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凉凉当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她腿折了,须休养数月,由于她没有亲人可照料,我已将她安置在咱们府里疗伤。”公冶遨将自己所做的安排禀告叔叔。

  “命人好好照顾她。”怎么说都是侄儿撞伤了人,理亏在先,吩咐了声,公冶澜便转身离去。

  公冶遨轻吐一口气,开始思量要找谁来帮他抄写那五百遍的家训。

  才这么想着,前面飘来公冶澜的声音——

  “若是你找人代写,就再加罚一千遍。”

  公冶遨顿时垮下了脸。

  ***

  欧阳欢坐在桌前,拿着毛笔在纸上涂涂画画,已忙了一个早上。

  这几日公冶遨常来看她,除了派婢女专司照顾她的生活起居,还送了不少补品给她,对她算是不错,她每天吃饱睡,睡饱吃,日子过得很悠哉。

  但由于腿骨折,行走不便,整日待在房里也很无聊,因此她决定做副扑克牌来打发时间。

  她现在正在画扑克牌上的点数,至于国王和皇后的图案,她就随便画了两个男女娃娃来代表。

  画了一早上,终于画完最后一张,她抬头对照顾她的司徒燕说:“好了,燕儿,你帮我把这些空白的纸裁成跟这些牌一样的大小,然后像我这样将六张纸粘在一起。”

  一时找不到厚一点的纸板,她只能用普通的纸张来做,可这种纸太软了,要几张粘在一起才能增加它的硬度和厚度。

  “阿欢,你做这些是要做什么?”

  司徒燕原本是称呼她欧阳姑娘,在她的要求下才改口叫她阿欢。

  “要玩牌,我待会再教你怎么玩。”

  “玩什么?”刚走进来的公冶遨听见她的话问道。

  看见他,司徒燕赶紧起身行礼,“少爷。”

  欧阳欢仗着自己脚上有伤坐着没动,抬眸笑道:“我做了一副扑克牌,待会我们一起来玩。”

  “好,要怎么玩?”他走过来在她身边坐下,神态很是亲昵。

  “现在要先把这些粘起来,变硬一点才能玩,你也帮忙粘吧,可以快一点。”

  欧阳欢将裁好的纸递给他,要他帮忙粘贴。

  在她这个从二十一世纪来的人眼里,没有什么尊卑之分,因此很自然的开口要他帮忙。

  但司徒燕听了却大吃一惊,少爷身分娇贵,哪能让他做这些事!

  “这些奴婢来做就好了,少爷先喝杯茶吧。”她赶紧斟了杯茶递给公冶遨。

  公冶遨摆摆手,“我不渴,阿欢,你快教我这些要怎么粘。”他与司徒燕一样叫她的小名,对她使唤自己的事不以为意。

  她示范给他看,“哪,你就像我这样拿浆糊把这些粘一圈,然后一张一张贴上去,最后再粘上我画的那一张就可以了。”

  公冶遨听完她的说明后跟着做,须臾,他粘好了一张牌,见司徒燕还愣在一旁,催道:“你还杵在那里做什么,快点帮忙呀。”

  “是,奴婢这就做。”司徒燕连忙坐下,继续粘贴方才还未粘完的纸,悄悄的瞟了眼公冶遨,再瞅了瞅欧阳欢。

  她看得出来少爷似乎十分喜爱欧阳欢,所以这几日才会天天过来看她,可她没想到欧阳欢竟敢使唤少爷,而且少爷还不见怪。

  “这种东西是哪来的,我怎么从没见过?”看着她画的花样,公冶遨好奇的问。

  “呃,这是我自己想出来的。”她不是有心想要冒用扑克牌发明人的身分,实在是她无法解释这其实是来自现代的物品,只好佯称是自己想的。

  为了转移话题,欧阳欢开始介绍扑克牌的内容——

  “这一副牌里有四种花色,像这样的是梅花,这是砖块,这是红心,这是黑桃,每种颜色都各有一到十三个数字,所以加起来总共有五十二张牌。”

  为了尽快粘贴完,公冶遨再召来其他几名婢女一起粘,因此没花太多时间,很快就粘好。

  做好后,欧阳欢留下这些婢女说道,“这种牌人多才好玩,我先教大家一种玩法。喏,玩之前要先这样洗牌,这目的是要把牌打散,免得一样的花色全都凑在一起,接着大家围成一圈。”

  她依序为每个人发了一些牌后,接着再说:“大家像我这样拿起自己的牌,不要看里面的点数哦。”

  见每个人都照做后,她开始说明玩法。

  “从我开始,丢出一张牌就喊一,少爷排第二,丢出第二张牌就喊二,然后燕儿喊三……最后喊完六之后再接着轮回来,由我继续丢出一张牌喊七,然后少爷再丢出一张牌喊八,就这样一直喊到十三,再从一开始。”

  公冶遨听完她的解说,不解的问:“这样子有什么好玩的,不就是大家轮流喊数丢牌而已?”

  “当然不止这样啦,好玩的在后面,我们在丢牌的时候不是会喊数吗,由于我们手上的牌都是盖着的,看不到上面的点数,只有在丢牌的时候翻过来才会看到,这时如果刚好出现与我们喊的点数相同的牌,就要像这样立刻伸手盖住它,动作最慢的人要受罚哦。”

  公冶遨听懂了,迫不及待想试试看,“我明白了,那快点开始玩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