眼,而他刻意的亲近示好她也能感受得到,她承认她对他是有些心动,因此决定顺其自然。

  如果接下来两人的感觉对了,她不排斥与他交往。

  几名婢女还不熟悉玩法,因此有些跟不上他们,直到几圈下来,大家都熟悉了,越玩越起劲,紧盯着丢出来的牌,纷纷抢着盖牌。

  “一、二、三、四……啊,七!”

  砰——几人争先抢后的将手盖上,这次反应最慢的是司徒燕,而最快的人是公冶遨,由他来惩罚她。

  “少爷不要罚奴婢在脸上写字。”看向旁边几人被画花的脸,司徒燕开口求情。

  “那你就学兔子跳十圈吧,一边跳还要学猪叫。”

  “什么?”她瞪大眼,那多难看呀。

  “快点、快点,还要再接着玩呢。”公冶遨浑手催促。

  司徒燕委屈的噘着嘴,在众人的围观下,一边学兔子跳一边学猪叫,逗得公冶遨哈哈大笑。

  “哈哈哈,真好笑。”

  包括欧阳欢和其他的人也都哄然大笑。

  那嬉笑的声音远远传开,正要走向书房的公冶澜在廊道下听见笑闹声,觉得有些奇怪,王府里素来治理严谨,鲜少听见这种笑声,他好奇的走过去。

  来到传来笑声的房间,他透过敞开的房门瞥见屋里的人。

  里面除了侄儿外,还有几名婢女,他目光最后停在一张陌生的脸庞上,不由得微微一怔,他记性素来甚佳,一眼就认出她是数日前在街头与一只狗儿争夺馒头,最后狼狈的摔了一跤的那名姑娘。

  她怎么会在王府?

  “你们在做什么?”

  略带沙哑的嗓音并不大,却透出一股威慑的力道,令房间里的众人全都在一瞬间像含了颗鸡蛋般张大了嘴,止住笑声。

  公冶遨回头看向站在房门口的人,有些不安的挠了挠头。

  “叔叔,您怎么来了?”叔叔一向不喜他带着人在府里玩闹,这会儿被他撞见,只怕免不了一阵训斥。

  欧阳欢看见大家都露出惊惧的表情,不解的望向公冶澜。

  她来了几天,这是第一次见到他,从公冶遨对他的称呼,她很快明白这个高大的男子正是这座王府的主人,不禁特别打量他。

  他有一张非常立体深邃的脸孔,眉长而浓,略显狭长的双眼黑沉沉的透着一股凌厉,鼻子很挺,唇瓣厚薄适中,若说公冶遨的英俊是属于花美男型的,那么这个男人的英俊则是属于阳刚型的。

  若在现代,他那副高姚的身材和那张酷酷的脸庞,当模特儿一定会红。

  “遨儿,你为何聚集这么多下人在这里嬉闹?”公冶澜斥问。

  公冶遨不想在欧阳欢面前被叔叔责骂,因此他拿起桌上的牌,走过去向他解释,“这种牌是阿欢想出来的,既好玩又能训练反应。”

  公冶澜抬起左手接过那些牌,看了看,“这是什么?”

  “阿欢说这是扑克牌,有很多种玩法,能藉此训练脑子的反应,是不是阿欢?”公冶遨暗中向她递了个眼神,示意她顺着他的话说,只要是有益处的事,叔叔就不会反对。

  欧阳欢立刻会意的接腔附和,“没错,玩这种牌不仅能训练算数,还能训练记忆和反应。”

  “哦,这要怎么玩?”她的话引起了公冶澜的兴趣。

  欧阳欢撑着拐杖走过去,接过他手里的牌,说明另一种玩法,“有一种玩法叫捡红点,要凑成十点才可以,像是四和六加在一起是十点,还有二和八加在一起是十也可以,还有两张都一样是十点也可以,最后再统计红色的点数,谁的红点最多就赢。”末了她补充一句,“这种就是训练算数的。”

  看见她拄着拐杖,公冶澜已知她必是那日被侄儿撞伤的人,听完她的说明,他略带沙哑的低沉嗓音淡淡开口,“这牌是哪来的?”

  “是阿欢想的。”公冶遨开口便说,颇有以她为荣的感觉。

  对自己冒充是扑克牌的发明人,欧阳欢有些心虚的摸摸鼻子。

  从侄儿对她的维护,公冶澜隐约察觉到侄儿似乎颇喜爱这姑娘,他仔细审视她,她肌肤细如凝脂,柳眉杏眼,菱形的唇瓣透着淡淡的嫣红,容貌清丽,不过本该柔美的五官,却因为她那双过于灿亮慧黠的双瞳而多了分明媚开朗。

  他不禁思及那日她想从狗儿嘴里抢回馒头时脸上那份不甘和顽强。

  鲜少有什么事能令他如石雕的脸上露出笑容,那日看见她与狗儿在争食,是少数几次令他失笑的事。

  瞅见她清澈的大眼目不转睛直勾勾的凝视着他,对他没有丝毫畏惧恭敬之意,他忍不住问:“你为何一直看着我?”

  “你跟少爷长得很不一样。”她不好意思说她是被他的“男色”吸引,所以才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

  “我与遨儿是叔侄,自然长得不同。”说完这句话后,他接着吩咐她一件事,“你再做一副牌给我,还要把各种玩法仔细写下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